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3 年 02 月

由郭爽說到犯規哲學(上)

二月 26, 2013

郭爽在世錦賽對決李慧詩時犯規,被一些香港網民猛烈批判。不分國籍的運動員在競技場上犯規可說是無日無之,香港運動員被對手侵犯或者弄傷又不是沒有發生過(記得山度士說過,當年他被英人杜卡踢跛前,杜卡早已聲明要踢傷香港球技最好的球員)。再加上郭爽犯規未有阻止李慧詩奪牌,要不帶族群情緒來特別譴責郭爽應該要符合以下兩個條件中起碼一個:一、那是蓄意傷人的行徑;二、那是道德上不能接受的犯規。

除了是某些搏擊運動,否則蓄意傷人必定是犯規的,而這行為其實也已是犯法行為。因此,如果郭爽是蓄意傷人,那麼她受到網民特別看待就較合理。至於郭爽是否蓄意傷人,當然只有郭爽才知。但按道理在仍有爭勝希望的情況下一個運動員是不會無故蓄意傷人的。所以先讓我們排除郭爽有蓄意傷人的意圖,進入這次犯規是否屬於「道德上不能接受」的討論。

運動哲學中大致將犯規分成三類。第一類是戰略性犯規,即是透過故意犯規以故意得益或減少損失。例如籃球運動,在最後關頭形勢吃緊時,落後一方經常會故意犯規讓領先一方射罰球,以求取回控球權。在足球方面,防守球員在攻擊球員單刀時用犯規伎倆阻截,雖很可能會被逐但令對手不能射門。儘管以上兩個例子都是蓄意犯規,但玩開籃球和足球的人大多都會當它們是比賽的一部分。不但犯規者不會被斥違反體育精神,教練/評論員和球迷甚至會指責不犯規著愚笨。

不過,並非所有戰略性犯規都會被視為賽事的一部分。例如烏拉圭國腳疏亞雷斯在上屆世界盃八強加時下半場完場前一刻用手護空門拯救球隊就受到某些人的非議。另一個近期受到注視的例子是上個月美式足球超級碗,領先的巴爾的摩烏鴉隊四分衛Joe Flacco在球賽最後一個PLAY前跟場邊的隊友說,假如對手三藩市淘金者的球員能突破防線,在場外的隊友應走到球場攔截以保住勝果。最後巴爾的摩無需出這招仍能奪標,但相信大家都認為這建議是違反競技精神的。

既然如此,為甚麼某些戰略性犯規我們能接受,其它卻不能接受,兩者的道德界線應劃在甚麼地方?這是一個很深奧且未必有答案的問題。但回到郭爽,如果她今次是蓄意犯規,其實不會帶給她甚麼好處。因為被判犯規的結果就是,即使她贏了那一場追逐賽,也會被當輸。所以她的這次舉動不算是戰略性犯規。

廣告

公帑資助曼聯訪港 「盛事」之名所為何事?

二月 23, 2013

傑志獲政府盛事基金撥款最多八百萬元搞曼聯訪港,但因為門票公售數量得約一萬八千張,而且公售位置欠佳而被政治人物和主流媒體批判。傑志老闆伍健成為箭靶。可憐的伍健甚至也受到傑志系統內部的指責。有傑志足球學校的客戶(即學員家長)在網上發炮抱怨支持傑志多年卻一票難求。

筆者常批判包括伍健在內的足總當權者,今次卻有點同情伍健。事實上,既然有旅遊事務署的盛事基金預留了八百萬支持,傑志留四千張門票予旅行社,這安排難以質疑。再者,今次最大的扣票商卻不是常被斥為小圈子遊戲的足球圈(傑志加足總的得票三千六百四十二)。要追究扣票的元兇,大家應找曼聯晦氣!因為曼聯拿了八千張門票,而曼聯的球衣贊助商怡安(AON;它也是是次賽事的贊助商)也拿了四千張。換言之,單是曼聯和怡安就取走了萬二張門券。(門票分配詳情)據說傑志也不想被曼聯主導票務,但這其實反映了曼聯那招牌的議價能力奇高,令到傑志即使能搞曼聯訪港,卻討好不了公眾又令內部出現不滿聲音。

事實上,整個賽事的最大贏家必然是曼聯。伍健曾告訴媒體曼聯的戲金是八位數字。花巨款請曼聯來,卻又被客軍主導了票務安排,相信伍健在談合約的過程中也不好受。

正是因為曼聯是最大贏家,我們更有理由反對公帑資助這次賽事。有關曼聯來港是否真的符合盛事基金的原意,吾友CW TSANG己曾論及。今次小弟在意的是,每次花公帑的時候,我們總應要搞清楚錢會流向甚麼地方吧。既然賽事的大贏家是曼聯,我們就要問曼聯是甚麼了。曼聯當然不是一支英格蘭超級聯賽球會那麼簡單。它是由美國人控制,在美國上市的牟利公司。換言之,所謂的「盛事」,無疑是可以製造一些臨時/短期職位,但它終究是讓美國資本家圖利的項目。

