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 4 巴拿馬 0 靴蘭尼斯釋放驚人攻力

六月 4, 2014

有關巴西隊的中場沒有能力連繫攻守兩線的問題,小弟就算批判了沒有十年,也有批判了八年(而這個問題可能存在了二十年之久)。即使史高拉利重新執掌兵符後帶領球隊蟬聯洲際國家盃,受他重用的保連奴攻守兼備稍為舒緩了這個問題,但距離真正解決問題仍有很大的距離。

今戰保連奴因輕傷避戰,位置由拉美利斯取代。可惜他在上半場完全做不到將球由後場運上前場的攻能。奧斯卡不停回後場發動攻勢,但巴拿馬囤兵在中圈附近的位置,令到前場三人難以接應。到上半場二十分鐘左右,主場球迷的不滿情緒已十分明顯。不久,巴拿馬在中場失去控球權,尼馬即引球出擊到離門三十碼外被踢跌後再主射自由球先開紀錄。就是這樣,球迷的喝采聲才重現。領先一球後,巴西球員信心大增,再加上開始堅決地利用兩邊配合,形勢開始改觀。丹尼爾再在完半場前射成二比零。

半場休息時,巴西換了三名球員。馬干和麥士維分別取代丹尼爾和馬些路。而最重要的調動則是靴蘭尼斯替換拉斯利斯。派上會控制節奏,傳球能力高的靴蘭尼斯上陣後,巴西的進攻陣型也煥然一身。奧斯卡不再墮後要求,反而多在右翼位置出現。同時尼馬移入中路儼如擔任墮後中鋒。在這陣勢下,巴西下半場的攻勢凌厲到不得了。前場與後場之間的連繫不再是問題。尼馬、侯克和後來入替奧斯卡的維利安多次在巴拿馬的後防與中場線之間能控球後轉身再策動攻勢。下半場只進兩球其實已算是贏得少了。

事實上,尼馬、侯克和奧斯卡三人有秀麗腳法、強勁衝刺、傳球能力。如果後場有好的供應的話,就算中鋒未有世界級水平,這攻擊組合的威力可說是零二年後巴西多個攻擊組合中最強的。因此,即使巴拿馬無疑只是世界三流球隊,但下半場的整個戰術體系對決賽週行軍部署時肯定有參考價值。不過據說早前訓練時大菲已讓靴蘭尼斯踢正選隊,最後或因為對靴蘭尼斯破壞對手反擊的能力欠缺信心,所以今仗最後還是讓拉美利斯首發。究竟這個攻擊力頗為嚇人的陣式會在甚麼情況下才出現,還是最後還是不會出現呢?

 

球賽精華: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KJ84USSlu8

誰的《KANO》?

四月 19, 2014

《KANO》這齣電影可以被理解為一支球隊由不介意落敗,到盡力爭勝,最後打出來的精神面貌甚至超越了勝負令旁觀者動容的故事。即使我無法認同最後應讓流著血的吳明捷繼續投球,但如果視它為一個運動或者勵志故事,這無疑是一齣頗好看的電影。不過,作為一齣以日治時期史實為題材的台灣電影,電影刻意淡化殖民主與被殖民者之間的矛盾這一取態卻令人不是味兒。

 

在殖民地中,競技運動往往成為被殖民者挑戰殖民主權威和地位的途徑。根據謝仕淵的《國球誕生前記:日治時期臺灣棒球史》,嘉農農林(嘉農)棒球隊和嘉義中學(嘉中)棒球隊這對對手,它們之間的競爭不獨是校際間的競爭和未來的農夫被嘉中的人看不起那麼簡單。嘉農和嘉中雖然都有台日學生,但與嘉農棒球隊不同,嘉中的棒球員都是日本人。因此,兩隊交鋒也難免添上了族群競爭的元素。但這個面向是電影中完全抹去的。

 

嘉南大圳在一九三零年完工,同年亦爆發了原住民抗日的霧社事件。霧社事件在片中沒有被提及,而嘉南大圳完工這事跡則被故意推晚一年,讓它與嘉農在一九三一年贏得出席甲子園資格後凱旋回嘉義時同時發生。如果這安排是為了書寫本土的嘉義史,那還是可以接受的。但片中的球員在巡遊期間在與自己的親友相遇前就走到河道向嘉南大圳的設計者八田與一打氣則似乎是過了火位。就算八田與一設計的工程有多利民(陳水扁和馬英九任總統期間都肯定過他的貢獻),將打進甲子園與嘉南大圳並列,順道將八田與一描述成嘉農成功的啟蒙者之一,這橋段的效果就是在進一步加強了日人對嘉農勝利的功勞。

 

日本殖民統治期間,漢人和原住民都是被殖民者。但在三小時的電影中,族群間幾乎是沒有任何衝突。質疑台灣人能否打棒球的日本人只出現過兩名,而近藤教練的回應就是「高砂族跑得快、漢人打擊強、日本人防守好。」三民族各擅勝場,但細心一看,這說法其實還是複製著殖民時代現代性框架下的民族標籤。

 

