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壁球

首度入場看職業壁球賽,走到場館實在是經歷了一場文化衝擊!怎說也是世界巡迴賽其中一站,世界全部前列好手都有參賽。但是,不單壁球中心中央場的容量極小,肯定不能容得下多過五百人,而且球員與觀眾根本是沒有被分隔。

大家用同一個出入口,球員在局與局之間所坐的位置根本就只是公眾席上的第一排。他們的財物就放在座位上,教練則另外在觀眾席上找空間坐下觀戰。如果觀眾集中欣賞球賽,要偷走妮高的智能電話根本不是難事。可惜對這項運動認識不深,否則如能認出坐在身旁的是甚麼響噹噹的人物,也是相當有趣。

老實說,雖然我覺得壁球大概是足球以外最好「玩」的運動,但若論觀賞性,壁球真的不太高。職業球手的防守能力都很強,對業餘球手的必殺球,對職業球員來說實在是沒有難度可言。因此,除了罕有的無壓力下犯錯外,每一分的勝負往往要打數十板才能分曉。雖然說在網球、羽毛球等其它拍類運動,觀眾都渴望來回球多,但物以罕為貴。當差不多每一球都是纏鬥多時才能分出高下,那就不太矜貴。

此外,球場空間太小也是另一問題。當然我必需承認我不懂球,但看了差不多三場賽事,不同性別的球手的打法都是大同小異。要主動取分不外乎是用腕力將球從高壓下,令球撞牆後即時落地;又或者是將對手調動到前場後來趕快打球打到後場來一個絕殺。換句話說,變化似乎不太多。更麻煩的是,在高速的職業賽下,球員碰撞極多,一局有五、六次乃係正常的頻率。有關碰撞後是否重打的決定要由裁判作判決,而判決時有爭議。而為何有時重發、為何有時碰撞後卻讓阻人者照樣得分,大概是未打過高水平壁球賽的人難以明白的。

裁判和球員、教練一樣,其位置都在觀眾席。三人坐在球場後方居高臨下觀戰,雖說是最佳位置,但要看清楚球賽卻非易事。事實上,職業壁球的速度太快了。假如視線未能捕捉整個球場,那麼你把焦點放在球手擊球時,根本沒有足夠時間看得清楚球是如何撞牆的。事實上,即使球證也不時看不清楚球是否已經出界又或者是否已彈地兩次才被擊中。陳浩鈴飲恨的那一球,也是因為自己誠實承認自己擊球出界,球證才將該分判予對手。

最後要提的還有兩點。首先,雖然香港女子球手水平已是世界前列,而且近年的好手和教練都是華將,但壁球仍然是非華裔完全主導的玩意。司儀只說英語,場內觀眾華人大概只有一半。

另外,即使歐詠芝打入四強,世界排名已升到港將史上新高的第七名,賽事在華報上的版面仍是遠不及本地球手已全部出局的羽毛球賽。這是因為歐沒有如趙詠賢那樣贏過亞運金牌(老實說,面對著天下無敵的大馬球員妮高,要贏實在是難度奇高)還是因為她的樣貌不像趙那麼受到青睞?

(本文寫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

廣告

標籤: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