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南美足球’ Category

為了巴西,支持阿根廷!

七月 13, 2014

作為巴西球迷的我,本應要在決賽支持德國以免巴西死敵阿根廷在馬拉簡拿球場贏得冠軍。但這幾星期一路看著主流輿論怎樣評價巴西隊,令我不得不決定考慮支持阿根廷了!

在四強前,巴西跌跌撞撞下一路晉級,但還是備受批判。巴西踢法不「巴西」的說法,在報章和網絡上隨處可見。而這個作為形容詞的「巴西」,大概所指的是進攻至上、靠水銀瀉地的組織和個人技術令球迷如癡如醉的踢法。到二零一四年,掌握話語權的人,大概未看過一九七零那支巴西隊,又或者對比利時代印象模糊。於是一九八二年的巴西隊就取代了一九七零年的巴西成為指標。三十二年前,有薛高、科高、蘇古迪斯、施里蘇等人的中場線掌握大局,配合精采。但到二零一四年,不但叫巴西的中場作美妙配合已是奢求。事實上,只要對方認真壓迫,巴西在中場位置很多時連控球權也會輕易丟失。

不用傳球的Volante

和今年一樣,八二年的巴西也是失敗收場的。到八六年,雖然前線有加拉加取代了像今年費特一樣平庸的沙真奴任中鋒,但巴西的中場線已在退化當中。薛高和蘇古迪斯各射失一隻十二碼後,巴西在八強被法國淘汰,連續四屆未能奪標。正是由於這兩次失敗,巴西國家隊的風格後來有重大轉變。九四年,在體能教練出身的彭利拿領軍下,創造力最強的萊爾在淘汰賽階段被貶為後備。同時,在施華和鄧加兩位防守中場保護防線的情況下,巴西終四奪世界盃。

因為九四年的成功,那一屆國家隊的踢法也成為了巴西國內足球的主要風格。要取得好成績,關鍵不是中場的創造力有多少。中場最重要的任務是做好防務。於是被巴西人稱為「volante」的防守中場這個位置愈受重視。而對不少巴西教練來說,volante的防守能力遠比傳球和組織能力重要。再加上巴西的進攻愈來愈依靠翼衛的助攻,更加需要volante在中後場填補翼衛助攻時留下的空間。因此,過去十多年,根本就難以在巴西找到有良好傳球能力的防守中場。到零二年巴西五奪世界盃時,既然中場的傳球和組織能力已完全沒有世界級水平,教練史路拉利放棄了控球在腳為主的踢法。這二十多年來的演法解釋了為甚麼巴西球迷那麼尊敬意大利的派路。因為一位會在volante位置出現,但有一流傳送能力的球員,在巴西已是近乎絕種。

重新理解巴西足球

簡而言之,其實巴西早已拋棄了所謂「巴西」的踢法差不多四分一個世紀。今天仍然以八二年的巴西作為判斷巴西隊的準則,根本就是過時和不合理。只有無視巴西自身足球演化,才會對今天的巴西有不設實際的想像。另一方面,那種所謂很「巴西」的「漂亮足球」(jogo bonito/beautiful game)的踢法,也很可能只是一個神話。傳統上,巴西國內視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為技術流的基地,但南部近烏拉圭一帶則以體力化足球為標記。而南部球隊國際隊就是七十年代巴西開始有恆常全國賽初期最成功的球隊。假如你細心看一九七零年的巴西隊,你會見到他們沒有控球權時,是會差不多全軍退守後場以類近四五一的姿態防守。人們認為巴西有踢出「漂亮足球」的責任,其實也是建基於對巴西的片面理解。

巴西人為足球而生?

據說,主辦世界盃等大型運動會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要世人重新認識主辦國。但這次巴西的世界盃似乎難以做到這效果。首先,賽前有關工程進度緩慢的負面新聞已進一步強化了拉美世界沒效率的印象。此外,當巴西在四強落後零比五時,已見到網絡上有不少人再問巴西出現暴動沒呢?亦有人再質疑德國隊能否安全離開球場。到下半場,網絡世界己有所謂「暴動」的照片流傳,而且相信圖片真實性的人不是少數。當然,某些言論是開玩笑性質,但這些想法是否也是反映在不少人心目中,巴西人容易因足球失去理智?又或者大家覺得巴西人真的浪漫到為足球而生,所以承受不了大敗而要靠騷亂宣洩?

