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格拉斯哥些路迪’ Category

求變卻弄巧反拙:些路迪 0 祖雲達斯 3

二月 14, 2013

賽後的討論焦點主要有二:球證和岩布斯。西班牙球證Alberto Undiano Mallenco對祖雲達斯防守角球時的拉、扯、抱極為寬容。作為些路迪球迷我無法中立,很認真地覺得有十個角球的隊場應有十個十二碼。但以近年些路迪那惡劣的射十二碼紀錄,有點球與有入球實在還有很大空間。

尼日利亞國腳岩布斯在南非成為非洲國家盃冠軍後不足四十八小時回到格拉斯哥出戰,怎料開賽後三分鐘即因判斷高空球失誤而讓對方先拔頭籌。整場賽事表現不穩的他還試過離門六碼背向球門用右腳射門射中自己的左腳,之後離門六碼無人看管頂出一個無力無角度的球予保方。最後,因為他在己方禁區頂持球太久而導致失第三球。領隊連儂讓他上陣,結果卻得不償失。

但這場賽事更值得提的是些路迪的踢法。由奧尼爾到史特根再到連儂,些路迪在歐洲賽從未試過如此進取。四三三陣式將壓迫的起點推前到對方禁區,從某個角度看甚有巴塞隆拿的味道。果然,開賽後兩分鐘已造出兩次射門。就算落後零比一之後也是攻勢較盛的一方,令祖雲達斯後防工作量極大。事實上,除了零一至零二年香港聯賽盃決賽南華贏流浪三比零和一零年世界盃外圍賽巴西作客大勝烏拉圭四比零外,我真的記不起我看過其它像這場一樣是大勝一方表現其實是較差一隊的球賽。

賽後評價領導層的部署永遠是困難的。因為戰果改變我們對部署的理解,而戰果最後如何其實往往取決於場上球員的決定和表現。如果科士打出迎稍早避免第一個失球;如果Commons倒掛射入……可能現在我所打的一偏歌頌連儂有多偉大的文章。但假如領隊/教練的職責是要令場上球員的演出更加容易,從而令球隊的勝算更高的話,連儂今次突然改變踢法顯然是一次錯誤決定。因為防線的失誤和有攻勢但缺少黃金機會(整場其實只有岩布斯那個頭球算是)其實都跟今次「擺大頭」有關。

首先,球隊防線從來不穩(否則也不用那麼在乎本身並非一流後衛的岩布斯是否上場),將中前場推到那麼前無疑是令後防的壓力更大。首先,防線也因此要移前,令到後場空間大增。另外,假如對手能擺脫些路迪前線的三人糾纏,之後面對些路迪的三人中場顯然有人數上的優勢。因此,即使這場賽事的前場壓迫已做很好,由布朗、Wanyama和梅古組成的三人中場已是極度勤力,但還是予對手太多反擊的空間。如果像平時在歐洲賽一樣做好半場緊迫,防線後移,頭兩個失球都不會出現。

進攻方面,先有殺著死球因為祖雲達斯的超技術而威力減半。另外,大概是因為要做好壓迫,前線偏左和偏右的Forrest和Commons大部分時間都沒有在翼位出現。這卻間接令到進攻發揮未如理想。首先,Forrest本身是邊路奇才,過早移入輔鋒位置不利其發揮。中鋒賀柏是射手,其它方面沒有突出之處,而中場三人全非有創造力或盤扭能力的球員。換言之,中路其實只得Commons能製造威脅,因此要由此路殺入禁區太過艱難。

因為本身的兩翼不靠邊,側擊只靠兩閘助攻。但右閘Lustig不是丹尼爾;左後衛Izaguirre助攻力較強但也是孤掌難鳴,這令到傳中球最後大多只能是離底線約二十碼的吊傳。這些球當然對守方較為有利,而且森瑪拉斯因傷倦勤令球隊缺少制空力,故些路迪縱能傳中但在禁區內的爭奪就是嘗不到甜頭。因此,最後以零比三落敗也不能只歸因於球證和派遣了岩布斯。

棄一直有效的踢法而突然求變,或許是要令對手無所適從。但這樣一變,卻間接將進攻和中路防守的弱點暴露出來。在球員時代,連儂是一名爛打的防守中場,惹火尤物。今天當領隊卻似乎變了另一個人一樣,儼如一個思想家。只可惜今次他想得太多了!

