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3 年 06 月

溫度、場地、2014世界盃

六月 29, 2013

二零一三年洲際國家盃第二場準決賽,西班牙和意大利激戰兩小時都沒有取得入球,最後西班牙靠互射十二碼晉身決賽。這場比賽的一大看點當然是意大利的巧妙部署,令到西班牙的演出與其最高水平相距甚遠。不過,本文想帶出的卻是另一個令到西班牙未如人意的因素。

西班牙正選有七名巴塞隆拿球員,踢法與巴塞隆拿幾無分別。平日巴塞隆拿最厲害之處不單是控球能力強,還有在前場的瘋狂迫搶令對手很快就將控球權拱手相讓。有看過分組賽意大利對日本的人其實都見到,日本那仗盡量截斷意大利後防與防守中場間的聯繫,再特別「招呼」派路,便已令意大利在開賽首半小時幾乎過不了半場。

那麼,為何日本做到的,理論上更擅壓迫的西班牙做不到呢?這與意大利以三四二一而非四二三一迎戰西班牙有一定關係。但我想天氣是另一個重要因素。始終高強度的壓迫對體能要求高。意日一戰是夜戰,而且比賽地點是巴西中南部的貝洛奧里藏特(Belo Horizonte)。該市現時算是冬天,在該處作賽的體能要求自然較低。

但西意一戰不但是在下午舉行,而且比賽城市是接近赤道的福塔雷薩(Fortaleza),據說比賽時的氣溫有攝氏二十九度。在這樣的天氣下作賽,要長時間維持高強度壓迫幾乎是不大可能。控球時間較少的意大利大部分球員到加時已筋皮力盡顯然也是天氣炎熱所致。

巴西的國土雖然大多都在南半球,但由於幅員廣大,不同地方的氣候有顯著差異。下表是明年世界盃的十二個比賽城市六月的平均溫度和平均最高溫度(以攝氏計),資料來源是偉大的維基百科。

tempo

十二個城市中,最高溫的五個城市是三個東北部城市和兩個內陸城市。而中南部的城市則相對清涼。如在快樂港或者哥列迪巴夜戰,更是完完全全的冬天作賽,感受與在福塔雷薩下午踢球完全是兩回事。到時球隊如何在生理、心理和踢法上適應不同氣候可能與最後賽果有密切關係。

根據賽程,明年世界盃分組賽期間,絕大部分球隊已要到中南北和內陸/東北部踢球。然而,有些球隊的賽地編排卻可以避過炎熱作賽的命運。在E組,E2要到最熱的地方是巴西利亞;E3則是薩爾瓦多。而如能從E組出線,一直打進決賽所到最熱的城市也是巴西利亞。如能從F組出線,淘汰賽最熱也只是到巴西利亞。而F組中的1號球隊在分組賽一直留在中南部,不會前往比里約熱內盧更高溫的城市。3號球隊的比賽場地稍差一點,但在分組賽最熱的比賽場地也只不過是薩爾瓦多。而H1和H2分組賽三仗都在中南部舉行。如以H組首名出線,之後淘汰賽要先到薩爾瓦多,勝出就到巴西利亞,再勝就前往聖保羅踢準決賽。H組次名出線如能殺進四強,比賽場地更只是快樂港、里約熱內盧和貝洛奧里藏特。相信對於以爭冠為目標的球隊,H1和H2兩個位置將是最理想的場地簽。

有趣的是四強其中一仗將是八強福塔雷薩勝方和里約熱內盧勝方在貝洛奧里藏特爭前往里約熱內盧踢決賽的入場卷。試想想,如果像今次西班牙一樣在福塔雷薩踢足兩小時,體能是否能在休息三天後應付另一場硬仗。諷刺的是,假如巴西在明年首名出線而又順利打入四強,這隊不幸球隊就會是巴西。

廣告

洲際國家盃:巴西 2 烏拉圭 1 主場氣勢的變化

六月 27, 2013

近年戰術分析愈來愈受注重。但球員畢竟是人不是機器,場外環境和氣氛對場上表現的重要性不能低估。賽前讀了BBC網站的四屆世界盃冠軍薩格奴專訪。九八年任主教練的他回憶當年決賽,因為朗拿度當天較早時候發病,所以球隊在前進球場途中已是空前的低氣壓。換言之,他暗示的是:巴西早在賽前已經輸了。