其實去年洲際國家盃時的大規模示威,已是巴西人用行動告訴世人,足球在巴西是重要的,但其重要性還是不如醫療、教育等民生事業。再加上在準決賽是在場上被德國徹底地技術性擊倒,除了心服口服之外還能有甚麼怒火可言?既然沒有怒火,又哪會那麼容易燃起大型騷亂?

主流論述沒有巴西自身的故事

無論是判斷巴西隊的基準,還是討論巴西人慘敗的反應,其實都反映出在這個全球化時代,理論上我們對世界各地的資訊可以唾手可得,但實際上卻是另一回事。對西歐足球,我們可能知道得愈來愈多,見解更見精闢。但對巴西足球的想像,不少人仍然在使用八十年代的標籤。而對巴西這個拉美國家的想像,似乎還是要與「浪漫」和「非理性」這些不夠「現代」和「先進」的形象扯上關係。就算巴西依然是奪得世界盃最多的國家,就算巴西是金磚四國之一,這個國家和它的足球始終還是被凝視和被書寫的對象而已。巴西足球自身的故事,巴西人民自身的追求仍然被排除在主流論述以外。

因此,每四年一次國際主流輿論都會指責巴西不夠「巴西」,而這番指責只會為巴西隊帶來額外的壓力。上屆的主教練鄧加更質疑這樣的指責是西方媒體不希望巴西奪標的陰謀。我對足球風格沒有太多的執著,只希望巴西隊能自主地尋找適合的踢法,不用面對外界要求巴西踢「漂亮足球」的壓力。因此,我這個巴西球迷希望阿根廷陣中效力本土聯賽的加高或者麥斯‧洛迪古斯能成為今屆決賽的英雄。因為或許只有這樣,才有可能讓更多人擺脫現代西方的世界觀和以西歐足球為中心的視野,令巴西國家隊能擺脫西方輿論的壓力,無後顧之憂走自己的路!

[刊於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三日明報]

巴西 1 德國 7 大菲博輸 慘遭羞辱

七月 9, 2014

賽前說過史高拉利在尼馬缺陣後陷入兩難。究竟是囤兵中場求穩,還是起用班納特一博。出乎意料地,一直調兵遣將甚為保守的史高拉利突然變得進取,以班納特任正選,中場中路只餘下古斯達禾同費拿甸奴。這似乎說明了大菲的心理狀態。四強前一直怕輸,所以緊慎。到達到了四強的基本要求,加上尼馬受傷奪冠壓力減少,史高拉利卻反而放手一博。企圖用賓納特的速度來撕破德國速度慢的防線,不是不合理。只可惜,當第一個入球來自德國時,也意味著這場賭博史高拉利輸得很徹底。

在防線上,馬干續任正選,丹迪則取代了停賽的蒂亞哥施華,同時大衛雷爾斯由偏左的中堅變成偏右的中堅。換言之,三個位置都與十六強不同。但慘敗的起因卻是踢滿六場位置從未動搖的左後衛馬些路。第一球是因角球而失,馬些路的隊友當然要負責任,但出現角球的原因是馬些路在前場大意地丟失控球權。之後第二和第三球都是馬些路那邊的防線被撕破,球傳到中央後,德國中場湧到巴西禁區前,而只得兩名防守中場的巴西則人數不足導致失球。失第二球時不但馬些路任意讓對方走進禁區而未有走前迫對手後撤,也見費拿甸奴顥然患得患失。果然,費拿甸奴個人失誤導致第四球的出現,敗局已定。

排陣出奇地進取是慘敗原因之一,但想不到蒂亞哥施華缺陣的影響這樣大。論防守能力,丹迪不是水貨。如要挑剔就要挑剔他的傳送和長傳能力顯然不如蒂亞哥施華,這對本身中後場組織能力就弱的巴西來說己是很壞的消息。另外,今仗正選球員中,其實只得祖里奧施薩、馬干和費特在今屆前有世界盃上陣經驗。即使蒂亞哥施華在十六強射十二碼前的情緒受到質疑,但防線在上半場中段這樣崩潰,也不禁令人問:形象老練的蒂亞哥施華如在陣中,是否不但可以更好地組織防守以守住造成零比一的那個角球,又或者可以在落後時穩住軍心?