可惜,「盛事」背後的利益關係不是純粹以促進旅遊為工作目標的旅遊事務署所關注的。他們所著眼的,只是「盛事」的叫座力和旅遊效益。在去年春天政府就盛事基金提交予立法會財委會的文件中有以下的說法:「在2011年年底,我們曾檢討基金的未來路向。我們注意到,亞洲的主要城市均傾力定期舉辦對遊客富吸引力的盛事。例如在上海、新加坡和首爾舉辦的一級方程式賽車;在上海舉行的國際職業網球協會巡迴賽;在新加坡、上海及深圳舉辦並雲集頂尖球手的高爾夫球賽……據悉主辦城市的當地政府會在資金和後勤支援方面大力支持。」

文件以一級方程式為例來論證政府支持盛事的必要性,身為一級方程式愛好者的我理應有點共鳴。但我同時是一個公民,故更關注以一級方程式為例的危險性。一級方程式銷售分站主辦權的方式可謂惡名昭著。主辦地方多數要先交一筆錢予私人擁有的Formula One Group。最近有澳洲媒體揭露,每年維多利亞洲政府就要先交逾三千萬美元的費用以換取墨爾本站繼續舉行。這就是典型資本家恃著有某受歡迎招牌的產權,因此在談判桌上有比政府更大議價能力的例子。因此,即使我曾羡慕過上海和星加坡能辦一級方程式分站,但如果要直接將公帑送交私人投資者作為代價,即使有機會目睹法拉利、麥拿倫在香港街道馳騁,也是不能接受的。

正如剛才提的政府文件引文所言,爭相搞「盛事」已是鄰近地區的趨勢。但這是否代表香港也應該效法呢?首先,「盛事」是否能帶來實質的經濟收益,其實從來沒有定案。再者,像收費球賽這樣的「盛事」往往是只有中上階層才能付錢參與的。以公帑去輔助這樣的「盛事」,就算全部門票公售,其實很可能也只是一小撮有閒階級的娛樂。花錢專為他們提供娛樂又是否政府的責任?

其實政府資助「盛事」促進旅遊業,創造一下些零散工職位,我並不大力反對。但在決定投入公帑前,必先對該「盛事」背後的利益關係有更多的了解和討論。我想最低的底線應該是:如果「盛事」本身就是外國資本家牟利的工具,那就肯定不應該是政府要支持的項目了。八百萬元對政府來說當然是極少的數目。但當有人因為藥物名冊而要傾家蕩產買貴藥時,政府卻在協助美國資本家賺我們的錢,同時因為美資議價能力甚高而令到本地的主辦當局裏外不是人,那麼這筆錢實在是花得不值。

港隊獎金賀歲盃觀眾皆少 「傳統」是否不能棄?

二月 16, 2013

癸巳年賀歲盃兩天的購票人數總和不足九千,與全盛時期實是天淵之別。隨著國際足協與歐洲頂級球會協調好統一國際賽賽期,賀歲盃要做到九十年代末或本世紀初那種三支國家隊派盡強手參賽已是沒有可能。而當歐洲球會賽事的商業價值愈高之際,要東歐或者北歐知名球隊趁冬休訪港的成本也自然愈來愈高。所謂形勢比人強,無論足總或其它甲組隊班主如何扭盡六壬,要恢復昔日賀歲盃盛況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因此,今屆事戲碼不強致入場人數偏低,實是理所當然。今屆賀歲盃的籌辦過程一波三折。去年九月有消息指今次賀歲盃將交由傑志和南華合辦。但後來據說因為「計唔掂數」,傑南合辦的計劃告吹。最後香港足球總會授權傑志(體育管理)有限公司籌辦,但最後仍要由四名董事梁孔德、貝鈞奇、羅傑承和伍健負責物色贊助商兼包底

雖然沒有人訪問過四位董事承諾包底時的算盤是甚麼,但據伍健透露今次賽事開支約二百萬。如果收入達成本九成小蝕的話,四位董事就要起碼拿二十萬元「填數」。換言之,四位承諾包底時大概有心理準備每人拿五萬出來。