今次洲際國家盃巴西主場出戰,在分組在三仗的開賽初段都氣勢甚盛,正體現了主場之利。尤其是大規模抗爭後(示威者也有在街頭唱國歌),由對墨西哥一仗起的國歌氣勢實在是極度凌厲。即使大會音樂終止後,現場球迷和球員都堅持唱完第一節,為開賽後的瘋狂迫搶打下基礎。

但今仗儘管唱國歌時全場氣氛仍然在沸點,巴西卻未能延續分組賽三仗都有的初段氣勢。當中其中一個原因是今次唱國歌和開賽之間的時間較長。首先,雙方要在「Say No to Racism」的標語後合照,然後再向科爾致敬。即使是用鼓掌而非默哀的方法向科爾致意,但顯然開賽時球迷的聲勢已不如分組賽時。

另一方面,巴西亦沒有甚麼壓迫的機會。因為開賽初段,烏拉圭已在中場區域做好防務,巴西根本不能將球運到去烏拉圭的禁區前沿。巴西的攻勢不是在中場已中斷就是以底線出界終結,而烏拉圭球員亦沒有在後場慢慢組織的打算。氣勢減弱再加上球場上的戰局令巴西未能複製分組賽的踢法。上半場巴西面對全軍退守的烏拉圭基本上是無計可施。能以一比零領先返回更衣室,除了因為祖尼亞‧施薩勇救十二碼外,還要靠尼馬那絕妙的走位和一點運氣。

當卡雲尼在下半場初段把握蒂亞哥‧施華的失誤而替客隊追平後,主場球迷的聲勢更加低落。之前史高拉利將盧卡斯當成輔鋒的第一後備,但今次下半場中段史高拉利以上屆巴西聯賽最佳新秀班納特入替侯克。捨盧卡斯取班納特,大概是因為分組賽盧卡斯上陣沒有表現有關。另一個可能的考量就是班納特既在比賽城市貝洛奧里藏特出生,又是主場的明尼路球員。在地域主義甚盛的巴西,國家隊派出當地球員上陣往往能討好現場球迷。果然,班納特在準備上場時已見主場的氣勢重新出現。而他在場上的表現也不負現場球迷厚望,不但顯出技術,甚至連決定也顯得比正選攻擊球員成熟。這調動的效果相當顯著。

之後巴西再有靴蘭尼斯取代奧斯卡,令陣式由四二三一變得較接近四三三。多踢一名防守中場不代表這是一個防守性的調動。讓靴蘭尼斯鎮守中場第一度防線,除了令球隊控制節奏能力改善外,也能更有效地防止對手反擊。而隨著奧斯卡退下,尼馬位置向中路靠,馬些路參與進攻的頻率也愈來愈多。烏拉圭在這時開始受到龐大的壓力。巴西多次傳中未能演化成有威脅的攻門,其實也反證了費特在國際大賽中難以擔當搶點型中鋒的角色。但無論如何,正是下半場末段能多次進攻到烏拉圭禁區附近,才能爭取到多次的死球機會,最後由包連奴立下戰功。

總的來說,今次大菲在下半場中段的調動,一方面在戰術上合理,同時令到主場氣勢重新提升。事實上,這支極度年輕的巴西隊要爭奪世界盃冠軍,其中一個前提就是不要讓主場作賽變成壓力。巴西球迷並不是那麼容易服侍的。尤記得零二年世界盃外圍賽,巴西主場球迷時常在上半場已經向巴西隊喝倒采,令當時低潮的球隊更難發揮。最經典的是在聖保羅對哥倫比亞一仗。當天不知道是否場外是否有人派免費小國旗,所以看台上有眾多手持國旗的觀眾。到臨完場前還是零比零時,出現了一眾球迷拋棄國旗的場面。最後一擊巴西開出角球時,球員已是垂頭喪氣。即使洛基‧祖尼亞頂成一比零,李華度在賽後仍聲言受不了球迷要退出國家隊。事隔逾十年,巴西球迷這種輕易「倒戈」的習慣並無改變,難怪洲際國家盃前比利要公開呼籲球迷不要噓主隊。而球迷寵兒尼馬常在今屆賽事開賽初段就已鼓動球迷,是開賽先取得上風之外將球迷爭取過來的方法之一。

在零二年世界盃外圍賽最後階段,巴西足協將最後三場不能失分的主場賽事搬到較小的城市上演,以避開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兩大城市要求太高的球迷。即使非兩大城市的球迷不一定厚待主隊,但似乎真的較為寬容。以今次蒂亞哥‧施華的嚴重犯錯為例,主場球迷竟沒有因此針對他。

決賽場地是里約熱內盧的馬拉簡拿球場。如果對手是西班牙,開賽五分鐘內巴西連「波皮」都觸不到,球迷又會如何呢?

