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德國’

巴西 1 德國 7 大菲博輸 慘遭羞辱

七月 9, 2014

賽前說過史高拉利在尼馬缺陣後陷入兩難。究竟是囤兵中場求穩,還是起用班納特一博。出乎意料地,一直調兵遣將甚為保守的史高拉利突然變得進取,以班納特任正選,中場中路只餘下古斯達禾同費拿甸奴。這似乎說明了大菲的心理狀態。四強前一直怕輸,所以緊慎。到達到了四強的基本要求,加上尼馬受傷奪冠壓力減少,史高拉利卻反而放手一博。企圖用賓納特的速度來撕破德國速度慢的防線,不是不合理。只可惜,當第一個入球來自德國時,也意味著這場賭博史高拉利輸得很徹底。

在防線上,馬干續任正選,丹迪則取代了停賽的蒂亞哥施華,同時大衛雷爾斯由偏左的中堅變成偏右的中堅。換言之,三個位置都與十六強不同。但慘敗的起因卻是踢滿六場位置從未動搖的左後衛馬些路。第一球是因角球而失,馬些路的隊友當然要負責任,但出現角球的原因是馬些路在前場大意地丟失控球權。之後第二和第三球都是馬些路那邊的防線被撕破,球傳到中央後,德國中場湧到巴西禁區前,而只得兩名防守中場的巴西則人數不足導致失球。失第二球時不但馬些路任意讓對方走進禁區而未有走前迫對手後撤,也見費拿甸奴顥然患得患失。果然,費拿甸奴個人失誤導致第四球的出現,敗局已定。

排陣出奇地進取是慘敗原因之一,但想不到蒂亞哥施華缺陣的影響這樣大。論防守能力,丹迪不是水貨。如要挑剔就要挑剔他的傳送和長傳能力顯然不如蒂亞哥施華,這對本身中後場組織能力就弱的巴西來說己是很壞的消息。另外,今仗正選球員中,其實只得祖里奧施薩、馬干和費特在今屆前有世界盃上陣經驗。即使蒂亞哥施華在十六強射十二碼前的情緒受到質疑,但防線在上半場中段這樣崩潰,也不禁令人問:形象老練的蒂亞哥施華如在陣中,是否不但可以更好地組織防守以守住造成零比一的那個角球,又或者可以在落後時穩住軍心?

看到下半場,心裏想起了另一場球賽,就是二零一一年世界冠軍球會盃決賽。當日巴塞隆拿靠他們近年的控球在腳踢法以六比零摧毀了有尼馬在陣的巴西山度士。撇除漂亮與否不談,控球在腳和前場的小範圍配合無疑曾是巴西男子國家足球隊的兩大標記。但這兩大特點都難以在近年的巴西隊找到。二零一一年,巴塞隆拿靠訴巴西人控球在腳仍然是可取的踢法。這支德國隊以哥迪奧麾下的拜仁慕尼克的球員為班底。但他們來到德國隊沒有實踐哥迪奧拿的控球至上原則,卻發揮了世界盃各隊中最理想的中前場配合。這兩場敗仗是否就是要巴西足球界痛定思痛,將在巴西己失傳了的兩大標記重新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