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4 年 07 月

為了巴西,支持阿根廷!

七月 13, 2014

作為巴西球迷的我,本應要在決賽支持德國以免巴西死敵阿根廷在馬拉簡拿球場贏得冠軍。但這幾星期一路看著主流輿論怎樣評價巴西隊,令我不得不決定考慮支持阿根廷了!

在四強前,巴西跌跌撞撞下一路晉級,但還是備受批判。巴西踢法不「巴西」的說法,在報章和網絡上隨處可見。而這個作為形容詞的「巴西」,大概所指的是進攻至上、靠水銀瀉地的組織和個人技術令球迷如癡如醉的踢法。到二零一四年,掌握話語權的人,大概未看過一九七零那支巴西隊,又或者對比利時代印象模糊。於是一九八二年的巴西隊就取代了一九七零年的巴西成為指標。三十二年前,有薛高、科高、蘇古迪斯、施里蘇等人的中場線掌握大局,配合精采。但到二零一四年,不但叫巴西的中場作美妙配合已是奢求。事實上,只要對方認真壓迫,巴西在中場位置很多時連控球權也會輕易丟失。

不用傳球的Volante

和今年一樣,八二年的巴西也是失敗收場的。到八六年,雖然前線有加拉加取代了像今年費特一樣平庸的沙真奴任中鋒,但巴西的中場線已在退化當中。薛高和蘇古迪斯各射失一隻十二碼後,巴西在八強被法國淘汰,連續四屆未能奪標。正是由於這兩次失敗,巴西國家隊的風格後來有重大轉變。九四年,在體能教練出身的彭利拿領軍下,創造力最強的萊爾在淘汰賽階段被貶為後備。同時,在施華和鄧加兩位防守中場保護防線的情況下,巴西終四奪世界盃。

因為九四年的成功,那一屆國家隊的踢法也成為了巴西國內足球的主要風格。要取得好成績,關鍵不是中場的創造力有多少。中場最重要的任務是做好防務。於是被巴西人稱為「volante」的防守中場這個位置愈受重視。而對不少巴西教練來說,volante的防守能力遠比傳球和組織能力重要。再加上巴西的進攻愈來愈依靠翼衛的助攻,更加需要volante在中後場填補翼衛助攻時留下的空間。因此,過去十多年,根本就難以在巴西找到有良好傳球能力的防守中場。到零二年巴西五奪世界盃時,既然中場的傳球和組織能力已完全沒有世界級水平,教練史路拉利放棄了控球在腳為主的踢法。這二十多年來的演法解釋了為甚麼巴西球迷那麼尊敬意大利的派路。因為一位會在volante位置出現,但有一流傳送能力的球員,在巴西已是近乎絕種。

重新理解巴西足球

簡而言之,其實巴西早已拋棄了所謂「巴西」的踢法差不多四分一個世紀。今天仍然以八二年的巴西作為判斷巴西隊的準則,根本就是過時和不合理。只有無視巴西自身足球演化,才會對今天的巴西有不設實際的想像。另一方面,那種所謂很「巴西」的「漂亮足球」(jogo bonito/beautiful game)的踢法,也很可能只是一個神話。傳統上,巴西國內視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為技術流的基地,但南部近烏拉圭一帶則以體力化足球為標記。而南部球隊國際隊就是七十年代巴西開始有恆常全國賽初期最成功的球隊。假如你細心看一九七零年的巴西隊,你會見到他們沒有控球權時,是會差不多全軍退守後場以類近四五一的姿態防守。人們認為巴西有踢出「漂亮足球」的責任,其實也是建基於對巴西的片面理解。

巴西人為足球而生?

據說,主辦世界盃等大型運動會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要世人重新認識主辦國。但這次巴西的世界盃似乎難以做到這效果。首先,賽前有關工程進度緩慢的負面新聞已進一步強化了拉美世界沒效率的印象。此外,當巴西在四強落後零比五時,已見到網絡上有不少人再問巴西出現暴動沒呢?亦有人再質疑德國隊能否安全離開球場。到下半場,網絡世界己有所謂「暴動」的照片流傳,而且相信圖片真實性的人不是少數。當然,某些言論是開玩笑性質,但這些想法是否也是反映在不少人心目中,巴西人容易因足球失去理智?又或者大家覺得巴西人真的浪漫到為足球而生,所以承受不了大敗而要靠騷亂宣洩?