洲際國家盃:巴西 4 意大利 2

六月 23, 2013

儘管射入精彩罰球,但尼馬沒有試過突破成功。奧斯卡多次誤傳。侯克落力但威脅有限。作為巴西球迷,這三位進攻主力都有水準之下的演出,本應感到失落。不過我卻看得相當快樂。因為即使他們表現欠佳,但這仗的上半場是近年來巴西首次面對二線或以上的球隊能夠長時間完全控制戰局。

承著國歌帶來的氣勢,中前場在上半場的壓迫做得十分好。但更重要的是,今戰起用了靴蘭尼斯,而且奧斯卡多了回中後場組織攻勢,令中場控制能力大增。另外,今戰費特活動範圍較大,侯克與中場線的距離也較近,都是控球改善的因素。似乎巴西隊終於找到控制戰局的方法。

即使前場主力踢得不好,但仍然能長時間控制戰局兼最後攻入四球。這足證這陣式的潛力巨大。然而,相信暫時史高拉利仍不會視這陣勢為正選方案。始終首兩仗巴西一球未失,今戰卻丟失兩球。或許教練團會認為,如包連奴或另一位防守意識較佳的防守中場在陣,有可能避免那兩個失球出現。同時,進攻做得極好的馬些路在防守時仍然踢得很差,這大概會說服大菲多設中場屏障的重要性。

雖然費特攻入球兩球,而且三比一那球確是「好波」,但他背向球門控球能力實在是弱得難以令人接受。今戰下半場中後段有點像上仗對墨西哥。意大利承追回二比三的氣勢瘋狂反擊,迫使大菲要換上費蘭度多踢一名防守中場。可惜每當球被解圍到中前場,費特都未能博得自由球或者控制皮球,讓球很快又落在意軍腳下。

如上仗一樣,巴西太多無謂犯規。這些犯規不似是戰術性的。似乎部分球員在場上過分興奮,可見主場的氣勢一方面可以令球隊一開賽就殺過對手措手不及,但調控不好的話,只要球證不吹主場哨,實在是危險。而尼馬犯規多除了是太想爭回控球權外,還可能有兩個原因。首先,他平日在山度士無需參與防務有關,所以根本不懂得如何合法搶截。他的某些犯規根本就像不懂球例一樣。這一點他去了加泰隆尼亞後應可快速修正。第二個原因就是他身形單薄,故不能靠身體素質合法搶球。巴塞隆拿隊醫已表明他需增磅,這點也亦即將改善。不過,當年朗拿度赴歐前也是偏瘦,到歐洲增磅後卻多次膝傷。希望尼馬不會重蹈覆轍。

洲際國家盃:巴西 2 墨西哥 0

六月 20, 2013

巴西出戰墨西哥,靠尼馬絕妙的入球和助攻取勝。全場比賽主隊除了開賽初段佔上風外,其餘時間都未能控制球賽。最後雙方的控球比率為巴西佔五成一;墨西哥佔四成九。

今戰巴西沿用上仗正選十一人,中場的控制力問題難有改善。不過,墨西哥不如日本那樣十一人全軍退守後場,令到巴西中前場球員有較多空間。以開賽首三十分鐘計(即大衛‧雷爾斯流鼻血前),巴西中前場聯繫還是較首仗做得好。

下半場墨西哥愈踢愈好,史高拉利遂以靴蘭尼斯入替奧斯卡改以四三三陣式務求穩住中場。這次變陣著實令中場的控制力有所提升,但論控球時間卻未有顯著改善。主因是中鋒起用了費特。

