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郭爽說到犯規哲學(上)

郭爽在世錦賽對決李慧詩時犯規,被一些香港網民猛烈批判。不分國籍的運動員在競技場上犯規可說是無日無之,香港運動員被對手侵犯或者弄傷又不是沒有發生過(記得山度士說過,當年他被英人杜卡踢跛前,杜卡早已聲明要踢傷香港球技最好的球員)。再加上郭爽犯規未有阻止李慧詩奪牌,要不帶族群情緒來特別譴責郭爽應該要符合以下兩個條件中起碼一個:一、那是蓄意傷人的行徑;二、那是道德上不能接受的犯規。

除了是某些搏擊運動,否則蓄意傷人必定是犯規的,而這行為其實也已是犯法行為。因此,如果郭爽是蓄意傷人,那麼她受到網民特別看待就較合理。至於郭爽是否蓄意傷人,當然只有郭爽才知。但按道理在仍有爭勝希望的情況下一個運動員是不會無故蓄意傷人的。所以先讓我們排除郭爽有蓄意傷人的意圖,進入這次犯規是否屬於「道德上不能接受」的討論。

運動哲學中大致將犯規分成三類。第一類是戰略性犯規,即是透過故意犯規以故意得益或減少損失。例如籃球運動,在最後關頭形勢吃緊時,落後一方經常會故意犯規讓領先一方射罰球,以求取回控球權。在足球方面,防守球員在攻擊球員單刀時用犯規伎倆阻截,雖很可能會被逐但令對手不能射門。儘管以上兩個例子都是蓄意犯規,但玩開籃球和足球的人大多都會當它們是比賽的一部分。不但犯規者不會被斥違反體育精神,教練/評論員和球迷甚至會指責不犯規著愚笨。

不過,並非所有戰略性犯規都會被視為賽事的一部分。例如烏拉圭國腳疏亞雷斯在上屆世界盃八強加時下半場完場前一刻用手護空門拯救球隊就受到某些人的非議。另一個近期受到注視的例子是上個月美式足球超級碗,領先的巴爾的摩烏鴉隊四分衛Joe Flacco在球賽最後一個PLAY前跟場邊的隊友說,假如對手三藩市淘金者的球員能突破防線,在場外的隊友應走到球場攔截以保住勝果。最後巴爾的摩無需出這招仍能奪標,但相信大家都認為這建議是違反競技精神的。

既然如此,為甚麼某些戰略性犯規我們能接受,其它卻不能接受,兩者的道德界線應劃在甚麼地方?這是一個很深奧且未必有答案的問題。但回到郭爽,如果她今次是蓄意犯規,其實不會帶給她甚麼好處。因為被判犯規的結果就是,即使她贏了那一場追逐賽,也會被當輸。所以她的這次舉動不算是戰略性犯規。

廣告

標籤: , ,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