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論劉翔退賽:負傷作賽有何奇怪?

劉翔在倫敦奧運未能越過首個欄,又引起一陣對劉翔本人以至是大陸體育、黨國體制的質疑。很多人質疑的第一個問題是:「為甚麼要負傷作賽?」

小弟最討厭人們在討論是說「你有沒有試過……」,但今次也要無賴地用這一招。究竟質疑者有沒有試過在參加運動賽事的前夕遇上傷病?十多年前小弟在中學學界足球賽右手受傷,後來證實是其中一條骨移位。過幾天就是校內五人足球賽的一場「盃仔」決賽。那天我堅持右手夾著兩條木板上陣。沒有甚麼黨國包袱,沒有甚麼商業理由。做一個運動員,世界級也好、業餘也好,就是要有這股不服輸的鬥心和冒險精神。

還記得黃蘊瑤嗎?她前年在廣州亞運代表香港參戰場地單車記分賽,在比賽途中出現意外,致黃肋骨骨裂。她忍痛完成賽事,且搶下銀牌一面。當年這事跡被稱頌一時,有人質疑黃「為甚麼要負傷作賽」嗎?當然沒有。因為黃蘊瑤的故事正提醒我們競技運動中一個極重要的價值:逆境自強!

如果黃蘊瑤的故事是值得我們大書特書的話,那劉翔因為負傷參賽而斷了腳腱,不是更可歌可泣嗎?和劉翔不同的事,黃完成為賽事且得第二;劉翔則倒下。成王敗寇,一目了然。

或許上層真的給壓力劉翔,你也可以對劉翔吻欄的動作看不過眼,但我只是想指出:「為甚麼要負傷作賽?」本身不應是一個問題。對一名奧林匹克選手而言,負傷作賽更可能是理所當然。百一米欄初賽,連劉翔在內共有五人因傷未能完成比賽。東道主選手Andrew Pozzi也是其中之一。他在退賽後說:「The last month has been a nightmare. I haven’t been able to get my hamstring sorted. Being in the Olympics is all I’ve been waiting and training so hard for. To leave like that is heart‑breaking.」(見http://www.independent.co.uk/sport/olympics/athletics/team-gbs-andrew-pozzi-crashes-out-of-110m-hurdles-in-moments-8015242.html)四年準備,為的就是在在奧運爭取好成績。無論生活在民主還是專制國度,運動員只要有一點機會能在這盛會一展所長又怎會輕言放棄?

舉國體制當然有很多值得批判之處。但劉翔退賽,更值得我們反思的其實是精英競技運動的殘酷體制。

廣告

標籤: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