看到下半場,心裏想起了另一場球賽,就是二零一一年世界冠軍球會盃決賽。當日巴塞隆拿靠他們近年的控球在腳踢法以六比零摧毀了有尼馬在陣的巴西山度士。撇除漂亮與否不談,控球在腳和前場的小範圍配合無疑曾是巴西男子國家足球隊的兩大標記。但這兩大特點都難以在近年的巴西隊找到。二零一一年,巴塞隆拿靠訴巴西人控球在腳仍然是可取的踢法。這支德國隊以哥迪奧麾下的拜仁慕尼克的球員為班底。但他們來到德國隊沒有實踐哥迪奧拿的控球至上原則,卻發揮了世界盃各隊中最理想的中前場配合。這兩場敗仗是否就是要巴西足球界痛定思痛,將在巴西己失傳了的兩大標記重新拾回來?

巴西 2 哥倫比亞 1 組織有所加強 下場調動兩難

七月 6, 2014

巴西今仗的正選陣容作出了兩個調動。由於古斯達禾停賽,包連奴復任正選,費拿甸奴則移後一點擔任防線前的最後屏障。而右後衛位置也由馬干取代丹尼爾。後者之前的演出備受巴西輿論質疑,甚至令「Avenida Daniel Alves(丹尼爾大街)」這個概念興起,以防守力較強的老將馬干取而代之用意明顯。

單以上半場的表現來說,這兩個調動令到巴西踢出了比之前四場都較好的水準。相對古斯達禾而言,費拿甸奴的位置較前,令到中場爭奪時的人腳較為充裕。而包連奴雖然表現仍然未如理想,但已比分組賽時大有改進。再加上他倆和馬干的用球能力都算合格,奧斯卡又比前更願意回中後場助拳,面對著中前場迫搶不太積極的哥倫比亞,巴西在上半場總算能由中後場起策動攻勢。

正是由於組織能力的改進,球隊在尼馬只得五、六成的狀態下仍能在上半場製造幾個具威脅的攻門。因此,上半場的表現對四強沒有尼馬可用的巴西來說總算是一點安慰。不過,始終哥倫比亞在中場中路有人數上的優勢,下半場的場上局面已不再是巴西能掌控的。

即使如此,哥倫比亞整場的入球機會根本不多。就算沒有古斯達禾,巴西防守力仍然不錯。費拿甸奴攔截魯莽但真的能壓縮查美斯‧洛迪古斯的活動空間(當然,對一些人來說費拿甸奴是靠粗野攔截對付這位哥倫比亞新星)。踢法較丹尼爾保守的馬干不時移任中間偏右位置,也是令哥倫比亞中路威力大減的原因。右翼古亞達度是哥倫比亞另一主要進攻泉源,本來面對防守力也弱的馬些路應可得到甜頭。不過,今仗侯克堅決由左翼位置回防,令整個防守體系沒有顯著漏洞。被罰十二碼的一球,只不過是首度正選上陣的馬干察覺不到一對中堅已移到禁區外,才令對方突破越位陷阱成單刀之勢。

事實上,蒂亞哥‧施華加大衛‧魯爾斯的中堅組合今屆一直表現上乘,前者在四強停賽肯定是尼馬缺陣外最大的壞消息。預料替補人選將是在德國踢球的丹迪。丹迪的個人能力絕對不容懷疑,但他是否能與大衛‧魯爾斯好好合作仍屬疑問。另外,古斯達禾停賽完畢,相信必會復任正選。而整個中前場究竟如何因應尼馬缺陣而調動,就要看大菲希望求穩還是冒險。

德國邊路攻力不強,但中路幾名球員的合作大概是三十二隊中最好的。將奧斯卡或者侯克移前一點,再讓古斯達禾、費拿甸奴、包連奴、維利安、靴蘭尼斯和拉美利是其中三人同時上場壓縮德國在中場的空間,就是求穩陣法。這個陣法的弱點當然是球隊的侵略性會很低。而如果要針對德國後防速度慢的弱點,那中場中路則只會剩下古斯達禾和費拿甸奴/包連奴,同時「快馬」賓納特會取代尼馬的位置。這樣的話,中場會否像三年前作客德國完全被對手控制,致令球隊又出現過不到半場的尷尬情況?

