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3 年 07 月

洲際國家盃:巴西 3 西班牙 0 侯克、馬些路與未來

七月 3, 2013

除了在最後一場分組賽以靴蘭尼斯取代有微傷的包連奴外,巴西在洲際國家盃沒有改變過正選陣容。似乎史高拉利對於他的最佳十一人已相當有信心。費特在最後三場共進五球後,輿論似乎認為十一人中最有問題的是右翼侯克而非費特。但如果再仔細看巴西現在的進攻體系,侯克還是有一定的效用。

即使古斯達禾加包連奴的中場組合有多勤力,防守力有多強,他倆都缺乏輸送能力。很多時巴西如要在後場傳球到前場,就要靠大衛‧雷爾斯的長傳。而侯克往往就是這些長傳的目標人物。身材魁梧的他在與對方的左後衛搶點時總是有優勢,就算控不到球也能為球隊取得死球,令對手防線備受壓力。因此,雖然我們已看不到他在波圖時那種意想不到的爆發力,但他確實是值得佔據正選席位的。

況且侯克的替補如盧卡斯和班納得都是以技術和速度為主要武器。而巴西前線已有尼馬這個人物。史高拉利有時會要求尼馬、奧斯卡和侯克交換位置。而由於侯克的特質與其它兩人完全不一樣,侯克在陣可對殺敵衛一個措手不及有正面效果。

決賽巴西取得的三個入球,侯克都有參與其中。假如二比零那一球他在反擊時第一時間妙傳予奧斯卡是一個偶然,那另外兩球他的貢獻則真的能體現他的用處。第一球是源於他能接應大衛‧雷爾斯的長傳才能有之後的傳中球讓費特亂軍中射入。第三球則是先有馬些路在中場位置截下皮球。他本想傳交奧斯卡,但後者在對手力壓下倒地。這時侯克殺到。即使他背向球門,但也能頂著敵衛停下皮球再傳球到左前方。最後尼馬讓球予費特射成三比零。

現在巴西的四人前線中除了侯克有以上所提的作用外,尼馬有一流的射術;奧斯卡的場上的決定是近年巴西前線球員中最好的一位。唯獨是費特雖然時常入球,但作為純射手的他不能為球隊提供多一個殺著。史高拉利真的要放下偏愛,慎重考慮棄費特取李安度‧達米奧。當然,無論中鋒是誰,明年的前線與零二年的陣容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當年三名前鋒有兩位球王和一位準球王。現在前線四人也只有一位球王潛力股在陣,改踢三人鋒陣難免會令整個進攻體系少了一個重點。這或許也可以解釋為即使為何馬些路顯然不會防守,但史高拉利暫時仍然避免改踢三四三/三四二一以填補兩閘(尤其是左閘)位置的問題。

事實上,雖然巴西在決賽以至是其它幾場賽事的前場壓迫都做得很好,而兩名防守中場也為後防提供了相當好的屏障作用,但邊路防守的問題絕對足以致命。單是馬些路在決賽便已有兩個令人難以忘記的低級失誤。除了「無厘頭」踢跌拿華斯被罰十二碼外,上半場柏度能在右輔位單刀射門也是拜馬些路完全失位所致。這兩次錯誤竟然未有做成失球實在是太過幸運。

無可否認,除了受惠於主場氣勢和球證不敢輕易對主場球員出示黃牌外,運氣在今屆洲際國家盃是站在巴西一方的。如果烏拉圭先開紀錄,假如意大利追平三比三,主隊能否沉著應戰取得勝利呢?西班牙如非先與意大利在烈日下鬥足兩小時,然後排陣疑似失當,又會如何應付巴西那進步神速的中前場壓迫?巴西以三比零擊敗西班牙完成洲際國家盃的三連冠事業,令人想起零五年那一屆賽事。當年的決賽,巴西大勝阿根廷四比一。勝利當然令人喜悅,但也往往會誤導人。零六年世界盃前,大家都記住巴西一年前如何大勝阿根廷,卻沒有太多人想起其實在零五年洲際國家盃決賽前幾星期,巴西才試過作客阿根廷時完全捱打,慘敗一比三。最後,零六年巴西蟬聯失敗,很大程度上是過分自信的結果。

幸好今次有點不一樣。經歷多年低潮後的巴西這次奪冠,大概不會讓球隊上下過度自信,而是令他們重拾信心。未來大半年,大菲的工作就是要以這次勝利的信心為基礎,再去摸索如何做好邊路防守(如對方有好的翼鋒,是否要棄馬些路取菲臘比‧雷爾斯?)、改善前場組織、減少不必要犯規和鍛鍊球隊面對逆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