現代性的特點就是相信人類可以征服自然。最進步的民族就是能征服/遠離自然的民族,而所謂日本人擅長的防守就是棒球運動中技巧最細膩的元素。而速度較大程度上是天賦的,故被視為開化程度最低的原住民的長處是跑得快在殖民時代中就顯得「理所當然」。再加上那位要擲聖杯才讓孫子玩棒球、不知道甚麼是Home Run的蘇正生祖母,還有那位聽廣播時心浮氣躁的台灣人,日台兩族文明差距的距離還是表露無遺。換言之,三民族球隊無疑是征服了日本觀眾,但各民族間在殖民統治下的角色和地位卻未因此而動搖。

 

最後要提的是第一位出場的錠者博美。作為在甲子園敗給嘉農的北海道投手,他在日本結束統治台灣前一年以日軍身分抵台,路過嘉義特意走到嘉農的訓練場地緬懷一番。假如不設這個角色,似乎也不會影響故事的完整性。但電影由他的角度開始,就已是叫觀眾代入一位日本人的視野去理解整個故事。至於是否刻意選取一位來自十九世紀中才正式納入日本版圖的北海道的人物來到台灣以顯示日本帝國南北兩端的結連,大概只有創作者才知道了。

 

尤記得幾年前看《葉問二》時,那過了火位的反殖情緒和民族意識讓我完全吃不消。但《KANO》則是另一個極端,淡化以至是美化殖民統治的程度也是太過分了。創作者是否戀殖我不知道,但這似乎必定有助《KANO》在日本市場的成績。

足總可做甚麼防範假球?

一月 9, 2014

香港甲組又爆發假球疑案。雖然足總在一月八日宣布會成立專責小組處理,並打算傳召有關人士。但對於缺乏搜證權力的足總,在這個階段能做到的實在不多,想追求真相的球迷實在難對足總的調查寄予厚望。但這不代表足總就可以將反假球的責任交給廉政公署便算。始終近五年內已出現了四次假球(疑)案,足總不思考如何加強防範假球的話就真的敷衍塞責了。

剛巧去年底希爾(Declan Hill)出版了新作《The Insider’s Guide to Match-Fixing in Football》,並在最後一章提出了一些防範假球的措施,本文將介紹他的一些建議。這位作者在二零零八年曾出版另一本有關假球的著作《The Fix:Organized Crime and Soccer》,因而被視為反假球專家。他在《The Fix》一書中記述了自己如何目睹東南亞的賭球集團策劃假球,又指加納名將艾比亞曾收過賭波集團的錢。相對起獵奇味道較濃的《The Fix》,這本新書則屬學術著作。他與各地執法人員、牽涉假球案的人物進行訪談,引用不少二手資料、又就假球與非假球賽事的數據進行比較。而他的研究核心主要是賭球風氣盛行的星馬兩地。

投注異動、舉報熱線和球員對外聯繫

在希爾的建議中,有其中三項其實已經有在足球圈實施的經驗。首先,希爾認同要監察盤口和投注異動。現時國際足協和歐洲足協都有與合法的賭球公司合作。如賭球公司發現投注有異常情況,就會通報。當然,這種機制的效用是有限的。因為如果假球的幕後操盤手只在黑市下注,而黑市的莊家收到大額的注碼後又只到其它黑市莊家下注以轉移風險,合法的賭球公司其實也未必知道球賽有問題。

由於馬會依法不能就本地球賽開賭,所以以上的方法是現時香港足總難以做到的。但另一個已得國際足協實行的匿名舉報熱線卻應是香港足總有能力效法的。國際足協的舉報熱線於去年創立,容許各地人士於任何時間在網上選擇具名或匿名舉報。國際足協並承諾無論舉報是具名或匿名,都會立刻跟進。雖然暫時未有數據說明此舉的成效,但容許匿名舉報確能將舉報者的風險減低。

另一個建議就是監察以至是管制球員與外界的聯繫,這樣有意行賄的人士就接觸不到球員。要球員暫時與外界聯繫是內地球會常採取的手段(不得離開酒店、上繳手機等)。在足球以外的運動方面,國際板球理事會也有專責人員負責管制球員對外聯繫的工作。

增加成本減少誘因

希爾這本新書的主旨其實很簡單,就是選擇打假球是在特定環境下的理性行為。例如對球員來說,他們決定打假球前,必定會衡量冒險以身試法的回報與誠實作賽的回報,並將如打假球失敗和事件公開的風險計算在內。因此,足球管理機關要防範假球的話,最主要做的就是要提高打假球的潛在代價和減少打假球的誘因。

要提高打假球的代價,當然離不開增加罰則。希爾認為甚至要以「打大鱷」的方式以警效尤。希爾指出,英國球壇在五、六十年代也是假球遍地。該地的球壇變得健康的其中一個轉捩點就是英格蘭足總在一九六四年判罰國腳Peter Swan終身停賽(他也因假球案而入獄七個月;終身停賽令在一九七二年卻解除)。

無論是九十年代的假球案還是近年的假球案,在法庭被定罪者都被足總重罰終身停賽。因此在提高打假球代價方面,足總在罰則上已經沒有甚麼可做。未來如要有所作為,就要致力減少打假球的誘因。而減少打假球誘因的最主要法門就是確保球員有穩定的收入。根據國際足球員工會(FIFPro)在二零一二年針對東歐足球發表的研究報告,欠薪往往是促使球員考慮打假球賺錢的原因。因此,除了高薪養廉會有幫助外,希爾建議足球管理機構應在球季開始前要求所有球會將薪金預先存入一個指定戶口,保證球員能準時收取工資。

