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一級方程式’

公帑資助曼聯訪港 「盛事」之名所為何事?

二月 23, 2013

傑志獲政府盛事基金撥款最多八百萬元搞曼聯訪港,但因為門票公售數量得約一萬八千張,而且公售位置欠佳而被政治人物和主流媒體批判。傑志老闆伍健成為箭靶。可憐的伍健甚至也受到傑志系統內部的指責。有傑志足球學校的客戶(即學員家長)在網上發炮抱怨支持傑志多年卻一票難求。

筆者常批判包括伍健在內的足總當權者,今次卻有點同情伍健。事實上,既然有旅遊事務署的盛事基金預留了八百萬支持,傑志留四千張門票予旅行社,這安排難以質疑。再者,今次最大的扣票商卻不是常被斥為小圈子遊戲的足球圈(傑志加足總的得票三千六百四十二)。要追究扣票的元兇,大家應找曼聯晦氣!因為曼聯拿了八千張門票,而曼聯的球衣贊助商怡安(AON;它也是是次賽事的贊助商)也拿了四千張。換言之,單是曼聯和怡安就取走了萬二張門券。(門票分配詳情)據說傑志也不想被曼聯主導票務,但這其實反映了曼聯那招牌的議價能力奇高,令到傑志即使能搞曼聯訪港,卻討好不了公眾又令內部出現不滿聲音。

事實上,整個賽事的最大贏家必然是曼聯。伍健曾告訴媒體曼聯的戲金是八位數字。花巨款請曼聯來,卻又被客軍主導了票務安排,相信伍健在談合約的過程中也不好受。

正是因為曼聯是最大贏家,我們更有理由反對公帑資助這次賽事。有關曼聯來港是否真的符合盛事基金的原意,吾友CW TSANG己曾論及。今次小弟在意的是,每次花公帑的時候,我們總應要搞清楚錢會流向甚麼地方吧。既然賽事的大贏家是曼聯,我們就要問曼聯是甚麼了。曼聯當然不是一支英格蘭超級聯賽球會那麼簡單。它是由美國人控制,在美國上市的牟利公司。換言之,所謂的「盛事」,無疑是可以製造一些臨時/短期職位,但它終究是讓美國資本家圖利的項目。

可惜,「盛事」背後的利益關係不是純粹以促進旅遊為工作目標的旅遊事務署所關注的。他們所著眼的,只是「盛事」的叫座力和旅遊效益。在去年春天政府就盛事基金提交予立法會財委會的文件中有以下的說法:「在2011年年底,我們曾檢討基金的未來路向。我們注意到,亞洲的主要城市均傾力定期舉辦對遊客富吸引力的盛事。例如在上海、新加坡和首爾舉辦的一級方程式賽車;在上海舉行的國際職業網球協會巡迴賽;在新加坡、上海及深圳舉辦並雲集頂尖球手的高爾夫球賽……據悉主辦城市的當地政府會在資金和後勤支援方面大力支持。」

文件以一級方程式為例來論證政府支持盛事的必要性,身為一級方程式愛好者的我理應有點共鳴。但我同時是一個公民,故更關注以一級方程式為例的危險性。一級方程式銷售分站主辦權的方式可謂惡名昭著。主辦地方多數要先交一筆錢予私人擁有的Formula One Group。最近有澳洲媒體揭露,每年維多利亞洲政府就要先交逾三千萬美元的費用以換取墨爾本站繼續舉行。這就是典型資本家恃著有某受歡迎招牌的產權,因此在談判桌上有比政府更大議價能力的例子。因此,即使我曾羡慕過上海和星加坡能辦一級方程式分站,但如果要直接將公帑送交私人投資者作為代價,即使有機會目睹法拉利、麥拿倫在香港街道馳騁,也是不能接受的。

正如剛才提的政府文件引文所言,爭相搞「盛事」已是鄰近地區的趨勢。但這是否代表香港也應該效法呢?首先,「盛事」是否能帶來實質的經濟收益,其實從來沒有定案。再者,像收費球賽這樣的「盛事」往往是只有中上階層才能付錢參與的。以公帑去輔助這樣的「盛事」,就算全部門票公售,其實很可能也只是一小撮有閒階級的娛樂。花錢專為他們提供娛樂又是否政府的責任?