在賀歲盃開賽前一天,香港男子足球代表隊由塔什干返抵香港,獲數十名球迷到機場迎接。球迷熱情對待港隊,是因為港腳在十人迎戰下能在亞洲盃外圍賽迫和主隊烏茲別克。但年初六卻有報道指球隊勇和烏隊的獎勵是每名球員得獎金五百元。此外,早前早前省港盃所公佈的二十萬獎金亦因無人認頭而未有發放,令不少港腳甚為心淡。香港隊出征烏茲別克的球員共十八人,如果有梁貝羅伍四人大概已有心理準備要為賀歲盃要付出的二十萬讓他們均分,那麼平均每人就有逾萬過肥年。當然,我不是說迫和烏茲別克值二十萬,也不是說董事有責任負擔港隊的獎金。但當港隊球員抱怨獎金少而同時董事們願意為賀歲盃包底時,我們就可以見到對足總高層來說,改善代表隊球員的福祉不比維持賀歲盃重要。

很多人都說賀歲盃是「傳統」,不能不搞。先撇下賀歲盃是不是真算是「傳統」不談。就算是傳統,是否就一定要繼續下去?賀歲盃曾有兩個重要意義。一是足總賺取收入的機會;一是球迷外隊的機會。現在賀歲盃要董事包底,根本不再是足總金礦。而隨著電視直播外國足球愈來愈多,而因為前文說過的因素訪港球隊不可能再是有叫座力的球隊,第二個意義其實也愈來愈少。當一個「傳統」已無法體現原來的意義時,賀歲盃是否值得不惜一切繼續下去呢?如無把握維持收支平衡,是否應將搞賀歲盃的資源用在提升代表隊職球員待遇或者改善香港足球水平的項目身上呢?

我不是指責四位董事。我想他們為賀歲盃包底也是反映了現時球圈內部的主流意見是搞好賀歲盃比其它項目重要。而球員在足總大選中沒有選票,他們所關心的球員福利和保障也難以成為足總的主要議程(鳳凰計劃有提及要搞球員工會,但到現時仍未見有實質進展)。但當關注賀歲盃的人愈來愈少,而如果我們認同職業球員在賽和亞洲一線球隊後不應該得到那麼少回報的話,關心香港足球的人就要想清楚我們以甚麼指標來判斷香港足球的興衰。如果我們真的想香港足球能復興的話,我們衡量香港足總和香港足運的表現,是否還是要用賀歲盃是否存在,或者對廣東方面來說早已是雞肋的省港盃成績如何為準則呢?如果某些所謂的「傳統」其實不會為令香港的足球水平更高、不會令到聯賽體制更健全、不會提升香港隊打進亞洲盃決賽週的機會,減少對它們的重視和投入其實絕無不妥。

求變卻弄巧反拙:些路迪 0 祖雲達斯 3

二月 14, 2013

賽後的討論焦點主要有二:球證和岩布斯。西班牙球證Alberto Undiano Mallenco對祖雲達斯防守角球時的拉、扯、抱極為寬容。作為些路迪球迷我無法中立,很認真地覺得有十個角球的隊場應有十個十二碼。但以近年些路迪那惡劣的射十二碼紀錄,有點球與有入球實在還有很大空間。

尼日利亞國腳岩布斯在南非成為非洲國家盃冠軍後不足四十八小時回到格拉斯哥出戰,怎料開賽後三分鐘即因判斷高空球失誤而讓對方先拔頭籌。整場賽事表現不穩的他還試過離門六碼背向球門用右腳射門射中自己的左腳,之後離門六碼無人看管頂出一個無力無角度的球予保方。最後,因為他在己方禁區頂持球太久而導致失第三球。領隊連儂讓他上陣,結果卻得不償失。

但這場賽事更值得提的是些路迪的踢法。由奧尼爾到史特根再到連儂,些路迪在歐洲賽從未試過如此進取。四三三陣式將壓迫的起點推前到對方禁區,從某個角度看甚有巴塞隆拿的味道。果然,開賽後兩分鐘已造出兩次射門。就算落後零比一之後也是攻勢較盛的一方,令祖雲達斯後防工作量極大。事實上,除了零一至零二年香港聯賽盃決賽南華贏流浪三比零和一零年世界盃外圍賽巴西作客大勝烏拉圭四比零外,我真的記不起我看過其它像這場一樣是大勝一方表現其實是較差一隊的球賽。

賽後評價領導層的部署永遠是困難的。因為戰果改變我們對部署的理解,而戰果最後如何其實往往取決於場上球員的決定和表現。如果科士打出迎稍早避免第一個失球;如果Commons倒掛射入……可能現在我所打的一偏歌頌連儂有多偉大的文章。但假如領隊/教練的職責是要令場上球員的演出更加容易,從而令球隊的勝算更高的話,連儂今次突然改變踢法顯然是一次錯誤決定。因為防線的失誤和有攻勢但缺少黃金機會(整場其實只有岩布斯那個頭球算是)其實都跟今次「擺大頭」有關。