希爾的研究發現大部分球員首次打假球都不是在職業生涯初期,而是累積了一定球齡才開始鋌而走險。這大概是因為他們看不到退役後的將來所致。要減低這方面的誘因,其中一個可行方法就是設立一筆如被揭法打假球就不能獲取得的退休金。受過多次假球案衝擊的台灣中華職棒在四年前開始設立「職棒球員防賭基金信託」,正是希爾這一提議的現實例子。

營造反假球風氣

除了要改變球員作成本/效益計算時的考量外,希爾的一些建議都有指向在球圈內營造反假球風氣之意。少不得的措施是加強對球員的教育,這似乎是眾多建議中成本最低亦是最容易做到的。現時所有一級的國際板球賽選手都要接受國際板球理事會的反貪培訓,確保所有球員知道反貪守則的內容和如何避免跌入假球漩渦。

另外,希爾認為對「爆料者」的保護亦相當重要。假球其實在不少國家都是公開的秘密,因此爆料者很可能被視行業排擠。更甚的是,很多時當地足總為了保護形象,也會冷待爆料者。在中國大陸,十年前球證龔建平因為願意退回黑錢予浙江綠城老闆宋衛平而被判入獄十年。當其它黑哨和行賄者還是逍遙法外時,龔建平卻在入獄不足一年後就在獄中過身,令不少人惋惜。在意大利,Simone Farina在二零一一年向警方舉報有前隊友向他行賄致十七人被捕。他因此獲得柏蘭迪利邀請參加國家隊訓練,又得到國際足協會長白禮達嘉許。但最後卻無法再在祖國落班,要到英格蘭任阿士東維拉的社區教練。而在香港,二零一零年舉報假球案,現效力晨曦的基藍馬是否應該受足總多一點的肯定呢?

除此之外,希爾更建議即使球員拒打假球,但只要有人向他們利誘造假,球員便有責任上報,否則就算違規。如通過這樣的規例,足球管理機關就可派人「放蛇」,到時球員不知道行賄者是臥底還是真的要打假球,拒絕同流合污的機會就更高。

賽制

最後要提的是賽制。希爾認為太多無關痛癢的賽事必然會令到打球風險增加。例如當對賽雙方之有一隊是在為爭標或者為護級而戰,而對手卻已無欲無求時,後者為前者開路的機會率就會提升。雖然今次爆出的風波似是與賭球有關,但相信不少一向有留意香港甲組的球迷都會懷疑不是為了在賭博上獲利,但與護級、爭冠悠關的假球有存在的可能。

足總應做甚麼?

希爾的建議不是特別針對香港的情況。而觀乎當年屯門普高的疑似假球案和今次牽涉屯門隊與愉園的風波,三支球隊都不約而同是外判球隊:即是球會負責人將球隊的經營權交予他人。外判球隊的問題似乎是幕後的操盤者更容易不擔任球會要職,甚至可能在內地或者外地搖控操盤。這樣如果球隊出事,要揪出幕後人物將會更加困難。足總除了要想辦法監察球隊的資金來源外,對於那些空降到香港球圈的球會管理人員是否也要進行背景審查?。同時,到底球會將球隊的經營權外判是否就可以完全撇除責任呢?這都是港職聯發牌或者草擬條例時要面對的問題。

以上的建議,有些是香港足總難以做到的,但總有些只要有心就可以推動的。例如強制職球員參與反貪課程、設立全天候的舉報熱線等即是應該趕快做的事。理論上年中港職聯終於上馬,到時怎樣確保球員薪高(或起碼是不低)糧準、是否設立只有廉潔球員才能拿走的退休金、如何審查球會資金和要員背景、對外判球隊如何處理都是有必要討論的問題。不能否認的是,假球大概無法根絕。但正在拿著公帑推行鳳凰計劃的足總如不在這次風波中做一些大動作來進一步防範假球,實在難以說服公眾讓鳳凰計劃的撥款延續下去。

中國足球贏了!恒大贏了!廣州呢?

十一月 12, 2013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廣州恒大在亞洲冠軍聯賽次回合主場坐鎮天河體育場跟FC首爾踢成一比一,成為中國發展職業足球後首次稱霸亞洲的球會。球證鳴長笛終結比賽時,廣播系統即時播出的《歌唱祖國》,東看台出現的官方橫幅寫著:「亞冠稱王‧為國爭光」。將這次勝利視為中國足球史上一重大事跡不是恒大一廂情願的想法。這幾天,不但內地以至是香港媒體都討論著這次勝利對中國足球的啟示,甚至連最官方的新華社也要發評論吹捧一番。而中央台第五台更直播了賽後的慶典。

冠軍慶典還是廣告雜誌?