另一邊廂德國也要思考求穩還是採取主動,如要像三年前主場友賽時那樣一面倒壓著巴西來踢,大概就要壓前令巴西中後場控制不到皮球。但這樣做後防線難免要推前,這會讓德國自身的弱點表露無遺。但如果踢得稍為保守,讓巴西較易在中後場組織攻勢,只要侯克和奧斯卡終露鋒芒,沒有尼馬在陣的巴西仍有潛力以個人能力動搖德國的防守體系。

巴西 1 智利 1 (互射十二碼巴西勝三比二) 苦戰如預期 調動太保守

七月 1, 2014

或許不少沒有追看巴西和智利的人會對巴西踢得如此難看覺得很離譜。但其實巴西的中後場缺乏組織能力已非近年才出現的問題。面對擁有世界第一前場迫搶的智利,恰好將巴西的弱點表露無遺。因此,巴西進攻靠長傳,藉對手高度欠理想靠死球取得入球其實很合理。而智利本身的進攻始終還差點創造力,所以即使擁有較多控球權,全場真正能自身創造的具威脅攻門其實只得兩次。換言之,如果沒有侯克回傳予馬些路那記「醫院波」,巴西很可能在法定時間就能晉級。

其實到加時階段,智利的體能已用得七七八八,巴西絕對有條件在加時了結這場賽事。但是,教練團的調動顯然太過保守。巴西第一個調動是由祖奧入替費特。兩者的級數都不是上乘,但祖奧活動範圍較大而且在比賽城市踢球,取代態沉的費特算是合理,只是沒有預期的效果。然而,另外兩個換人決定就有商榷之處。上次我指費拿甸奴應取代包連奴任正選,可惜費拿甸奴今戰未有優秀演出(當然,這也跟對手的踢法相關)。下半場中後段史路拉利讓拉美利斯入替費拿甸奴,或許是希望靠拉美利斯的衝刺力激活中場。但拉美利斯的用球能力比費拿甸奴更差,在中後場控球已出現極大困難時作出此調動是否合適?到加時巴西再用維利安替補奧斯卡。兩者踢法稍有不同,但勤於助守都是兩者的共通點,且換人後的進攻模式也沒有顯著改變。由此可見,大菲根本就沒有藉換人改動球隊的戰術體系。

選擇了祖奧、拉美利斯和維利安,靴蘭尼斯和賓納特自然就不能上場。但其實他倆才是能為進攻套路上帶來變化的球員。靴蘭尼斯擅長傳球,可大幅提升球隊在中場附近的組織力。賓納特是球隊唯一的正宗翼鋒,如他能上場在邊路製造威脅,也有助祖奧發揮其身高優勢。可是,史高拉利似乎對這兩位防守力不強的球員都沒有足夠信心,故選擇了穩打穩紮的換人決定。但事實說明了這個「維穩」味重的進攻體系其實侵略性欠奉,尤其是尼馬負傷上陣時,這缺點就更加明顯。到底教練團是否願意在下一場賽事冒險改變?

八強對哥倫比亞,古斯達禾將要停賽。理論上古斯達禾是尼馬以外,巴西正選陣容中最難被取代的球員。但古斯達禾用球能力實在太低,而且近仗不時都顯得大意。今次被迫變陣,雖然未知會怎樣變,也許會是改善中場組織力的契機。但當然,沒有古斯達禾箝制哥倫比亞的查美斯‧洛迪古斯,對巴西而言也絕非喜訊。哥倫比亞進攻力比智利更強,但他們的踢法比較「正常」,預料巴西會被長時間壓著來打的機會不大。除了設法令尼馬能趕得及上陣和為中場的配搭傷腦筋外,巴西教練團尚要思考兩大難題。首先,如何面對和巴西邊衛一樣助攻力強的哥倫比亞邊衛?另外,如何調整球員的心理準備?這一支巴西隊國際大賽的經驗極淺,隊長蒂亞哥‧施華在對智利射十二碼前竟然一臉漠然坐在場邊,反過來要包連奴為其打氣。未來幾天,教練團務必要將這次死裏逃生的經驗轉化為臨危不亂的信心,才能令這批球員應付未來的硬仗。

巴西 4 喀麥隆 1 費拿甸奴要踢正選

六月 24, 2014

第一球:古斯達禾在前場左路截球,再傳中交尼馬射入;第二球:巴西後場長傳到左翼位,喀麥隆球員頂球,馬些路第一時間傳交尼馬,後者射入;第三球:喀麥隆未能完全瓦解巴西的角球,致令費拿甸奴能傳交助攻的大衛‧魯爾斯,後者傳中予費特撞入;第四球:奧斯卡在對方禁區頂攔截成功,最後再造就費拿甸奴奠定首名出線資格。

連同首仗對克羅地亞的三個入球,巴西沒有任何一球是由中後場組織攻勢創造出來的。正是由於球隊的正選陣容缺乏在中後場組織攻勢的能力,這一隊巴西極為依賴前場的逼搶。因為,只要逼搶成功,利用對手的防線體系尚未整合的那段空擋,才能為球隊爭得最佳的入球機會。而無論是信心十足的尼馬還是狀態平平的奧斯卡,在這些時候讓他倆在對方禁區附近控球,對守方來說都是相當危險的事。