其實去年洲際國家盃時的大規模示威,已是巴西人用行動告訴世人,足球在巴西是重要的,但其重要性還是不如醫療、教育等民生事業。再加上在準決賽是在場上被德國徹底地技術性擊倒,除了心服口服之外還能有甚麼怒火可言?既然沒有怒火,又哪會那麼容易燃起大型騷亂?

主流論述沒有巴西自身的故事

無論是判斷巴西隊的基準,還是討論巴西人慘敗的反應,其實都反映出在這個全球化時代,理論上我們對世界各地的資訊可以唾手可得,但實際上卻是另一回事。對西歐足球,我們可能知道得愈來愈多,見解更見精闢。但對巴西足球的想像,不少人仍然在使用八十年代的標籤。而對巴西這個拉美國家的想像,似乎還是要與「浪漫」和「非理性」這些不夠「現代」和「先進」的形象扯上關係。就算巴西依然是奪得世界盃最多的國家,就算巴西是金磚四國之一,這個國家和它的足球始終還是被凝視和被書寫的對象而已。巴西足球自身的故事,巴西人民自身的追求仍然被排除在主流論述以外。

因此,每四年一次國際主流輿論都會指責巴西不夠「巴西」,而這番指責只會為巴西隊帶來額外的壓力。上屆的主教練鄧加更質疑這樣的指責是西方媒體不希望巴西奪標的陰謀。我對足球風格沒有太多的執著,只希望巴西隊能自主地尋找適合的踢法,不用面對外界要求巴西踢「漂亮足球」的壓力。因此,我這個巴西球迷希望阿根廷陣中效力本土聯賽的加高或者麥斯‧洛迪古斯能成為今屆決賽的英雄。因為或許只有這樣,才有可能讓更多人擺脫現代西方的世界觀和以西歐足球為中心的視野,令巴西國家隊能擺脫西方輿論的壓力,無後顧之憂走自己的路!

[刊於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三日明報]

廣告

巴西 1 德國 7 大菲博輸 慘遭羞辱

七月 9, 2014

賽前說過史高拉利在尼馬缺陣後陷入兩難。究竟是囤兵中場求穩,還是起用班納特一博。出乎意料地,一直調兵遣將甚為保守的史高拉利突然變得進取,以班納特任正選,中場中路只餘下古斯達禾同費拿甸奴。這似乎說明了大菲的心理狀態。四強前一直怕輸,所以緊慎。到達到了四強的基本要求,加上尼馬受傷奪冠壓力減少,史高拉利卻反而放手一博。企圖用賓納特的速度來撕破德國速度慢的防線,不是不合理。只可惜,當第一個入球來自德國時,也意味著這場賭博史高拉利輸得很徹底。

在防線上,馬干續任正選,丹迪則取代了停賽的蒂亞哥施華,同時大衛雷爾斯由偏左的中堅變成偏右的中堅。換言之,三個位置都與十六強不同。但慘敗的起因卻是踢滿六場位置從未動搖的左後衛馬些路。第一球是因角球而失,馬些路的隊友當然要負責任,但出現角球的原因是馬些路在前場大意地丟失控球權。之後第二和第三球都是馬些路那邊的防線被撕破,球傳到中央後,德國中場湧到巴西禁區前,而只得兩名防守中場的巴西則人數不足導致失球。失第二球時不但馬些路任意讓對方走進禁區而未有走前迫對手後撤,也見費拿甸奴顥然患得患失。果然,費拿甸奴個人失誤導致第四球的出現,敗局已定。

排陣出奇地進取是慘敗原因之一,但想不到蒂亞哥施華缺陣的影響這樣大。論防守能力,丹迪不是水貨。如要挑剔就要挑剔他的傳送和長傳能力顯然不如蒂亞哥施華,這對本身中後場組織能力就弱的巴西來說己是很壞的消息。另外,今仗正選球員中,其實只得祖里奧施薩、馬干和費特在今屆前有世界盃上陣經驗。即使蒂亞哥施華在十六強射十二碼前的情緒受到質疑,但防線在上半場中段這樣崩潰,也不禁令人問:形象老練的蒂亞哥施華如在陣中,是否不但可以更好地組織防守以守住造成零比一的那個角球,又或者可以在落後時穩住軍心?