這場事先宣揚無論贏輸都舉行的慶典在官方頒獎禮後最少半小時才開始。除了要安排大量的表演人員入場和搭好表演台外,更重要的是要移走亞冠賽事的廣告牌和將四個恒大的新產品──「恒大冰泉」大型模型放到場內。事實上,在這場決賽中,主隊球衣的胸前就由平日的「恒大」二字變成了「恒大冰泉」。換言之,這一晚不單是足球隊榮膺亞洲冠軍的日子,也是向全國介紹「恒大冰泉」的一夜。翌日,恒大借奪冠之勢舉行了正式的「恒大冰泉」上市發佈會,出席者除了球隊主教練列比、廣東恒大女排隊教練郎平外,還有前一晚慶典的神秘嘉賓,兩名曾效力皇家馬德里的宿將希亞路和費高。

恒大老闆許家印斥巨資搞排球和足球,當然並不是為興趣那麼簡單。中超三連冠,中國球迷帶來干卡(內地譯孔卡)這樣級數的球星,再成為亞洲冠軍躋身世界冠軍球會盃……「恒大」二字遂成為全國皆知的品牌。撇除藉球隊能賺到的重要關係,單是廣告效應大概已是值回票價。以今次亞冠決賽為例,它不但成為了新產品推出的平台,賽後全國直播的慶典也幾乎是「恒大集團廣告雜誌」。一場足球隊奪魁的慶典中,主持人卻為觀眾介紹恒大集團的業務,在回顧廣州恒大的歷史,主持人當然是由二零一零年恒大入主廣州足球開始講述。

歷盡艱辛的廣州隊

然而,廣州隊的歷史卻不是由二零一零年開始的。單是計算九十年代初職業足球時代開始,這支球隊已經歷過太陽神、吉利、香雪、日之泉、廣藥五個時代。九四年甲A聯賽,廣州太陽神是亞軍。但好景不常,在主力彭偉國、胡志軍等將陸續他投後,太陽神在九九年成為甲B球隊。翌年,原為廣州二隊的廣州松日在甲B聯賽位列榜末,而太陽神則要靠曾慶高於最後一輪比賽補時的致勝球始能反先北京波導保持甲B地位。或許,沒有曾慶高這一球留住了廣州職業足球最後的血脈,也不會有今天廣州恒大的故事。

曾慶高這一球也是太陽神在聯賽的最後一個入球。之後廣州隊在九年內經歷了吉利、香雪、日之泉與廣藥四個不同時代。到零七,球隊年始能在國企廣洲醫藥的支持下爭到升回頂級聯賽的資格,結束長達九年的次級聯賽歲月。在這段期間,廣州隊球迷看見球隊的老闆換來換去,但卻明白到球迷才是足球的靈魂,他們忠於的是廣州足球隊,並非個別的商品或者贊助商。看台上的打氣口號,因此也由昔日的「太陽神」變成沿用至今的「廣州隊」。

零八、零九年兩屆中超賽季,廣藥都穩住在中游位置。但因為廣藥在中甲時順應內地足球的潛規則收買對手,在二零一零年被罰降回中甲。恒大集團就在這時候入主廣州隊,收購價據報是一億人民幣,是零四年日之泉入主廣州隊付出的一元人民幣的一億倍。之後發生的事,也不用多介紹了。

如果用廣州足球的觀點看恒大成為亞洲冠軍,它是無數失意後、飽歷風霜後的高峯。那些在決賽賽後流淚得廣州隊球迷,他們的眼淚不是來自於恒大的龐大資本,而是來自於與球隊共患難後的吐氣揚眉。這些球迷在廣州隊混跡甲B/中甲時仍然熱血支持,就是廣州隊復興的基石。冠軍的榮耀,又怎會只歸於許家印和恒大?

「廣州隊,冠軍終歸這裏」。冠軍又歸誰?

不過,商業足球是有代價的。在大家追捧討討論著恒大時,又有誰記得恒大前廣州隊的故事?那些以往在越秀山用十元八塊就能買得門票的老球迷,又有能力用三位數以至四位數的代價爭得亞冠門票嗎?決賽當晚,因為要搞廣告雜誌式慶典,職球員要到近午夜十二時才開始繞場一周,當時不少期待向英雄球員近距離喝采的觀眾早已離場了。

但恒大總算沒有完全忘記廣州隊球迷。慶典由廣州歌手東山少爺帶領球迷高唱《廣州隊》(一首寫在廣州隊還在中甲時的歌曲)開始。「恒大」的球迷可能不會唱這首歌,但對「廣州」隊的球迷來說,這一歌在當晚必然是艾傑臣(內地多譯埃爾克森)入球、完場、頒獎以外的另一個高潮。

可是,唱過《廣州隊》後,觀眾只能聽到主持說「恒大」,再聽不見「廣州隊」了。始終恒大主要要照顧的還是全國的市場,怎能花那麼多心思在佔全國人口不到0.001%的廣州隊球迷身上?但我相信,即使一天「恒大」不再搞足球,「廣州隊」仍會存在,廣州隊的球迷依舊會在看台上高唱《廣州隊》一曲的。

進步的《狂舞派》

八月 10, 2013

前言:就《狂舞派》寫短評有點兒撈過界,不過跳舞比賽其實也算是競技運動,只是它的規範化沒有一般的競技運動那麼仔細。

「做人冇夢想同條咸魚有乜野分別?」是周星馳《少林足球》的主要對白。最後周星馳靠在超級盃決賽擊敗邪惡的魔鬼隊實在他那普及少林武術普的夢想。但過程當中,卻試過令山西豆腐隊「波皮都摸唔到」。競技運動就是這樣,你的成功就是建基於別人的失敗。《少林足球》雖然勵志,但還是脫離不了將世界分成贏家和輸家的框框。