廣告

自作聰明的史特根

五月 11, 2009

五月九日 流浪 1 些路迪 0

史特根總喜歡在重要賽事搞搞新意思。搞新意思是要冒險的。成功的話,你是天才;失敗的話,你是千夫所指。今次,史特根失敗了。

球迷多是唯結果論的,現在指責史特根當然是「馬後砲」。但事實上當見到首發陣容無麥基迪卻有馬隆尼,些路迪球迷都百思不得其解。馬隆尼是良將,但他養傷了逾四個月,上星期只在垃圾時間亮相了數分鐘。據說數天前在預備組聯賽大放異彩,但實在難以相信他有足夠的狀態去應付這場硬仗。而為了馬隆尼而退居後備的是當今蘇格蘭球壇最高質素球員麥基迪,更是極為冒險的舉動。難怪些路迪球迷在開賽後二十六分鐘,比分還是零比零的時候便已高呼「Aiden McGeady」。

老實說,馬隆尼踢得不是太差。雖不說有太大的作用,但偶爾在左路引球推進還是頗具瞄頭。奈何當流浪的戴維斯射入全場唯一一球時,在戴維斯身旁讓他搶得先機的人正是馬隆尼。單靠電視畫面,我不可能知道會不會是左後衛O’Dea沒有好好地看管戴維斯,迫得馬隆尼要回防到己方的小禁區。但既然馬隆尼本有機會在最後時刻化險為夷卻搶點失敗,球迷只能夠抱怨史特根派遣缺乏狀態的他上陣了。

整場球賽其實些路迪佔有壓倒性的控球權優勢,但球隊能攻到對方禁區內的次數太少,更遑論要對方門將阿歷山大作出撲救。下半場中段,史特根終於讓麥基迪上陣,被換下的是馬隆尼。這個調動是否代表著史特根知道自己在排陣上犯了錯誤呢?知錯能改本是可敬的。但在那個時候,是否真的應讓換下馬隆尼?如前所說,其實馬隆尼在進攻上並非全無表現〈當然,比起麥基迪的水平,缺態的馬隆尼是完全及不上的〉。另一名進攻中場中村俊輔卻表現低迷。沒錯,他的控球能力是球隊長時間保持控球在腳的原因之一。但他沒有致命的傳送,缺乏過關斬將的能力,而且連看家本領的死球處理也近乎完全失靈。為何不讓馬隆尼和麥基迪兩位同樣有能力以一人之力衝擊敵方防線的球員並肩作戰?

史特根另一個錯誤是未有有效地調整中場中路缺乏侵略性的問題。賽前早已預料由Hartley和高羅薩斯組成的中場組合缺乏侵略性。雖然面對著文迪斯和艾度〈一位是葡萄牙人,另一位是美國人。感覺上他們的演出遠不如巴利‧費格遜等充分了解兩球會間仇恨的球員那麼硬朗〉,些路迪的中場搭擋在控制中場方面不成問題。但沒有布朗在陣,中場中路就少了能衝擊對方中後場的動力。有趣的是,下半場中堅卡特維爾多次殺上中場,並且像布朗一樣引球出擊而且甚有功效。見到此情此景,史特根有兩個選擇。一、讓養傷多時的笠臣上陣代替高羅薩斯。以前者的踢法,將大大增強中場的活力和侵略性。二、索性讓卡特維爾任中場。同時將高羅薩斯換下,由Naylor入替。Naylor出任左後衛,而O’Dea則移入中路補回卡特維爾留下的中堅位置。此舉不但可以解放卡特維爾,更可以加強左後衛位置的助攻能力。

然而,史特根的第二個調動是在七十六分鐘由森馬拉斯入替雲尼古。換入拚勁十足的森馬拉斯不是問題。讓表現平平的雲尼古退下火線也不是問題。問題是:為何不考慮踢三前鋒?讓森馬拉斯入替高羅薩斯,再將卡特維爾移前。用三四三陣式與流浪賭最後十五分鐘,不是較進取一點嗎?最後,除了靠麥基迪製造了兩個half chances外,其餘時間些路迪都是空有控球權而沒有真正具威脅的攻門機會。流浪在下半場能守住勝果,過程未免太過輕鬆了。

儘管尚有三輪賽事,流浪仍有失分的可能,但我相信失分更多的會是些路迪。換言之,四連冠夢已碎。據說流浪陷入了財政危機,據說這一支流浪可能是史上最弱。但我們也可以搞到如斯田地,史特根難辭其咎。尤其是今仗接二連三地決策錯誤,實在是令人極為失望。賽後,他竟然讚賞所有球員的演出而且拒絕解釋用馬隆尼貶麥基迪的原因,更是令我為之氣結。有趣的是,在重要關頭讓麥基迪任後備似乎是史特根常做的事情。如果這位愛爾蘭國腳一如傳聞所說在夏天投效拜仁,又有誰可以怪他?怪只能怪那位或許對他有成見,又或者是喜歡自作聰明的史特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