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2 年 08 月

撇不下的球隊、撇不下的民族主義

八月 18, 2012

面書即將被強制換成時間線模式。有謂往事不堪回首,轉模式除了因為新版面不特別好用美觀外,對不想記起往事,又或者是不喜歡別人知道自己往事的人,實在是麻煩事一宗。不過,曾做過的就是做過的,對你的影響還是一生一世。

年少時的熱情,到某個年紀很可能因種種原因減退。當了廣州隊的球迷逾十年。曾經經常走到越秀山看中甲聯賽,現在時間少不會常去廣州了、廣州隊成為恒大後財大氣粗得令我受不了,甚至我寧願支持廣東日之泉了……但難道心入面沒有廣州隊嗎?難道恒大拿中超冠軍我一點感受也沒有嗎?難道我不想恒大打進世界冠軍球會盃嗎?

保釣也是一樣。

中學時期我還可以很堅定地說自己是一個民族主義者,九六年保釣運動時那股熱血至今難忘。經過無數的討論和反思,今天以左翼自居的我不會再用民族主義來形容自己。但那段歷史是存在過的,除非能找到完全將它顛覆的理由,否則那段熱情偶爾還是會來燃燒一下。

當然,有人會由親中共變成極度反中共。有人會由支持社會主義變成自由市場的忠實擁躉。今天對民族主義多了批判和質疑,但不時那民族感情還是會觸動我。不是因為我沒有決心擺脫昔日情懷,我小時候是支持南華的,現在則是反南到底。

事實上,到今天我還不認為民族主義本質是反動和會帶來災難的。雖然我沒有仔細研究過,但起碼三民主義中就是民族、民權和民生(社會主義)並舉。愛爾蘭獨立運動的顯赫人物James Connolly也是忠實的左翼。正如本土身分可以是保守或者是進步,我較傾向相信民族主義也是一樣。但當然,那種民族優先的想法早已不存在。

儘管已不相信「大中國」,已不會再說日本人是「蘿蔔頭」,但我還是會捐錢予保釣行動委員會,大規模的保釣遊行我總盡所能參加一下。實不相瞞,我還是盡量不買日貨(但出前一丁實在好吃)、盡量不吃日本菜和痛恨日本足球隊。

人是矛盾的,總不會事事理性的。昨晚,我去了機場迎接保釣勇士。十月二日,我想去天河看恒大在亞冠八強的演出。

廣告

奧運後記:巴西男足的前路

八月 12, 2012

文尼西斯上任兩年,成績和表現一直欠佳。直到近兩個月帶領奧運隊在熱身賽的表現才予人有些期待。但來到奧運會男足決賽又出現了兩個致命的問題。第一、未能解決開賽初段犯錯/不集中的問題。對白俄羅斯同洪都拉斯都是開賽後很快落後。四強對韓國若非小祖安護空門,也是在開賽不久失球。想不到來到決賽這問題更加惡化,拉菲爾的嚴重錯誤令到任何賽前部署都用不上。

第二、落後時病急亂投醫。上半場中段換入侯克代替阿歷斯‧山度路以多加一個進攻點可算是果斷。但下半場中段以柏圖取代拉武路,形成了類似四一三二的陣式。這時候顯然球隊在中場搶第二點甚有困難。有速度和其突破力的小盧卡斯到幾乎補時才上陣,似乎太晚了。

經一事長一智。無論是年青球員還是具經驗的教練,無時無刻都在學習。拉菲爾可能以後都不敢在後場受壓下橫傳,文尼西斯日後變陣時可能不會忘卻多攻擊球員不一定能加強攻力。更難搞的是結構性問題:防守中場連繫攻守的能力。

巴西的名聲經常令對手踢得特別起勁,防守更集中和硬朗。因此巴西要輕易地將球由後場運到前場其實不容易。尤其是巴西近代的防守中場球員本身就不擅長傳球,更令球隊在控制中場以至是保持控球權時更感吃力。觀乎在奧運會受到重用的拉武路和山度路,兩人雖然都算稱職但似乎都未有足夠的能力改善這方面的問題。

在場上,球由後場上前場主要靠兩大途徑。第一是邊路的配合;第二是來自蒂亞高‧施華的長傳。除此之外,攻擊球員自己在中前場壓迫對手就是他們取得空間發揮所長的另一主要辦法。來自後場的高空球多是向邊路傳的,因此在決賽當墨西哥沒有受制於巴西的前場壓迫(這或許與一早領先有關)時,巴西要在中路製造機會就十分困難了。

奧運隊的弱點當然還有中堅與守門員。這在非奧運適齡球員中應該還是有人才的。但中場中路這位置卻是巴西多年來的軟肋。文尼西斯如何利用拉美利斯的活力、是否願意重用全能中場靴蘭尼斯、大盧卡斯久休復出後狀態如何、安達臣能否有所提升,這些都與未來大國腳的命運有莫大關係。

儘管痛失金牌,但奧運經驗還是可取的。除了馬些路應該已可奠定其左閘正選位置外,更重要的是攻擊組合已經成形。尼馬的盤扭、奧斯卡的傳球、李安度‧達米奧的傳統九號仔踢法、侯克的力量足見各人有不同的優點,走在一起的化學作用可以很厲害。而且他們都是年青球員,全部都不惜力氣參與防務,比起零六年那大牌且踢法相近的所謂「魔幻四重奏」更叫人期待。如果找到一組上佳的中場組合來支援這進攻體系,這四人的演出真的值得憧憬。
至於卡卡和羅賓奴,看來國家隊不需要他們了。

簡論劉翔退賽:負傷作賽有何奇怪?