《狂舞派》卻跳出了這規範。BOMBA最後將自己的表演昇華到另一個層次,一定程度上是因為ROOFTOPPERS的啟發,故事最後亦沒有交待誰是冠軍。兩隊的競爭性質,不再是分清楚誰是成功誰是失敗,而是互相砥礪,提升舞藝的層次。這種表述可說是對競技運動那種成王敗寇的邏輯的當頭棒喝。

再加上故事中太極、各種街舞、以至是中國舞各有自己的知音。這不就是我們所追求的理想境界嗎?成功不建基於失敗,差異不代表不平等,這跟我們日常在資本主義中那種你死我亡的競爭,和單一的成敗標準完全兩回事。作為競技運動的愛好者,我又被提醒了它複製和鞏固社會現狀的功能。當然,要挑骨頭的話還是希望REBECCA不用靠成為「動漫寶寶」的冠軍以肯定自己,但這對整齣電影所透露的意識影響不大。

除此之外,小弟覺得戲中最後的一場舞蹈亦有強大的進步意識。舞藝我不會看,但那齣舞蹈的編排根本就是一種傷健共融的實踐。早前中學文憑試放榜,曾芷君的佳績獲大書特書。但大家其實都知道,這個社會基本上還是將傷健人士放在「隱形」的位置。這齣電影是否能引起人關心傷健人士就業配額制等議題?除了四年一次的傷健人士奧運會外,傷健和智障人士的運動何時才會進入公眾的視野?

當然,電影不同現實。理想世界還是要由我自去創造出來。究竟「為了實現這理想世界可以去到幾盡?」

恕我慚愧,因為我仍然會喜歡看著敵方球員/球迷因輸球而失望的樣子。

洲際國家盃:巴西 3 西班牙 0 侯克、馬些路與未來

七月 3, 2013

除了在最後一場分組賽以靴蘭尼斯取代有微傷的包連奴外,巴西在洲際國家盃沒有改變過正選陣容。似乎史高拉利對於他的最佳十一人已相當有信心。費特在最後三場共進五球後,輿論似乎認為十一人中最有問題的是右翼侯克而非費特。但如果再仔細看巴西現在的進攻體系,侯克還是有一定的效用。

即使古斯達禾加包連奴的中場組合有多勤力,防守力有多強,他倆都缺乏輸送能力。很多時巴西如要在後場傳球到前場,就要靠大衛‧雷爾斯的長傳。而侯克往往就是這些長傳的目標人物。身材魁梧的他在與對方的左後衛搶點時總是有優勢,就算控不到球也能為球隊取得死球,令對手防線備受壓力。因此,雖然我們已看不到他在波圖時那種意想不到的爆發力,但他確實是值得佔據正選席位的。

況且侯克的替補如盧卡斯和班納得都是以技術和速度為主要武器。而巴西前線已有尼馬這個人物。史高拉利有時會要求尼馬、奧斯卡和侯克交換位置。而由於侯克的特質與其它兩人完全不一樣,侯克在陣可對殺敵衛一個措手不及有正面效果。

決賽巴西取得的三個入球,侯克都有參與其中。假如二比零那一球他在反擊時第一時間妙傳予奧斯卡是一個偶然,那另外兩球他的貢獻則真的能體現他的用處。第一球是源於他能接應大衛‧雷爾斯的長傳才能有之後的傳中球讓費特亂軍中射入。第三球則是先有馬些路在中場位置截下皮球。他本想傳交奧斯卡,但後者在對手力壓下倒地。這時侯克殺到。即使他背向球門,但也能頂著敵衛停下皮球再傳球到左前方。最後尼馬讓球予費特射成三比零。

現在巴西的四人前線中除了侯克有以上所提的作用外,尼馬有一流的射術;奧斯卡的場上的決定是近年巴西前線球員中最好的一位。唯獨是費特雖然時常入球,但作為純射手的他不能為球隊提供多一個殺著。史高拉利真的要放下偏愛,慎重考慮棄費特取李安度‧達米奧。當然,無論中鋒是誰,明年的前線與零二年的陣容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當年三名前鋒有兩位球王和一位準球王。現在前線四人也只有一位球王潛力股在陣,改踢三人鋒陣難免會令整個進攻體系少了一個重點。這或許也可以解釋為即使為何馬些路顯然不會防守,但史高拉利暫時仍然避免改踢三四三/三四二一以填補兩閘(尤其是左閘)位置的問題。

事實上,雖然巴西在決賽以至是其它幾場賽事的前場壓迫都做得很好,而兩名防守中場也為後防提供了相當好的屏障作用,但邊路防守的問題絕對足以致命。單是馬些路在決賽便已有兩個令人難以忘記的低級失誤。除了「無厘頭」踢跌拿華斯被罰十二碼外,上半場柏度能在右輔位單刀射門也是拜馬些路完全失位所致。這兩次錯誤竟然未有做成失球實在是太過幸運。