看到下半場,心裏想起了另一場球賽,就是二零一一年世界冠軍球會盃決賽。當日巴塞隆拿靠他們近年的控球在腳踢法以六比零摧毀了有尼馬在陣的巴西山度士。撇除漂亮與否不談,控球在腳和前場的小範圍配合無疑曾是巴西男子國家足球隊的兩大標記。但這兩大特點都難以在近年的巴西隊找到。二零一一年,巴塞隆拿靠訴巴西人控球在腳仍然是可取的踢法。這支德國隊以哥迪奧麾下的拜仁慕尼克的球員為班底。但他們來到德國隊沒有實踐哥迪奧拿的控球至上原則,卻發揮了世界盃各隊中最理想的中前場配合。這兩場敗仗是否就是要巴西足球界痛定思痛,將在巴西己失傳了的兩大標記重新拾回來?

巴西 2 哥倫比亞 1 組織有所加強 下場調動兩難

七月 6, 2014

巴西今仗的正選陣容作出了兩個調動。由於古斯達禾停賽,包連奴復任正選,費拿甸奴則移後一點擔任防線前的最後屏障。而右後衛位置也由馬干取代丹尼爾。後者之前的演出備受巴西輿論質疑,甚至令「Avenida Daniel Alves(丹尼爾大街)」這個概念興起,以防守力較強的老將馬干取而代之用意明顯。

單以上半場的表現來說,這兩個調動令到巴西踢出了比之前四場都較好的水準。相對古斯達禾而言,費拿甸奴的位置較前,令到中場爭奪時的人腳較為充裕。而包連奴雖然表現仍然未如理想,但已比分組賽時大有改進。再加上他倆和馬干的用球能力都算合格,奧斯卡又比前更願意回中後場助拳,面對著中前場迫搶不太積極的哥倫比亞,巴西在上半場總算能由中後場起策動攻勢。

正是由於組織能力的改進,球隊在尼馬只得五、六成的狀態下仍能在上半場製造幾個具威脅的攻門。因此,上半場的表現對四強沒有尼馬可用的巴西來說總算是一點安慰。不過,始終哥倫比亞在中場中路有人數上的優勢,下半場的場上局面已不再是巴西能掌控的。

即使如此,哥倫比亞整場的入球機會根本不多。就算沒有古斯達禾,巴西防守力仍然不錯。費拿甸奴攔截魯莽但真的能壓縮查美斯‧洛迪古斯的活動空間(當然,對一些人來說費拿甸奴是靠粗野攔截對付這位哥倫比亞新星)。踢法較丹尼爾保守的馬干不時移任中間偏右位置,也是令哥倫比亞中路威力大減的原因。右翼古亞達度是哥倫比亞另一主要進攻泉源,本來面對防守力也弱的馬些路應可得到甜頭。不過,今仗侯克堅決由左翼位置回防,令整個防守體系沒有顯著漏洞。被罰十二碼的一球,只不過是首度正選上陣的馬干察覺不到一對中堅已移到禁區外,才令對方突破越位陷阱成單刀之勢。

事實上,蒂亞哥‧施華加大衛‧魯爾斯的中堅組合今屆一直表現上乘,前者在四強停賽肯定是尼馬缺陣外最大的壞消息。預料替補人選將是在德國踢球的丹迪。丹迪的個人能力絕對不容懷疑,但他是否能與大衛‧魯爾斯好好合作仍屬疑問。另外,古斯達禾停賽完畢,相信必會復任正選。而整個中前場究竟如何因應尼馬缺陣而調動,就要看大菲希望求穩還是冒險。

德國邊路攻力不強,但中路幾名球員的合作大概是三十二隊中最好的。將奧斯卡或者侯克移前一點,再讓古斯達禾、費拿甸奴、包連奴、維利安、靴蘭尼斯和拉美利是其中三人同時上場壓縮德國在中場的空間,就是求穩陣法。這個陣法的弱點當然是球隊的侵略性會很低。而如果要針對德國後防速度慢的弱點,那中場中路則只會剩下古斯達禾和費拿甸奴/包連奴,同時「快馬」賓納特會取代尼馬的位置。這樣的話,中場會否像三年前作客德國完全被對手控制,致令球隊又出現過不到半場的尷尬情況?