費特把握力不俗,如他是西班牙人或許做正選沒有所謂。但在往往難以控制場上局面的巴西隊中,中鋒不能只有把握力。此役下半場奧斯卡離場後,費特就是前場中路唯一的球員。這一點是十分重要。因為很多時後場球員解圍或長傳都會踢向他的位置。然而,費特沒有一次(真是沒有一次)能取得控球權。他僅有一次成功接應後場長傳時博得自由球,但也有兩次在同樣情況下被吹罰。試想想,假如中鋒是一名控球較佳的球員,能在前場護好皮球,巴西後防便有較多的喘息空間。

事實上,費特速度不高,不勤於走動,不擅於與隊友配合,身材又不是特別有優勢。在八十分鐘換上祖爾之前,巴西根本就像少踢一人。有趣的是,臨時拉伕參戰的祖爾在入替費特後卻有數次在中場背著對方球門成功控球或傳球的紀錄。即使沒有射入二比零的一球,其表現也遠勝費特。

無可否認,在李安度‧達米奧去歐洲奠定其地位前,巴西現時沒有世界級中鋒。但技術比費特全面的中鋒還是有的。費特在水準較次的巴西聯賽能連續兩季攻入二十球或以上,全因他身後有迪高與蒂亞哥‧尼維斯兩名優勢中場。來到節奏較快的國際賽上,巴西遇上強敵不可能每每將球餵到費特面前,讓他入中鋒實在是過分奢侈。

最後,關於巴西對墨西哥尚有兩點觀察。第一、左路防守問題真的很大。如對方有盤球好手,似乎讓菲獵比‧路爾斯上陣任左後衛會是較正確選擇。另外,今仗巴西有十分多的身後犯規。在電視上看很難判斷是巴西球員太魯莽還是墨西哥球員做戲做得好。但奇怪的是球證韋比一直避免出牌。這似乎就是主場之利。靠骯髒足球起家的大菲或會考慮加以運用。

洲際國家盃:巴西 3 日本 0

六月 16, 2013

主場面對疲兵日本,又在開賽後不足四分鐘就領先。因此對這場賽事表現得好的地方不宜過分解讀。然而,中場傳球能力差這弱點是在這種情況下仍然是表露無遺。

上半場落後一球的日本並不急於追平,即使失去控球權仍然是囤兵中後場阻塞巴西的進攻去路。巴西兩名防守中場是截擊型的基斯達禾和活力型的包連奴。兩人今仗都踢得不錯,但傳球都不是他們擅長。兩人今仗在出現陣地戰時,在中場範圍接應後防的傳球後都是橫傳或後傳居多(當然電視不能告訴我們前線四將走位是否得宜),令到進攻的威力大打折扣。

因為中場中路難以運球上前。巴西就主要靠邊路的小組配合和後場的對角長傳(依賴對角長傳亦解釋了為何偶然會魯莽行事的大衛‧雷爾斯正選中堅位置頗為穩固,因為球隊需要他的準繩長傳)。這兩招對日本都算奏效的,但對其它球隊是否有效則尚待觀察。令人更憂慮的是,假如球隊是落後時,古斯達禾和包連奴這個組合似乎只會拖慢球隊進攻節奏,不是好事。

缺乏中後場的傳球者是巴西近年的最大問題。靴蘭尼斯絕對能勝任此職。但如讓靴蘭尼斯任正選,他無論是取代古斯達禾還是包連奴都會令中場截擊力大減。這不是因為昔日在聖保踢踢防守中場的靴蘭尼斯不會防守,而是巴西的雙翼衛踢法必然令到兩名防守中場要是活力超強之輩才能為兩名中堅提供有效屏障。踢法較優雅的靴蘭尼斯即使不會不回防,但防守始終不是上乘。

換言之,如要靠靴蘭尼斯解決中場傳球能力不足的問題,必定要揚棄既有的陣式。例如犧牲侯克、不用中鋒(讓尼瑪做假中鋒)以至改踢三後衛。近來史高拉利似乎已確立了四二三一為主力陣式。在這框架下,為了穩住中後場而犧牲進攻的流暢度以至是幾乎放棄中路攻勢就勢所難免。經歷數年低潮,今次洲際國家盃必定要以奪標為目標以重拾信心。因此,除非第三場分組賽已篤定出線,否則今屆賽事應難見到巴西嘗試新陣,暫時巴西球迷還是要容忍這對求穩的中場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