無可否認,除了受惠於主場氣勢和球證不敢輕易對主場球員出示黃牌外,運氣在今屆洲際國家盃是站在巴西一方的。如果烏拉圭先開紀錄,假如意大利追平三比三,主隊能否沉著應戰取得勝利呢?西班牙如非先與意大利在烈日下鬥足兩小時,然後排陣疑似失當,又會如何應付巴西那進步神速的中前場壓迫?巴西以三比零擊敗西班牙完成洲際國家盃的三連冠事業,令人想起零五年那一屆賽事。當年的決賽,巴西大勝阿根廷四比一。勝利當然令人喜悅,但也往往會誤導人。零六年世界盃前,大家都記住巴西一年前如何大勝阿根廷,卻沒有太多人想起其實在零五年洲際國家盃決賽前幾星期,巴西才試過作客阿根廷時完全捱打,慘敗一比三。最後,零六年巴西蟬聯失敗,很大程度上是過分自信的結果。

幸好今次有點不一樣。經歷多年低潮後的巴西這次奪冠,大概不會讓球隊上下過度自信,而是令他們重拾信心。未來大半年,大菲的工作就是要以這次勝利的信心為基礎,再去摸索如何做好邊路防守(如對方有好的翼鋒,是否要棄馬些路取菲臘比‧雷爾斯?)、改善前場組織、減少不必要犯規和鍛鍊球隊面對逆境的能力。

溫度、場地、2014世界盃

六月 29, 2013

二零一三年洲際國家盃第二場準決賽,西班牙和意大利激戰兩小時都沒有取得入球,最後西班牙靠互射十二碼晉身決賽。這場比賽的一大看點當然是意大利的巧妙部署,令到西班牙的演出與其最高水平相距甚遠。不過,本文想帶出的卻是另一個令到西班牙未如人意的因素。

西班牙正選有七名巴塞隆拿球員,踢法與巴塞隆拿幾無分別。平日巴塞隆拿最厲害之處不單是控球能力強,還有在前場的瘋狂迫搶令對手很快就將控球權拱手相讓。有看過分組賽意大利對日本的人其實都見到,日本那仗盡量截斷意大利後防與防守中場間的聯繫,再特別「招呼」派路,便已令意大利在開賽首半小時幾乎過不了半場。

那麼,為何日本做到的,理論上更擅壓迫的西班牙做不到呢?這與意大利以三四二一而非四二三一迎戰西班牙有一定關係。但我想天氣是另一個重要因素。始終高強度的壓迫對體能要求高。意日一戰是夜戰,而且比賽地點是巴西中南部的貝洛奧里藏特(Belo Horizonte)。該市現時算是冬天,在該處作賽的體能要求自然較低。

但西意一戰不但是在下午舉行,而且比賽城市是接近赤道的福塔雷薩(Fortaleza),據說比賽時的氣溫有攝氏二十九度。在這樣的天氣下作賽,要長時間維持高強度壓迫幾乎是不大可能。控球時間較少的意大利大部分球員到加時已筋皮力盡顯然也是天氣炎熱所致。

巴西的國土雖然大多都在南半球,但由於幅員廣大,不同地方的氣候有顯著差異。下表是明年世界盃的十二個比賽城市六月的平均溫度和平均最高溫度(以攝氏計),資料來源是偉大的維基百科。

tempo

十二個城市中,最高溫的五個城市是三個東北部城市和兩個內陸城市。而中南部的城市則相對清涼。如在快樂港或者哥列迪巴夜戰,更是完完全全的冬天作賽,感受與在福塔雷薩下午踢球完全是兩回事。到時球隊如何在生理、心理和踢法上適應不同氣候可能與最後賽果有密切關係。

根據賽程,明年世界盃分組賽期間,絕大部分球隊已要到中南北和內陸/東北部踢球。然而,有些球隊的賽地編排卻可以避過炎熱作賽的命運。在E組,E2要到最熱的地方是巴西利亞;E3則是薩爾瓦多。而如能從E組出線,一直打進決賽所到最熱的城市也是巴西利亞。如能從F組出線,淘汰賽最熱也只是到巴西利亞。而F組中的1號球隊在分組賽一直留在中南部,不會前往比里約熱內盧更高溫的城市。3號球隊的比賽場地稍差一點,但在分組賽最熱的比賽場地也只不過是薩爾瓦多。而H1和H2分組賽三仗都在中南部舉行。如以H組首名出線,之後淘汰賽要先到薩爾瓦多,勝出就到巴西利亞,再勝就前往聖保羅踢準決賽。H組次名出線如能殺進四強,比賽場地更只是快樂港、里約熱內盧和貝洛奧里藏特。相信對於以爭冠為目標的球隊,H1和H2兩個位置將是最理想的場地簽。

有趣的是四強其中一仗將是八強福塔雷薩勝方和里約熱內盧勝方在貝洛奧里藏特爭前往里約熱內盧踢決賽的入場卷。試想想,如果像今次西班牙一樣在福塔雷薩踢足兩小時,體能是否能在休息三天後應付另一場硬仗。諷刺的是,假如巴西在明年首名出線而又順利打入四強,這隊不幸球隊就會是巴西。

洲際國家盃:巴西 2 烏拉圭 1 主場氣勢的變化

六月 27, 2013

近年戰術分析愈來愈受注重。但球員畢竟是人不是機器,場外環境和氣氛對場上表現的重要性不能低估。賽前讀了BBC網站的四屆世界盃冠軍薩格奴專訪。九八年任主教練的他回憶當年決賽,因為朗拿度當天較早時候發病,所以球隊在前進球場途中已是空前的低氣壓。換言之,他暗示的是:巴西早在賽前已經輸了。