此外,面對喀麥隆在中前場的壓迫,巴西今戰比平時用了更多的長傳。這也是侯克能貢獻球隊的地方,因為他是接應長傳的最佳目標人物。侯克今次復任正選,下仗則到包連奴的正選地位岌岌可危。攻守俱備的他近態甚差,是喀麥隆上半場多次能在中場中路輕鬆突破的原因。下半場由費拿甸奴取而代之,即令中場中路的攻守能力俱得到提升。而末段用有黃牌在身的拉美利斯冒險上陣取代侯克改踢四三二一,用意似乎是要練習主守踢法。雖然喀麥隆實力稍遜故這次試練的參考價值有限,但起碼變陣後的中場防守能力確是進一步加強,令防守力差的兩閘(所失一球愚見是馬些路的責任最大)不用受那麼大的壓力。

總括來說,巴西的最大殺著就是尼馬和奧斯卡的個人能力;最大弱點則是邊路防守。打造一個能讓利馬和奧斯卡在前場找到空間,同時又能保護邊路防守的體系,就是教練團的任務。而似乎只要用費拿甸奴棄包連奴,其它十個位置不變(當然,費特永遠都可以考慮棄用之),就會是最能平衡攻守、發揮球隊優點及掩護弱點的陣勢了。現在的最大問題是,史高拉利是否真的願意放棄包連奴?

十六強巴西將遇上智利。牌面上看智利不及荷蘭大牌,但擁有世上最強迫搶的智利會否在開賽早段已令沒有組織力的巴西進退失據, 令今次對喀麥隆演練的長傳無用武之地?客隊又會否因為看見今仗巴西的演出而微調踢法,像對西班牙的下半場那樣變得保守一些?史高拉利又會否針對智利防線身高欠理想的缺點下達指令?單是這幾個問題,就足夠巴西球迷在未來幾天睡不著覺了……

巴西 0 墨西哥 0 和局可惜 內容不錯

六月 18, 2014

當初抽籤將巴西和墨西哥抽到同一組時,相信大部分巴西球迷都因為墨西哥在外圍賽的劣作而感到欣喜。但墨西哥近月的實力已大幅度提升,這在對喀麥隆一戰已可見一斑。因此,今戰的結果對巴西來說絕非災難性,巴西球迷甚至可以因為較上仗佳的表現而感到欣慰。

相對揭幕戰對克羅地亞一仗,巴西在首發陣容中作出了一個調動,就是由拉美利斯替代有微傷的侯克。賽後侯克表示其實自己已傷癒,可見這一變動也可能是戰術性的。這一仗巴西做得比上仗好得多的地方就是在防止對手反擊這方面上。防範反擊的能力提升甚至能掩蓋邊路防守的弱點。但我不認為這與用拉美利斯棄侯克相關,而是因為今戰巴西前場的壓迫較為聰明:中後場如果組織好就搶;未組織好就純粹以減慢對手進攻速度為目標。不過,改善這一點也令到球隊能在前場搶回控球權就即時進攻的機會減少,但為了掩護球隊的最大弱點,難免要作些妥協。

當然,可能有人堅持將防範反擊能力改善歸功於拉美利斯。但就算認同這一判點,他在進攻上的貢獻顯然是乏善足陣。同時,當攻擊線上缺乏了力量型的侯克,中後場的長傳就只能以循例又是毫無作為的費特作為目標。沒有侯克分擔開路的責任,平時已夠難看的費特今仗踢來更是格外難看。

下半場開始,史高拉利讓翼鋒賓納特取代黃牌在身的工兵型球員拉美利斯,間接導致下半場墨西哥在中場區域能與巴西拉成均勢。在攻守聯繫依舊做得不好的情況下,尼馬和奧斯卡很多時都在距離禁區很遠的位置拿球。而由於鋒無力、後上的包連奴又顯然狀態欠佳,下半場的進攻模式仍難算得上理想。其實要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以靴蘭尼斯取代包連奴以大幅提升攻守間聯繫,讓三名攻擊中場能在更有威脅的位置取得控球權。然而,靴蘭尼斯的防守力又不如包連奴,在這場並不一定要取勝的賽事中,這做法對大菲而言可能是冒險了一點。所以他最後只是讓維利安取代奧斯卡,沒有大幅度改動場上的結構。

和局對巴西來說當然不是理想戰果。但靠今戰找到了改善防守的辦法,已是一大得著。另外,墨西哥有意識地「見龍門就射」,似乎是因輕視祖里奧‧施薩所致。但到末段,施薩在多次飛撲後,其眼神似乎已較對克羅地亞時具信心,這對巴西的前景來說也十分重要。如果今仗費特的恐怖演出終能說服大菲貶他為後備,那麼對墨西哥一戰對巴西將更具價值。

費特如何體現巴西足球神髓?