另一邊廂德國也要思考求穩還是採取主動,如要像三年前主場友賽時那樣一面倒壓著巴西來踢,大概就要壓前令巴西中後場控制不到皮球。但這樣做後防線難免要推前,這會讓德國自身的弱點表露無遺。但如果踢得稍為保守,讓巴西較易在中後場組織攻勢,只要侯克和奧斯卡終露鋒芒,沒有尼馬在陣的巴西仍有潛力以個人能力動搖德國的防守體系。

巴西 1 智利 1 (互射十二碼巴西勝三比二) 苦戰如預期 調動太保守

七月 1, 2014

或許不少沒有追看巴西和智利的人會對巴西踢得如此難看覺得很離譜。但其實巴西的中後場缺乏組織能力已非近年才出現的問題。面對擁有世界第一前場迫搶的智利,恰好將巴西的弱點表露無遺。因此,巴西進攻靠長傳,藉對手高度欠理想靠死球取得入球其實很合理。而智利本身的進攻始終還差點創造力,所以即使擁有較多控球權,全場真正能自身創造的具威脅攻門其實只得兩次。換言之,如果沒有侯克回傳予馬些路那記「醫院波」,巴西很可能在法定時間就能晉級。

其實到加時階段,智利的體能已用得七七八八,巴西絕對有條件在加時了結這場賽事。但是,教練團的調動顯然太過保守。巴西第一個調動是由祖奧入替費特。兩者的級數都不是上乘,但祖奧活動範圍較大而且在比賽城市踢球,取代態沉的費特算是合理,只是沒有預期的效果。然而,另外兩個換人決定就有商榷之處。上次我指費拿甸奴應取代包連奴任正選,可惜費拿甸奴今戰未有優秀演出(當然,這也跟對手的踢法相關)。下半場中後段史路拉利讓拉美利斯入替費拿甸奴,或許是希望靠拉美利斯的衝刺力激活中場。但拉美利斯的用球能力比費拿甸奴更差,在中後場控球已出現極大困難時作出此調動是否合適?到加時巴西再用維利安替補奧斯卡。兩者踢法稍有不同,但勤於助守都是兩者的共通點,且換人後的進攻模式也沒有顯著改變。由此可見,大菲根本就沒有藉換人改動球隊的戰術體系。

選擇了祖奧、拉美利斯和維利安,靴蘭尼斯和賓納特自然就不能上場。但其實他倆才是能為進攻套路上帶來變化的球員。靴蘭尼斯擅長傳球,可大幅提升球隊在中場附近的組織力。賓納特是球隊唯一的正宗翼鋒,如他能上場在邊路製造威脅,也有助祖奧發揮其身高優勢。可是,史高拉利似乎對這兩位防守力不強的球員都沒有足夠信心,故選擇了穩打穩紮的換人決定。但事實說明了這個「維穩」味重的進攻體系其實侵略性欠奉,尤其是尼馬負傷上陣時,這缺點就更加明顯。到底教練團是否願意在下一場賽事冒險改變?

八強對哥倫比亞,古斯達禾將要停賽。理論上古斯達禾是尼馬以外,巴西正選陣容中最難被取代的球員。但古斯達禾用球能力實在太低,而且近仗不時都顯得大意。今次被迫變陣,雖然未知會怎樣變,也許會是改善中場組織力的契機。但當然,沒有古斯達禾箝制哥倫比亞的查美斯‧洛迪古斯,對巴西而言也絕非喜訊。哥倫比亞進攻力比智利更強,但他們的踢法比較「正常」,預料巴西會被長時間壓著來打的機會不大。除了設法令尼馬能趕得及上陣和為中場的配搭傷腦筋外,巴西教練團尚要思考兩大難題。首先,如何面對和巴西邊衛一樣助攻力強的哥倫比亞邊衛?另外,如何調整球員的心理準備?這一支巴西隊國際大賽的經驗極淺,隊長蒂亞哥‧施華在對智利射十二碼前竟然一臉漠然坐在場邊,反過來要包連奴為其打氣。未來幾天,教練團務必要將這次死裏逃生的經驗轉化為臨危不亂的信心,才能令這批球員應付未來的硬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