今次洲際國家盃巴西主場出戰,在分組在三仗的開賽初段都氣勢甚盛,正體現了主場之利。尤其是大規模抗爭後(示威者也有在街頭唱國歌),由對墨西哥一仗起的國歌氣勢實在是極度凌厲。即使大會音樂終止後,現場球迷和球員都堅持唱完第一節,為開賽後的瘋狂迫搶打下基礎。

但今仗儘管唱國歌時全場氣氛仍然在沸點,巴西卻未能延續分組賽三仗都有的初段氣勢。當中其中一個原因是今次唱國歌和開賽之間的時間較長。首先,雙方要在「Say No to Racism」的標語後合照,然後再向科爾致敬。即使是用鼓掌而非默哀的方法向科爾致意,但顯然開賽時球迷的聲勢已不如分組賽時。

另一方面,巴西亦沒有甚麼壓迫的機會。因為開賽初段,烏拉圭已在中場區域做好防務,巴西根本不能將球運到去烏拉圭的禁區前沿。巴西的攻勢不是在中場已中斷就是以底線出界終結,而烏拉圭球員亦沒有在後場慢慢組織的打算。氣勢減弱再加上球場上的戰局令巴西未能複製分組賽的踢法。上半場巴西面對全軍退守的烏拉圭基本上是無計可施。能以一比零領先返回更衣室,除了因為祖尼亞‧施薩勇救十二碼外,還要靠尼馬那絕妙的走位和一點運氣。

當卡雲尼在下半場初段把握蒂亞哥‧施華的失誤而替客隊追平後,主場球迷的聲勢更加低落。之前史高拉利將盧卡斯當成輔鋒的第一後備,但今次下半場中段史高拉利以上屆巴西聯賽最佳新秀班納特入替侯克。捨盧卡斯取班納特,大概是因為分組賽盧卡斯上陣沒有表現有關。另一個可能的考量就是班納特既在比賽城市貝洛奧里藏特出生,又是主場的明尼路球員。在地域主義甚盛的巴西,國家隊派出當地球員上陣往往能討好現場球迷。果然,班納特在準備上場時已見主場的氣勢重新出現。而他在場上的表現也不負現場球迷厚望,不但顯出技術,甚至連決定也顯得比正選攻擊球員成熟。這調動的效果相當顯著。

之後巴西再有靴蘭尼斯取代奧斯卡,令陣式由四二三一變得較接近四三三。多踢一名防守中場不代表這是一個防守性的調動。讓靴蘭尼斯鎮守中場第一度防線,除了令球隊控制節奏能力改善外,也能更有效地防止對手反擊。而隨著奧斯卡退下,尼馬位置向中路靠,馬些路參與進攻的頻率也愈來愈多。烏拉圭在這時開始受到龐大的壓力。巴西多次傳中未能演化成有威脅的攻門,其實也反證了費特在國際大賽中難以擔當搶點型中鋒的角色。但無論如何,正是下半場末段能多次進攻到烏拉圭禁區附近,才能爭取到多次的死球機會,最後由包連奴立下戰功。

總的來說,今次大菲在下半場中段的調動,一方面在戰術上合理,同時令到主場氣勢重新提升。事實上,這支極度年輕的巴西隊要爭奪世界盃冠軍,其中一個前提就是不要讓主場作賽變成壓力。巴西球迷並不是那麼容易服侍的。尤記得零二年世界盃外圍賽,巴西主場球迷時常在上半場已經向巴西隊喝倒采,令當時低潮的球隊更難發揮。最經典的是在聖保羅對哥倫比亞一仗。當天不知道是否場外是否有人派免費小國旗,所以看台上有眾多手持國旗的觀眾。到臨完場前還是零比零時,出現了一眾球迷拋棄國旗的場面。最後一擊巴西開出角球時,球員已是垂頭喪氣。即使洛基‧祖尼亞頂成一比零,李華度在賽後仍聲言受不了球迷要退出國家隊。事隔逾十年,巴西球迷這種輕易「倒戈」的習慣並無改變,難怪洲際國家盃前比利要公開呼籲球迷不要噓主隊。而球迷寵兒尼馬常在今屆賽事開賽初段就已鼓動球迷,是開賽先取得上風之外將球迷爭取過來的方法之一。

在零二年世界盃外圍賽最後階段,巴西足協將最後三場不能失分的主場賽事搬到較小的城市上演,以避開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兩大城市要求太高的球迷。即使非兩大城市的球迷不一定厚待主隊,但似乎真的較為寬容。以今次蒂亞哥‧施華的嚴重犯錯為例,主場球迷竟沒有因此針對他。

決賽場地是里約熱內盧的馬拉簡拿球場。如果對手是西班牙,開賽五分鐘內巴西連「波皮」都觸不到,球迷又會如何呢?