六月 15, 2014

在今屆世界盃揭幕戰,巴西中鋒費特成功誘騙日籍球證西村雄一賜巴西一記十二碼球,令巴西反超前克羅地亞,最後順利全取三分。

近年來,「插水」行為在西方媒體(尤其是英語世界)經常被猛烈批判,這類期望球證被自己騙到的伎倆往往被視為足球場上最不道德的行為。但在巴西以至是拉丁美洲世界,對這種行為的態度卻往往是另一回事。不是說巴西或者拉美輿論一定會認同「插水」或者欺騙球證,而是拉美足球文化對這類行為會有多些包容以至是肯定。要了解西方世界與巴西/拉美世界在這方面的分別,就要先認清兩地迴異的歷史軌跡。

首先,在大部分西方國家,都是先有國族認同才有現代足球。但在如巴西這樣的拉美地方在十九世紀獨立建國時,內部有掌握政經權力的歐洲白人殖民者、被壓迫的原住民和黑奴(及其後裔),他們當時之間根本難有一致的認同感。後來拉美各國統治者要進行建構國族的工程時,部分政權就視大眾歡迎的足球為團結國民的工具,因為足球可令國家內不同族群和社會地位的人的視線拉往同一個地方。

除了要凝聚國人外,國族建構過程的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要令那些社會地位不高,根本分享不到權力和資源的人都覺得自己是國家的一分子。因此,吸納邊緣社群的文化元素,使之成為國族元素的一部分是重要的。在巴西,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統治國家的獨裁者Vargas除了大力推動足球外,還推動有非洲元素的森巴歌舞,就是要吸納前黑奴的文化為巴西文化的行動。

另一方面,相對西方世界,拉丁美洲的社會不平等(不論是階級還是族群)更顯得懸殊。在巴西這個黑奴後裔最多的國家更是如此。因此,對不少拉美的低下層而言,社會遊戲規則從來都不公平。他們要擺脫命運,就不能依循制度。即使不能推翻制度,也要在既有制度下尋找僅有的空間,靠與別不同或者是不為主流的手法來維生或者爭取向上流動。這種生活方式在巴西更有一個尊有詞語「malandro」來形容它。

建立自己與它者的不同,當然也是打造國族認同的一重要過程。當巴西足球在二十世紀初逐漸成為國族認同的象徵時,當地人要區分巴西足球和先進歐洲地區的分別時,就會特別強調著重個人色彩、挑戰系統的踢法。一位在場上能靠技術騙過對手,甚至是靠詐術騙到球證的球員,他(對,是「他」不是「她」!)就是在球場上演繹malandro的球員。這種反制度的足球精神,與十九世紀在英國中上層推動現代體育時所抱的價值觀──服從制度和尊重遊戲規則──完全不同。

所以,費特雖然沒有尼馬的優勢腳法,更沒有一個人摧毀對方防線體系的能力,但這次趁對手用手碰他時即跌倒,也是體現著巴西足球長期以來的獨特風格和神髓!

巴西 1 塞爾維亞 0:適時的醜陋勝仗

六月 7, 2014

完場後,雖然巴西取得勝果,但主場球迷的喝倒采聲依然十分清晰。這無疑是一場醜陋的勝利,所以球迷有這樣的反應也是意料之內。不過,有趣的是一向難服侍的聖保羅球迷的耐性比起星期二在Goiania對巴拿馬時的球迷還要高。星期二,主場球迷開賽後二十分鐘已開始表露不滿,但今次聖保羅的球迷到上半場末段始開始「開汽水」。

要解釋這個現象,我覺得與今次保連奴復任正選有關。對巴拿馬時起用拉美利斯任中場完全沒有正面作用。保連奴雖然不是傳送專才,但起碼積極支援隊友。因此,儘管兩仗的上半場早段巴西都沒有製造到甚麼有瞄頭的射門機會,但還是對塞爾維亞時的控球表現較為理想。

