Posts Tagged ‘歐聯’

求變卻弄巧反拙:些路迪 0 祖雲達斯 3

二月 14, 2013

賽後的討論焦點主要有二:球證和岩布斯。西班牙球證Alberto Undiano Mallenco對祖雲達斯防守角球時的拉、扯、抱極為寬容。作為些路迪球迷我無法中立,很認真地覺得有十個角球的隊場應有十個十二碼。但以近年些路迪那惡劣的射十二碼紀錄,有點球與有入球實在還有很大空間。

尼日利亞國腳岩布斯在南非成為非洲國家盃冠軍後不足四十八小時回到格拉斯哥出戰,怎料開賽後三分鐘即因判斷高空球失誤而讓對方先拔頭籌。整場賽事表現不穩的他還試過離門六碼背向球門用右腳射門射中自己的左腳,之後離門六碼無人看管頂出一個無力無角度的球予保方。最後,因為他在己方禁區頂持球太久而導致失第三球。領隊連儂讓他上陣,結果卻得不償失。

但這場賽事更值得提的是些路迪的踢法。由奧尼爾到史特根再到連儂,些路迪在歐洲賽從未試過如此進取。四三三陣式將壓迫的起點推前到對方禁區,從某個角度看甚有巴塞隆拿的味道。果然,開賽後兩分鐘已造出兩次射門。就算落後零比一之後也是攻勢較盛的一方,令祖雲達斯後防工作量極大。事實上,除了零一至零二年香港聯賽盃決賽南華贏流浪三比零和一零年世界盃外圍賽巴西作客大勝烏拉圭四比零外,我真的記不起我看過其它像這場一樣是大勝一方表現其實是較差一隊的球賽。

賽後評價領導層的部署永遠是困難的。因為戰果改變我們對部署的理解,而戰果最後如何其實往往取決於場上球員的決定和表現。如果科士打出迎稍早避免第一個失球;如果Commons倒掛射入……可能現在我所打的一偏歌頌連儂有多偉大的文章。但假如領隊/教練的職責是要令場上球員的演出更加容易,從而令球隊的勝算更高的話,連儂今次突然改變踢法顯然是一次錯誤決定。因為防線的失誤和有攻勢但缺少黃金機會(整場其實只有岩布斯那個頭球算是)其實都跟今次「擺大頭」有關。

首先,球隊防線從來不穩(否則也不用那麼在乎本身並非一流後衛的岩布斯是否上場),將中前場推到那麼前無疑是令後防的壓力更大。首先,防線也因此要移前,令到後場空間大增。另外,假如對手能擺脫些路迪前線的三人糾纏,之後面對些路迪的三人中場顯然有人數上的優勢。因此,即使這場賽事的前場壓迫已做很好,由布朗、Wanyama和梅古組成的三人中場已是極度勤力,但還是予對手太多反擊的空間。如果像平時在歐洲賽一樣做好半場緊迫,防線後移,頭兩個失球都不會出現。

進攻方面,先有殺著死球因為祖雲達斯的超技術而威力減半。另外,大概是因為要做好壓迫,前線偏左和偏右的Forrest和Commons大部分時間都沒有在翼位出現。這卻間接令到進攻發揮未如理想。首先,Forrest本身是邊路奇才,過早移入輔鋒位置不利其發揮。中鋒賀柏是射手,其它方面沒有突出之處,而中場三人全非有創造力或盤扭能力的球員。換言之,中路其實只得Commons能製造威脅,因此要由此路殺入禁區太過艱難。

因為本身的兩翼不靠邊,側擊只靠兩閘助攻。但右閘Lustig不是丹尼爾;左後衛Izaguirre助攻力較強但也是孤掌難鳴,這令到傳中球最後大多只能是離底線約二十碼的吊傳。這些球當然對守方較為有利,而且森瑪拉斯因傷倦勤令球隊缺少制空力,故些路迪縱能傳中但在禁區內的爭奪就是嘗不到甜頭。因此,最後以零比三落敗也不能只歸因於球證和派遣了岩布斯。

棄一直有效的踢法而突然求變,或許是要令對手無所適從。但這樣一變,卻間接將進攻和中路防守的弱點暴露出來。在球員時代,連儂是一名爛打的防守中場,惹火尤物。今天當領隊卻似乎變了另一個人一樣,儼如一個思想家。只可惜今次他想得太多了!

廣告

巴塞隆拿 2 曼聯 0

五月 29, 2009

很簡單的一個問題:「卡域克、傑斯、安達臣」和「艾辛、林柏特、波歷克」的兩個中場中路組合,你會選擇哪一條?經過歐洲冠軍聯賽的決賽後,相信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後者吧。正是車路士中場的異常體力化和具侵略性的防守踢法,令巴塞隆拿攻擊力大減。換成曼聯的中場線,一切就截然不同。假如對手是車路士,恩尼斯達怎可能在中路這樣突破再造就伊度奧建功?

