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後記:巴西男足的前路

文尼西斯上任兩年,成績和表現一直欠佳。直到近兩個月帶領奧運隊在熱身賽的表現才予人有些期待。但來到奧運會男足決賽又出現了兩個致命的問題。第一、未能解決開賽初段犯錯/不集中的問題。對白俄羅斯同洪都拉斯都是開賽後很快落後。四強對韓國若非小祖安護空門,也是在開賽不久失球。想不到來到決賽這問題更加惡化,拉菲爾的嚴重錯誤令到任何賽前部署都用不上。

第二、落後時病急亂投醫。上半場中段換入侯克代替阿歷斯‧山度路以多加一個進攻點可算是果斷。但下半場中段以柏圖取代拉武路,形成了類似四一三二的陣式。這時候顯然球隊在中場搶第二點甚有困難。有速度和其突破力的小盧卡斯到幾乎補時才上陣,似乎太晚了。

經一事長一智。無論是年青球員還是具經驗的教練,無時無刻都在學習。拉菲爾可能以後都不敢在後場受壓下橫傳,文尼西斯日後變陣時可能不會忘卻多攻擊球員不一定能加強攻力。更難搞的是結構性問題:防守中場連繫攻守的能力。

巴西的名聲經常令對手踢得特別起勁,防守更集中和硬朗。因此巴西要輕易地將球由後場運到前場其實不容易。尤其是巴西近代的防守中場球員本身就不擅長傳球,更令球隊在控制中場以至是保持控球權時更感吃力。觀乎在奧運會受到重用的拉武路和山度路,兩人雖然都算稱職但似乎都未有足夠的能力改善這方面的問題。

在場上,球由後場上前場主要靠兩大途徑。第一是邊路的配合;第二是來自蒂亞高‧施華的長傳。除此之外,攻擊球員自己在中前場壓迫對手就是他們取得空間發揮所長的另一主要辦法。來自後場的高空球多是向邊路傳的,因此在決賽當墨西哥沒有受制於巴西的前場壓迫(這或許與一早領先有關)時,巴西要在中路製造機會就十分困難了。

奧運隊的弱點當然還有中堅與守門員。這在非奧運適齡球員中應該還是有人才的。但中場中路這位置卻是巴西多年來的軟肋。文尼西斯如何利用拉美利斯的活力、是否願意重用全能中場靴蘭尼斯、大盧卡斯久休復出後狀態如何、安達臣能否有所提升,這些都與未來大國腳的命運有莫大關係。

儘管痛失金牌,但奧運經驗還是可取的。除了馬些路應該已可奠定其左閘正選位置外,更重要的是攻擊組合已經成形。尼馬的盤扭、奧斯卡的傳球、李安度‧達米奧的傳統九號仔踢法、侯克的力量足見各人有不同的優點,走在一起的化學作用可以很厲害。而且他們都是年青球員,全部都不惜力氣參與防務,比起零六年那大牌且踢法相近的所謂「魔幻四重奏」更叫人期待。如果找到一組上佳的中場組合來支援這進攻體系,這四人的演出真的值得憧憬。
至於卡卡和羅賓奴,看來國家隊不需要他們了。

廣告

標籤: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