然而,就算無可否認塞爾維亞實力比巴拿馬高,巴西這一仗的演出都是難以接受的。這場劣作中的一些瑕疵不是結構性的。例如雙中堅之間的誤會,古斯達和在己方禁區控球時的低級失誤,還有前場配合時那些除了用場地太爛之外無法解釋的誤傳等等。這些集體失常在最後一場熱身賽出現總比在之世界盃時發生要好。

但那些結構性問題則還是要史高拉利設法處理了。兩閘單對單的防守能力薄弱這個問題,是否有需要在某些時候起用馬干或者麥士維以紓緩之?如何在未來幾天訓練中加強球隊不用犯規也能阻止敵方反擊的能力?尼馬在前場成功突破時,隊友的走位和尼馬自己的決定怎樣可做得更好?

另外還要提的是奧斯卡和費特二人。前者季末態沉,輿論甚至認為他的正選位置可能不保。但事實上,即使他顯然不是在最佳狀態,但他的功能與維利安始終是有分別的。尤其是巴西需要他回後場協助策動攻勢,故奧斯卡的正選席位應該還是穩固的。

費特自從洲際國家盃後就多次受傷。對巴拿馬時將FALSE NINE(虛假的九號)的真正意涵發揮得淋漓盡致,完全隱形。但今仗他的跑動較為積極,且在主場球迷高呼「法比安奴」時即射入一隻精彩入球。我雖然對他依然不抱厚望,但相信這一球對他自己的信心和教練團對他的信心都是有正面幫助的。

總的來說,醜陋地贏出這場強度不低的比賽,提醒球隊自身的弱點和令職球員不會過分自信,在大賽前夕也不是壞事。

球賽精華: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boG9A-tiNM

 

 

巴西 4 巴拿馬 0 靴蘭尼斯釋放驚人攻力

六月 4, 2014

有關巴西隊的中場沒有能力連繫攻守兩線的問題,小弟就算批判了沒有十年,也有批判了八年(而這個問題可能存在了二十年之久)。即使史高拉利重新執掌兵符後帶領球隊蟬聯洲際國家盃,受他重用的保連奴攻守兼備稍為舒緩了這個問題,但距離真正解決問題仍有很大的距離。

今戰保連奴因輕傷避戰,位置由拉美利斯取代。可惜他在上半場完全做不到將球由後場運上前場的攻能。奧斯卡不停回後場發動攻勢,但巴拿馬囤兵在中圈附近的位置,令到前場三人難以接應。到上半場二十分鐘左右,主場球迷的不滿情緒已十分明顯。不久,巴拿馬在中場失去控球權,尼馬即引球出擊到離門三十碼外被踢跌後再主射自由球先開紀錄。就是這樣,球迷的喝采聲才重現。領先一球後,巴西球員信心大增,再加上開始堅決地利用兩邊配合,形勢開始改觀。丹尼爾再在完半場前射成二比零。

半場休息時,巴西換了三名球員。馬干和麥士維分別取代丹尼爾和馬些路。而最重要的調動則是靴蘭尼斯替換拉斯利斯。派上會控制節奏,傳球能力高的靴蘭尼斯上陣後,巴西的進攻陣型也煥然一身。奧斯卡不再墮後要求,反而多在右翼位置出現。同時尼馬移入中路儼如擔任墮後中鋒。在這陣勢下,巴西下半場的攻勢凌厲到不得了。前場與後場之間的連繫不再是問題。尼馬、侯克和後來入替奧斯卡的維利安多次在巴拿馬的後防與中場線之間能控球後轉身再策動攻勢。下半場只進兩球其實已算是贏得少了。

事實上,尼馬、侯克和奧斯卡三人有秀麗腳法、強勁衝刺、傳球能力。如果後場有好的供應的話,就算中鋒未有世界級水平,這攻擊組合的威力可說是零二年後巴西多個攻擊組合中最強的。因此,即使巴拿馬無疑只是世界三流球隊,但下半場的整個戰術體系對決賽週行軍部署時肯定有參考價值。不過據說早前訓練時大菲已讓靴蘭尼斯踢正選隊,最後或因為對靴蘭尼斯破壞對手反擊的能力欠缺信心,所以今仗最後還是讓拉美利斯首發。究竟這個攻擊力頗為嚇人的陣式會在甚麼情況下才出現,還是最後還是不會出現呢?