基於球員的風格,曼聯中場的壓迫性已經不算特別上乘。再加上巴塞隆拿在早段便先入一球,更讓他們無需急於進攻,所以要保持控球權更加容易。有趣的是,巴塞隆拿的鐵桶陣也相當嚴密,曼聯在基斯坦奴‧朗拿度演出欠佳的情況下未能找到破敵之法。由迪維斯頂替安達臣雖然似是進取的調動卻令中場活力更低。朗尼在邊路始終予人楚材晉用之感〈和靠盤扭起家的安達臣被改造成後腰一樣,這二人可能都是費格遜以基施坦奴‧朗拿度為核心的戰術的犧牲品。安達臣少再發揮其盤扭絕技;朗尼往日在對手禁區頂背著球門控球仍令人聞鋒喪膽的威勢也好像沒有了〉曼聯落敗絕對是合情合理。加強中場的壓迫性和進攻時的創造力似乎是曼聯來季能否更進一步的關鍵所在。

長遠來說,這場球賽也許有兩點很重要的象徵意義。

首先,中鋒之死?曼聯的排陣雖然可被理解為四五一,但前鋒基施坦奴‧朗拿度的自由度極大,與傳統中鋒的踢法相距甚遠。巴塞隆拿的亨利和伊度奧亦絕大部分時間在邊路游弋。美斯鮮有站在前線等待中場球員送球給自己,而是盡量利用對手中場和防線自己的空位製造機會。「零中鋒」似乎愈見普遍,其原因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解釋。未來的看點是,假如零中鋒的陣法多數會有一位攻擊線上的自由人在陣,這是否會令到「人盯人」的防守踢法重新成為潮流?

第二,歐洲冠軍聯賽的光環已經嚴重褪色。其實大家都知道,歐洲冠軍聯賽的決賽已經再非生死大戰。因為,像巴塞隆拿、曼聯、利物浦等球會其實每一年都會有參戰機會。而且只要實力不是大幅倒退,要過分組賽的一關實在是不大困難。換言之,這一年即使失敗,也可以說一句「明年再來」。對這些最富有的球會來說,歐洲冠軍聯賽的最後階段已再非難得一遇的經歷,而是每一季理所當然的回報。只要這數支球隊繼續稱霸,賽事將不會再有那種「有今生,無來世」的氣氛。論水平,無可否認歐洲冠軍聯賽遠高於歐洲足協盃。但論牽動球員和球迷的情緒而言,似乎後者比前者更加引人入勝。而激情或許才是競技運動最重要的支柱。

論攻防戰

五月 8, 2009

五月六日 車路士 1 巴塞隆拿 1

控球時間極少的車路士由開賽便不停壓迫巴塞隆拿。正常來說,球員最晚在下半場中段就會明顯體力不繼。但車路士球員一直堅持這種踢法到完場,可見軒汀克在體能訓練方面確是有一套。

面對這種踢法,巴塞隆拿顯得無計可施。亨利缺陣,哥迪奧拿將恩尼斯達移前,伊度奧靠左。上半場初段以零中鋒戰術示人,恩尼斯達和美斯則自由走動,球隊表現實在是乏善足陳。到中段伊度奧回歸中鋒位置,本以為在前面有一位能背向球門控球策動攻勢的進攻焦點,形勢會大為改觀。但車路士集中兵力在中路,球要傳到中鋒腳下也難度甚高。

儘管恩尼斯達、美斯和沙維的個人能力均有世界級水平。但由於他們俱是喜歡上腳的球員,傳球的速度不高。面對體能充沛的車路士中後場,可供進攻的空間一瞬即逝,巴塞隆拿攻擊線上似乎缺少了當代球壇買少見少的「傳球者」。幸好足球場不會因為一方囤兵於後場便沒有空間的。事實上,邊路可以成為車路士防線被擊潰的起點。然而,客軍在左路缺乏攻擊好手。恩尼斯達下半場多在左路出現,但他多是由邊路往人多的中央突破,易被對方堵截。

另一邊廂丹尼爾在右路多次與高爾成一對一的格局。不過後者自從上半場魯莽地飛剷讓美斯長驅直進後即踢得較為聰明。每當丹尼爾在邊路控球,高爾即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這一來讓丹尼爾難以用速度突破,而且成功引誘丹尼爾在不是上佳的位置吊球到禁區。車路士防線佔盡身高的優勢,而且丹尼爾這晚的傳中球落點奇差,哥迪奧拿又無意起用古莊臣衝鋒陷陣,以致車路士一直穩守成功。

奇怪的是,即使車路士明顯在搶點方面遠勝巴塞隆拿,但每當丹尼爾在右路得球,巴塞隆拿其餘的球員便即時衝入禁區準備迎頂。這個時候,較合理的做法是派人走往右方支援丹尼爾,通過邊路的配合殺入車路士的禁區。零六年決賽對被迫設下鐵桶陣的阿仙奴時,不是就是靠拿臣與巴列堤在右路精采的配合才能捧走錦標?

最後關頭車路士守不住,也不能全怪艾辛解圍不遂。到補時階段車路士沒有決心/能力控球在腳,輕易地將控球權多次拱手相讓予巴塞隆拿,絕對是一大敗筆。

最後,就裁判的判決說幾句話。零六年世界盃十六強,格羅素騙得球證判點球,令軒汀克麾下的澳洲不敵意大利出局。今次,雖然有阿比度無辜被逐,但一般球迷都指責球證的判決偏袒巴塞隆拿。巴塞隆拿是參加西班牙聯賽的加泰隆尼亞球隊。七年前軒汀克的南韓打進四強之前,就是靠球證之助才能淘汰意大利和西班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