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不下的球隊、撇不下的民族主義

面書即將被強制換成時間線模式。有謂往事不堪回首,轉模式除了因為新版面不特別好用美觀外,對不想記起往事,又或者是不喜歡別人知道自己往事的人,實在是麻煩事一宗。不過,曾做過的就是做過的,對你的影響還是一生一世。

年少時的熱情,到某個年紀很可能因種種原因減退。當了廣州隊的球迷逾十年。曾經經常走到越秀山看中甲聯賽,現在時間少不會常去廣州了、廣州隊成為恒大後財大氣粗得令我受不了,甚至我寧願支持廣東日之泉了……但難道心入面沒有廣州隊嗎?難道恒大拿中超冠軍我一點感受也沒有嗎?難道我不想恒大打進世界冠軍球會盃嗎?

保釣也是一樣。

中學時期我還可以很堅定地說自己是一個民族主義者,九六年保釣運動時那股熱血至今難忘。經過無數的討論和反思,今天以左翼自居的我不會再用民族主義來形容自己。但那段歷史是存在過的,除非能找到完全將它顛覆的理由,否則那段熱情偶爾還是會來燃燒一下。

當然,有人會由親中共變成極度反中共。有人會由支持社會主義變成自由市場的忠實擁躉。今天對民族主義多了批判和質疑,但不時那民族感情還是會觸動我。不是因為我沒有決心擺脫昔日情懷,我小時候是支持南華的,現在則是反南到底。

事實上,到今天我還不認為民族主義本質是反動和會帶來災難的。雖然我沒有仔細研究過,但起碼三民主義中就是民族、民權和民生(社會主義)並舉。愛爾蘭獨立運動的顯赫人物James Connolly也是忠實的左翼。正如本土身分可以是保守或者是進步,我較傾向相信民族主義也是一樣。但當然,那種民族優先的想法早已不存在。

儘管已不相信「大中國」,已不會再說日本人是「蘿蔔頭」,但我還是會捐錢予保釣行動委員會,大規模的保釣遊行我總盡所能參加一下。實不相瞞,我還是盡量不買日貨(但出前一丁實在好吃)、盡量不吃日本菜和痛恨日本足球隊。

人是矛盾的,總不會事事理性的。昨晚,我去了機場迎接保釣勇士。十月二日,我想去天河看恒大在亞冠八強的演出。

廣告

標籤: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