 

球賽精華: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KJ84USSlu8

洲際國家盃:巴西 3 西班牙 0 侯克、馬些路與未來

七月 3, 2013

除了在最後一場分組賽以靴蘭尼斯取代有微傷的包連奴外,巴西在洲際國家盃沒有改變過正選陣容。似乎史高拉利對於他的最佳十一人已相當有信心。費特在最後三場共進五球後,輿論似乎認為十一人中最有問題的是右翼侯克而非費特。但如果再仔細看巴西現在的進攻體系,侯克還是有一定的效用。

即使古斯達禾加包連奴的中場組合有多勤力,防守力有多強,他倆都缺乏輸送能力。很多時巴西如要在後場傳球到前場,就要靠大衛‧雷爾斯的長傳。而侯克往往就是這些長傳的目標人物。身材魁梧的他在與對方的左後衛搶點時總是有優勢,就算控不到球也能為球隊取得死球,令對手防線備受壓力。因此,雖然我們已看不到他在波圖時那種意想不到的爆發力,但他確實是值得佔據正選席位的。

況且侯克的替補如盧卡斯和班納得都是以技術和速度為主要武器。而巴西前線已有尼馬這個人物。史高拉利有時會要求尼馬、奧斯卡和侯克交換位置。而由於侯克的特質與其它兩人完全不一樣,侯克在陣可對殺敵衛一個措手不及有正面效果。

決賽巴西取得的三個入球,侯克都有參與其中。假如二比零那一球他在反擊時第一時間妙傳予奧斯卡是一個偶然,那另外兩球他的貢獻則真的能體現他的用處。第一球是源於他能接應大衛‧雷爾斯的長傳才能有之後的傳中球讓費特亂軍中射入。第三球則是先有馬些路在中場位置截下皮球。他本想傳交奧斯卡,但後者在對手力壓下倒地。這時侯克殺到。即使他背向球門,但也能頂著敵衛停下皮球再傳球到左前方。最後尼馬讓球予費特射成三比零。

現在巴西的四人前線中除了侯克有以上所提的作用外,尼馬有一流的射術;奧斯卡的場上的決定是近年巴西前線球員中最好的一位。唯獨是費特雖然時常入球,但作為純射手的他不能為球隊提供多一個殺著。史高拉利真的要放下偏愛,慎重考慮棄費特取李安度‧達米奧。當然,無論中鋒是誰,明年的前線與零二年的陣容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當年三名前鋒有兩位球王和一位準球王。現在前線四人也只有一位球王潛力股在陣,改踢三人鋒陣難免會令整個進攻體系少了一個重點。這或許也可以解釋為即使為何馬些路顯然不會防守,但史高拉利暫時仍然避免改踢三四三/三四二一以填補兩閘(尤其是左閘)位置的問題。

事實上,雖然巴西在決賽以至是其它幾場賽事的前場壓迫都做得很好,而兩名防守中場也為後防提供了相當好的屏障作用,但邊路防守的問題絕對足以致命。單是馬些路在決賽便已有兩個令人難以忘記的低級失誤。除了「無厘頭」踢跌拿華斯被罰十二碼外,上半場柏度能在右輔位單刀射門也是拜馬些路完全失位所致。這兩次錯誤竟然未有做成失球實在是太過幸運。

無可否認,除了受惠於主場氣勢和球證不敢輕易對主場球員出示黃牌外,運氣在今屆洲際國家盃是站在巴西一方的。如果烏拉圭先開紀錄,假如意大利追平三比三,主隊能否沉著應戰取得勝利呢?西班牙如非先與意大利在烈日下鬥足兩小時,然後排陣疑似失當,又會如何應付巴西那進步神速的中前場壓迫?巴西以三比零擊敗西班牙完成洲際國家盃的三連冠事業,令人想起零五年那一屆賽事。當年的決賽,巴西大勝阿根廷四比一。勝利當然令人喜悅,但也往往會誤導人。零六年世界盃前,大家都記住巴西一年前如何大勝阿根廷,卻沒有太多人想起其實在零五年洲際國家盃決賽前幾星期,巴西才試過作客阿根廷時完全捱打,慘敗一比三。最後,零六年巴西蟬聯失敗,很大程度上是過分自信的結果。

幸好今次有點不一樣。經歷多年低潮後的巴西這次奪冠,大概不會讓球隊上下過度自信,而是令他們重拾信心。未來大半年,大菲的工作就是要以這次勝利的信心為基礎,再去摸索如何做好邊路防守(如對方有好的翼鋒,是否要棄馬些路取菲臘比‧雷爾斯?)、改善前場組織、減少不必要犯規和鍛鍊球隊面對逆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