首先,球隊防線從來不穩(否則也不用那麼在乎本身並非一流後衛的岩布斯是否上場),將中前場推到那麼前無疑是令後防的壓力更大。首先,防線也因此要移前,令到後場空間大增。另外,假如對手能擺脫些路迪前線的三人糾纏,之後面對些路迪的三人中場顯然有人數上的優勢。因此,即使這場賽事的前場壓迫已做很好,由布朗、Wanyama和梅古組成的三人中場已是極度勤力,但還是予對手太多反擊的空間。如果像平時在歐洲賽一樣做好半場緊迫,防線後移,頭兩個失球都不會出現。

進攻方面,先有殺著死球因為祖雲達斯的超技術而威力減半。另外,大概是因為要做好壓迫,前線偏左和偏右的Forrest和Commons大部分時間都沒有在翼位出現。這卻間接令到進攻發揮未如理想。首先,Forrest本身是邊路奇才,過早移入輔鋒位置不利其發揮。中鋒賀柏是射手,其它方面沒有突出之處,而中場三人全非有創造力或盤扭能力的球員。換言之,中路其實只得Commons能製造威脅,因此要由此路殺入禁區太過艱難。

因為本身的兩翼不靠邊,側擊只靠兩閘助攻。但右閘Lustig不是丹尼爾;左後衛Izaguirre助攻力較強但也是孤掌難鳴,這令到傳中球最後大多只能是離底線約二十碼的吊傳。這些球當然對守方較為有利,而且森瑪拉斯因傷倦勤令球隊缺少制空力,故些路迪縱能傳中但在禁區內的爭奪就是嘗不到甜頭。因此,最後以零比三落敗也不能只歸因於球證和派遣了岩布斯。

棄一直有效的踢法而突然求變,或許是要令對手無所適從。但這樣一變,卻間接將進攻和中路防守的弱點暴露出來。在球員時代,連儂是一名爛打的防守中場,惹火尤物。今天當領隊卻似乎變了另一個人一樣,儼如一個思想家。只可惜今次他想得太多了!

大菲有排執:英格蘭 2 巴西 1

二月 7, 2013

大菲史高拉利回鍋任巴西國家隊教練首仗像當年他首次上任一樣都是落敗而回。友誼賽落敗其實沒有甚麼所謂,最重要是為重組球隊舖路。今仗看來似乎有四點值得留意。

首先、超進取的四二三一這陣式可說是上半場落後的主因。英格蘭中場人數較多,而朗拿甸奴、法比安奴與尼瑪三人回防都不積極。奧斯卡上半場位置偏右為主,即使協防也未必能及時填塞中路空位。這令到保連奴和拿美尼斯在中場踢得相當辛苦。輸零比一那球就是中場中路人數不足所致。未來面對著五人中場的球隊,似乎有必要加強中場防守。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要求中前場球員加強壓迫(這在下半場還算可以),令人可能性就是要犧牲前線四人的其中一人了。

落後一比二的主因是阿祖安奴連番被禾確特以速度羞辱。這不能全怪阿祖安奴,因為左中場的尼瑪是不回防的。下半場初段竟曾見過後備中鋒費待待其堵塞空位。尼瑪不回防大概是教練意思。高速盤球可說是尼瑪最大殺者,因此對方進攻時留他在前線是合理的。但讓尼瑪不回防就會令到左後衛位置相對薄弱,更何況阿祖安奴本身防守能力也非一流(小弟偏好菲立比)。但更重要的是這令史高拉利更應思考是否如文尼斯離任前一樣讓尼瑪踢中鋒。始終中鋒不防守對防線的影響相對小得多。

第三、缺少擅於全球的防守中場仍是問題。今場英格蘭球員無疑踢得比客隊「肉緊」,所以要讓球由後場經中場再度前線並不容易。拉美利是為衝刺型;包連奴活力十足活動範圍大但也不是控制戰局之才。宜考慮多讓奧斯卡到中後場策動攻勢,或重用即將傷愈的靴蘭尼斯。

個別球員方面,朗拿甸奴和法比安奴可兩名老將英雄遲暮,應該永不錄用。費特雖射入美妙入球,但與隊友配合未如理想。當然這跟他和隊友之間默契有關,但他本身在這方面一向也不見得突出。後衛DANTE尚可,但大衛‧路爾斯真的有點「得人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