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3 年 03 月

由郭爽說到犯規哲學(下)

三月 2, 2013

與戰術性犯規之中有模糊的道德界線不同,第二類犯規──欺詐廣被認為是道德上不能接受的。與戰術性犯規一樣,欺詐的前提是故意犯規令自己得益。不過,在戰術性犯規後,即使裁判判罰,犯規一方也會得益。但欺詐一方卻務必要避過裁判或者主辦單位的法眼,否則不但不能得益,更會受到懲罰。服用可提升表現的禁藥或者在足球場上「插水」博罰球等都是欺詐行為。

競技運動的基本原則就是參加者服膺在賽例下競技(包括承擔犯規引起的處罰),而欺詐顯然違反這精神。因此,基本上沒有甚麼人會認同欺詐行為。而郭爽的危險動作,就算是蓄意也難以看得出有騙過裁判的意圖,所以不算是欺詐的例子。

第三類犯規是一般的違規行為。它可以是無意(如在足球場上攔截皮球卻踢中對手)或者是蓄意的。犯規者不像欺詐一樣企圖瞞天過海,也不像戰術性犯規那樣會因為犯規會換來優勢。如果一般性犯規能為犯規一方帶來優勢,責任多在看漏眼的裁判身上,而非犯規一方。

既然這種犯規不帶欺騙成份,即是裁判多數是會判罰的。但罰則又不利犯規一方,為甚麼有人會蓄意犯規呢?這裏提出兩個可能性。第一、以網球比賽為例,不少男子球員(如拿度)經常在發球時是超出時限還不發球的。他們這樣做可能因為之前一分耗力甚多,需要時間回氣。也可能是在重要關頭調整心情。但由於有關發球時限的規例經常都沒有認真執行,一些球員也就對這條規則置諸不理。在足球場上,球員在防守死球時在己方禁區內的拉扯行為也大概屬於這類。

要提出第二個可能性,就可能要恕我將「蓄意」的含意稍為擴大。在高速進行的運動中,運動員很多時候都沒有時間細想下一步。有時情急之下就會失去「理智」地犯規。如果郭爽不是如李慧詩之言純粹為了保持平衡,那麼今次她犯規似是屬於這一類的一般性犯規。

既然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又沒有欺騙成分,一般性犯規是不會引起甚麼爭議和令犯規一方受到道德批判的。如果因為一般性犯規而引起對手受傷,批判的焦點也只能是犯規一方的技術和判斷力,因為令對方受傷並不是他/她的目的。即使是一般性犯規的「積犯」,他們時常犯規的原因不是他們特別黑心,而是因為他們的競賽風格會令他們較易犯規。例如腳法硬朗的足球員會「唔收腳」;在賽車和單車場上,「車」風狠辣,願意冒險的車手也時常會不予對手足夠空間前進而釀成意外。

在今次世界賽中三度被警告的郭爽也算是這一類「積犯」。EUROSPORT的評述員也一早提醒觀眾郭爽的競賽方式是狠辣的。這樣的競賽方式有懾對手的效用,而代價是自己容易犯規,對手受傷的機會增加。但這樣的競賽方式是合理合法的。事實上,對抗性運動也就是要考驗選手是否願意承擔風險和膽子有多大(這是另一個課題了)。犯規是可以被指責的。但除非你認為郭爽是在蓄意傷人,否則對她這次犯規的批判只能圍繞她的應變能力和技巧。那些將這次犯規提升到「道德」層面的人,恐怕以後在看任何容許身體接觸的運動時,都要花很多精力做道德判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