其實政府資助「盛事」促進旅遊業,創造一下些零散工職位,我並不大力反對。但在決定投入公帑前,必先對該「盛事」背後的利益關係有更多的了解和討論。我想最低的底線應該是:如果「盛事」本身就是外國資本家牟利的工具,那就肯定不應該是政府要支持的項目了。八百萬元對政府來說當然是極少的數目。但當有人因為藥物名冊而要傾家蕩產買貴藥時,政府卻在協助美國資本家賺我們的錢,同時因為美資議價能力甚高而令到本地的主辦當局裏外不是人,那麼這筆錢實在是花得不值。

廣告

F1和單車不應有個人冠軍

七月 13, 2009

德國站一級方程式賽後,巴里哲奴公開指責布朗車隊令他輸掉比賽。這次已是今季巴里哲奴第二次在賽後炮轟自己的僱主。這樣的指責有沒有道理,不是本文章要談論的題目。我想提出的一點是,假如巴里哲奴不是車手,而是足球員,他在落敗後指責隊中其它成員的話,幾乎肯定會被人唾罵。然而,作為車手,人們卻不會認為這樣作出指責必然是錯,為甚麼呢?

賽車是一項相當奇怪的運動。一個最好的車手,假如只能駕駛一輛沒競爭力的戰車,也絕對不能成為爭標分子。所以,與其說賽車是一項個人運動,不如把它看待成隊際運動似乎較妥當。因為其實在整個賽車運動之中,研發才是致勝的關鍵所在。而且在稍為長途的賽事如一級方程式中,要臨場發揮execute的人並不只有車手一人,還有那些負責換輪胎和加油的工作人員。換言之,車手的實力和演出只是戰車最後排名的其中一個部分而已。然而,車手龍虎榜的設立卻令人們將眼光放在車手身上,甚至忘記了在車手榜中的分數根本不能代表車手的實力和演出。那些數字只是在說明每一輛戰車所承載的整個組合最後得出的成績而已。

因此,其實只有車隊的龍虎榜才有真正的意義。假如廢除了車手榜,觀眾的目光可能會擴闊一點,嘗試去欣賞整個車隊的團體合作,明白到車手只是整個團隊的一個部分。廢除車手榜的另一個好處是不會再有車手間的意氣之爭。巴里哲奴的怨氣,當然某程度上是來自於他早已認定車隊偏袒隊友畢頓。過往阿朗素和咸美頓之爭;冼拿和普路斯之爭都是因為隊友之間為爭奪車手冠軍之造成關係破裂。假如沒有車手冠軍,只有車隊冠軍,或許可以減少這些無謂的麻煩。

另一種應該廢除個人冠軍的運動是包括環法單車賽在內的大型公路單車賽。假如一級方程式車隊不時為了誰是一號車手而傷腦筋,單車界卻有清清楚楚的行規:每一支車隊都有一位領袖。而領袖的隊友的角色就是協助領袖爭取好成績。傳說中,在一九三四年的環法單車賽某分站中,已經嬴得了數個分站冠軍的年輕戰將Rene Vietto突圍成功,遙遙領先主車群。然而,由於隊中的領袖車手Antonin Magne在下山途中撞車致單車損毀。作為配角的Vietto得知消息後只有掉頭上山,將自己的單車交予Magne,自己則在路旁痛哭。最後Magne成為當年的環法賽盟主。

這個傳說是職業單車界的神話。它告訴了我們即使我們不談戰術,車隊首領的戰績也必然與其隊友的發揮有很大關係。如果再說得細緻一點,一位領袖的隊友是否有能力保護自己,是否有能力看管領袖的主要對手,是否有能力協助領袖突圍,與賽事的戰果有莫大影響。既然如此,鎂光燈集中在一位車手其實是絕不合適的,因為職業的公路單車賽完完全全是一項隊際比賽。

無論是在賽果或者是單車賽,榮耀全歸車手根本是不妥當的。這顯然是對賽車中的研發人員和技術人員的不尊重,也是對那些為領袖車手而賣命的配角的羞辱。這些無名英雄所應得的不應該是這麼少。為了不讓他們續被「剝削」,為了讓觀眾能認清楚這兩項運動的邏輯,廢除個人冠軍,只有隊際冠軍絕對是合情合理。假如要保持著個人獎項以增加話題性,就應該像足球等運動一樣,設立票選的最佳/最有價值車手獎項,而非用場上的分數決定車手的排名。因為在這兩項運動中,場上的排名所反映出來的是團隊成果,不是個人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