八月 10, 2012

劉翔在倫敦奧運未能越過首個欄,又引起一陣對劉翔本人以至是大陸體育、黨國體制的質疑。很多人質疑的第一個問題是:「為甚麼要負傷作賽?」

小弟最討厭人們在討論是說「你有沒有試過……」,但今次也要無賴地用這一招。究竟質疑者有沒有試過在參加運動賽事的前夕遇上傷病?十多年前小弟在中學學界足球賽右手受傷,後來證實是其中一條骨移位。過幾天就是校內五人足球賽的一場「盃仔」決賽。那天我堅持右手夾著兩條木板上陣。沒有甚麼黨國包袱,沒有甚麼商業理由。做一個運動員,世界級也好、業餘也好,就是要有這股不服輸的鬥心和冒險精神。

還記得黃蘊瑤嗎?她前年在廣州亞運代表香港參戰場地單車記分賽,在比賽途中出現意外,致黃肋骨骨裂。她忍痛完成賽事,且搶下銀牌一面。當年這事跡被稱頌一時,有人質疑黃「為甚麼要負傷作賽」嗎?當然沒有。因為黃蘊瑤的故事正提醒我們競技運動中一個極重要的價值:逆境自強!

如果黃蘊瑤的故事是值得我們大書特書的話,那劉翔因為負傷參賽而斷了腳腱,不是更可歌可泣嗎?和劉翔不同的事,黃完成為賽事且得第二;劉翔則倒下。成王敗寇,一目了然。

或許上層真的給壓力劉翔,你也可以對劉翔吻欄的動作看不過眼,但我只是想指出:「為甚麼要負傷作賽?」本身不應是一個問題。對一名奧林匹克選手而言,負傷作賽更可能是理所當然。百一米欄初賽,連劉翔在內共有五人因傷未能完成比賽。東道主選手Andrew Pozzi也是其中之一。他在退賽後說:「The last month has been a nightmare. I haven’t been able to get my hamstring sorted. Being in the Olympics is all I’ve been waiting and training so hard for. To leave like that is heart‑breaking.」(見http://www.independent.co.uk/sport/olympics/athletics/team-gbs-andrew-pozzi-crashes-out-of-110m-hurdles-in-moments-8015242.html)四年準備,為的就是在在奧運爭取好成績。無論生活在民主還是專制國度,運動員只要有一點機會能在這盛會一展所長又怎會輕言放棄?

舉國體制當然有很多值得批判之處。但劉翔退賽,更值得我們反思的其實是精英競技運動的殘酷體制。

Keirin是如何進入奧運的?

八月 4, 2012

香港沒有標準的單車場,因此Keirin項目應該從未在香港進行過。這令到李慧詩贏得銅牌更令人驚喜。無論它是否曾在香港進行,這項目在奧運也是新的。男子賽事二千年才有,今年更是首次有女子組賽事。

中文媒體多將KEIRIN譯作「凱林」,但其實也可用「競輪」二字。事關這運動其實源自日本,當地人用漢字時則用「競輪」這二字來代表這運動。「競輪」自上世紀四十年代末起在日本出現,發展至今在日本已是一項規模不少的產業。日本全國有數十個競輪場地,賽事接受投注。年輕人要成為當地的職業競輪選手就要加入競輪學院。據說只得一成申請者獲得取錄,而入讀後學生一天要受訓十五小時。

除了柔道和跆拳道外,奧運項目差不多全是源於歐美。那麼競輪為何會成為當中的異數?這似乎與這項運動是否普及和夠刺激無關。競輪賽本身在八十年代經日本人游說後才成為國際單車聯盟(UCI)舉辦的世界賽項目之一,但到九十年代初卻面臨被踢出世界賽的危機。最後卻在一九九六年獲得接納成為二千年奧運成為正式項目(當年只有男子賽事),令人意外。四年前BBC曾報道指競輪項目之所以能成為奧運項目,很可能是靠日本人買回來的。

BBC得到的文件指當競輪獲接納成為奧運項目後兩個月,日方便為UCI提供了多筆款項,總額為三百萬美元,大概是UCI一年經費的六分一。而在九九年上半年,當時的UCI會長、荷蘭人Hein Verbruggen有五次的公務來回機票費用都是由日方支付。BBC的報道更指有UCI成員確認日本的財政支持與競輪成為奧運項目有關,令它與男子隊際爭先賽和女子五百米計時賽一起在二千年成為奧運項目。

Verbruggen、UCI和日本競輪總會都否認BBC的指控。UCI的聲明確認了UCI和日方有合作協議,但強調該協議只是為了推廣場地單車而非為了推動競輪項目成為奧運項目。不過,UCI並無解釋過為何該會會長的飛機票會由日本方面支付。看來日方所付的金錢即使不是賄款,也或許對UCI決定推動哪個項目晉身奧運有多少影響。

奧運被視為競技運動的殿堂。但究竟哪些運動和項目能進入奧運,從來就沒有客觀標準,一切都是人為主觀操作。而這些決定的影響可以是很深遠的。一個項目的商業價值、它能獲得多少政府撥款很多時都跟這項目是否奧運項目有關。而對那些擅長項目不在奧運之列的選手來說,即使他們如何努力拚出佳績,也未必可以獲得與在奧運奪牌的運動員相近的名聲。

連結:有關的BBC報道

http://news.bbc.co.uk/2/hi/asia-pacific/7525072.stm

UCI聲明

http://velonews.competitor.com/2008/07/news/uci-statement-re-bbc-bribery-story_8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