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變卻弄巧反拙:些路迪 0 祖雲達斯 3

賽後的討論焦點主要有二:球證和岩布斯。西班牙球證Alberto Undiano Mallenco對祖雲達斯防守角球時的拉、扯、抱極為寬容。作為些路迪球迷我無法中立,很認真地覺得有十個角球的隊場應有十個十二碼。但以近年些路迪那惡劣的射十二碼紀錄,有點球與有入球實在還有很大空間。

尼日利亞國腳岩布斯在南非成為非洲國家盃冠軍後不足四十八小時回到格拉斯哥出戰,怎料開賽後三分鐘即因判斷高空球失誤而讓對方先拔頭籌。整場賽事表現不穩的他還試過離門六碼背向球門用右腳射門射中自己的左腳,之後離門六碼無人看管頂出一個無力無角度的球予保方。最後,因為他在己方禁區頂持球太久而導致失第三球。領隊連儂讓他上陣,結果卻得不償失。

但這場賽事更值得提的是些路迪的踢法。由奧尼爾到史特根再到連儂,些路迪在歐洲賽從未試過如此進取。四三三陣式將壓迫的起點推前到對方禁區,從某個角度看甚有巴塞隆拿的味道。果然,開賽後兩分鐘已造出兩次射門。就算落後零比一之後也是攻勢較盛的一方,令祖雲達斯後防工作量極大。事實上,除了零一至零二年香港聯賽盃決賽南華贏流浪三比零和一零年世界盃外圍賽巴西作客大勝烏拉圭四比零外,我真的記不起我看過其它像這場一樣是大勝一方表現其實是較差一隊的球賽。

賽後評價領導層的部署永遠是困難的。因為戰果改變我們對部署的理解,而戰果最後如何其實往往取決於場上球員的決定和表現。如果科士打出迎稍早避免第一個失球;如果Commons倒掛射入……可能現在我所打的一偏歌頌連儂有多偉大的文章。但假如領隊/教練的職責是要令場上球員的演出更加容易,從而令球隊的勝算更高的話,連儂今次突然改變踢法顯然是一次錯誤決定。因為防線的失誤和有攻勢但缺少黃金機會(整場其實只有岩布斯那個頭球算是)其實都跟今次「擺大頭」有關。

首先,球隊防線從來不穩(否則也不用那麼在乎本身並非一流後衛的岩布斯是否上場),將中前場推到那麼前無疑是令後防的壓力更大。首先,防線也因此要移前,令到後場空間大增。另外,假如對手能擺脫些路迪前線的三人糾纏,之後面對些路迪的三人中場顯然有人數上的優勢。因此,即使這場賽事的前場壓迫已做很好,由布朗、Wanyama和梅古組成的三人中場已是極度勤力,但還是予對手太多反擊的空間。如果像平時在歐洲賽一樣做好半場緊迫,防線後移,頭兩個失球都不會出現。

進攻方面,先有殺著死球因為祖雲達斯的超技術而威力減半。另外,大概是因為要做好壓迫,前線偏左和偏右的Forrest和Commons大部分時間都沒有在翼位出現。這卻間接令到進攻發揮未如理想。首先,Forrest本身是邊路奇才,過早移入輔鋒位置不利其發揮。中鋒賀柏是射手,其它方面沒有突出之處,而中場三人全非有創造力或盤扭能力的球員。換言之,中路其實只得Commons能製造威脅,因此要由此路殺入禁區太過艱難。

因為本身的兩翼不靠邊,側擊只靠兩閘助攻。但右閘Lustig不是丹尼爾;左後衛Izaguirre助攻力較強但也是孤掌難鳴,這令到傳中球最後大多只能是離底線約二十碼的吊傳。這些球當然對守方較為有利,而且森瑪拉斯因傷倦勤令球隊缺少制空力,故些路迪縱能傳中但在禁區內的爭奪就是嘗不到甜頭。因此,最後以零比三落敗也不能只歸因於球證和派遣了岩布斯。

棄一直有效的踢法而突然求變,或許是要令對手無所適從。但這樣一變,卻間接將進攻和中路防守的弱點暴露出來。在球員時代,連儂是一名爛打的防守中場,惹火尤物。今天當領隊卻似乎變了另一個人一樣,儼如一個思想家。只可惜今次他想得太多了!

廣告

標籤: ,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