洲際國家盃:巴西 4 意大利 2

六月 23, 2013

儘管射入精彩罰球,但尼馬沒有試過突破成功。奧斯卡多次誤傳。侯克落力但威脅有限。作為巴西球迷,這三位進攻主力都有水準之下的演出,本應感到失落。不過我卻看得相當快樂。因為即使他們表現欠佳,但這仗的上半場是近年來巴西首次面對二線或以上的球隊能夠長時間完全控制戰局。

承著國歌帶來的氣勢,中前場在上半場的壓迫做得十分好。但更重要的是,今戰起用了靴蘭尼斯,而且奧斯卡多了回中後場組織攻勢,令中場控制能力大增。另外,今戰費特活動範圍較大,侯克與中場線的距離也較近,都是控球改善的因素。似乎巴西隊終於找到控制戰局的方法。

即使前場主力踢得不好,但仍然能長時間控制戰局兼最後攻入四球。這足證這陣式的潛力巨大。然而,相信暫時史高拉利仍不會視這陣勢為正選方案。始終首兩仗巴西一球未失,今戰卻丟失兩球。或許教練團會認為,如包連奴或另一位防守意識較佳的防守中場在陣,有可能避免那兩個失球出現。同時,進攻做得極好的馬些路在防守時仍然踢得很差,這大概會說服大菲多設中場屏障的重要性。

雖然費特攻入球兩球,而且三比一那球確是「好波」,但他背向球門控球能力實在是弱得難以令人接受。今戰下半場中後段有點像上仗對墨西哥。意大利承追回二比三的氣勢瘋狂反擊,迫使大菲要換上費蘭度多踢一名防守中場。可惜每當球被解圍到中前場,費特都未能博得自由球或者控制皮球,讓球很快又落在意軍腳下。

如上仗一樣,巴西太多無謂犯規。這些犯規不似是戰術性的。似乎部分球員在場上過分興奮,可見主場的氣勢一方面可以令球隊一開賽就殺過對手措手不及,但調控不好的話,只要球證不吹主場哨,實在是危險。而尼馬犯規多除了是太想爭回控球權外,還可能有兩個原因。首先,他平日在山度士無需參與防務有關,所以根本不懂得如何合法搶截。他的某些犯規根本就像不懂球例一樣。這一點他去了加泰隆尼亞後應可快速修正。第二個原因就是他身形單薄,故不能靠身體素質合法搶球。巴塞隆拿隊醫已表明他需增磅,這點也亦即將改善。不過,當年朗拿度赴歐前也是偏瘦,到歐洲增磅後卻多次膝傷。希望尼馬不會重蹈覆轍。

洲際國家盃:巴西 2 墨西哥 0

六月 20, 2013

巴西出戰墨西哥,靠尼馬絕妙的入球和助攻取勝。全場比賽主隊除了開賽初段佔上風外,其餘時間都未能控制球賽。最後雙方的控球比率為巴西佔五成一;墨西哥佔四成九。

今戰巴西沿用上仗正選十一人,中場的控制力問題難有改善。不過,墨西哥不如日本那樣十一人全軍退守後場,令到巴西中前場球員有較多空間。以開賽首三十分鐘計(即大衛‧雷爾斯流鼻血前),巴西中前場聯繫還是較首仗做得好。

下半場墨西哥愈踢愈好,史高拉利遂以靴蘭尼斯入替奧斯卡改以四三三陣式務求穩住中場。這次變陣著實令中場的控制力有所提升,但論控球時間卻未有顯著改善。主因是中鋒起用了費特。

費特把握力不俗,如他是西班牙人或許做正選沒有所謂。但在往往難以控制場上局面的巴西隊中,中鋒不能只有把握力。此役下半場奧斯卡離場後,費特就是前場中路唯一的球員。這一點是十分重要。因為很多時後場球員解圍或長傳都會踢向他的位置。然而,費特沒有一次(真是沒有一次)能取得控球權。他僅有一次成功接應後場長傳時博得自由球,但也有兩次在同樣情況下被吹罰。試想想,假如中鋒是一名控球較佳的球員,能在前場護好皮球,巴西後防便有較多的喘息空間。

事實上,費特速度不高,不勤於走動,不擅於與隊友配合,身材又不是特別有優勢。在八十分鐘換上祖爾之前,巴西根本就像少踢一人。有趣的是,臨時拉伕參戰的祖爾在入替費特後卻有數次在中場背著對方球門成功控球或傳球的紀錄。即使沒有射入二比零的一球,其表現也遠勝費特。

無可否認,在李安度‧達米奧去歐洲奠定其地位前,巴西現時沒有世界級中鋒。但技術比費特全面的中鋒還是有的。費特在水準較次的巴西聯賽能連續兩季攻入二十球或以上,全因他身後有迪高與蒂亞哥‧尼維斯兩名優勢中場。來到節奏較快的國際賽上,巴西遇上強敵不可能每每將球餵到費特面前,讓他入中鋒實在是過分奢侈。

最後,關於巴西對墨西哥尚有兩點觀察。第一、左路防守問題真的很大。如對方有盤球好手,似乎讓菲獵比‧路爾斯上陣任左後衛會是較正確選擇。另外,今仗巴西有十分多的身後犯規。在電視上看很難判斷是巴西球員太魯莽還是墨西哥球員做戲做得好。但奇怪的是球證韋比一直避免出牌。這似乎就是主場之利。靠骯髒足球起家的大菲或會考慮加以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