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尼斯已沒有多少機會了

德國隊因近年的優異戰績而信心十足,再加上球員大多已開咧上力,甫開賽已見到德國隊優勢甚明顯。況且德國的體系已建立多時,合作相當流暢,取勝合情合理。但即使如此,巴西的控球率竟低至二十八個巴仙,實在難以令人接受。事實上,場上的局勢比起零六年世界盃對法國更是不堪。

文尼斯上任時曾揚言要重拾進攻踢法。但試問沒有控球權,又怎樣進攻?似乎文尼斯的信心受到近績而動搖,南美國家盃的失敗經驗令文尼斯不得不重新思考未來的部署。原來的絕對核心甘素被貶後備,球隊的進攻回到鄧加時代那種高速突破的路數,如非柏圖兩度失機,巴西早已領先。

柏圖連番失機當然令人搖頭歎息。但他在這場友賽的失誤卻未必沒有正面效果。因為沒有領先,所以沒有證據證明這反擊打法值得在日後繼續下去。

南美國家盃的結論是路卡斯與拉美利斯組成的後腰線在進攻上尚可,但防守卻未如理想,似乎球隊需要多一名能攻擅守的中場球員。文尼斯今次的陣式確是較像四三二一。路卡斯沒有上陣,由哥連泰斯的拉夫取而代之。薩克達的費拿甸奴亦取代甘素而且位置較後。拉美利斯則仍在陣中。這陣勢的調整方向正確。可惜儘管後腰線人數較多,攻守能力卻不進則退。三人中只有拉美利斯有一點作用,另外二人幾乎完全隱形。當中拉夫的演出簡直是駭人。他全場不可能有超過兩次搶截成功,在控制節奏和發動攻勢上也全無貢獻。下半場多次見當球在路斯奧和蒂亞哥施華腳下時,即使拉夫走到空位接應,一對中堅寧願冒險大腳踢前也不傳球給他。一時間中堅才是發動攻勢的泉源,可見他們對拉夫根本沒有信心可言。

即使如此,拉夫卻可以踢滿全場賽事。文尼斯在當哥連泰斯教頭時,拉夫已是旗下球員。費拿甸奴亦跟文尼斯共用同一經紀。究竟這條後腰線是為了改善巴西,還是抬高球員的身價而設,實在值得懷疑。

過去六戰只嘗一勝,對傳統足球大國未嘗勝果,遇挫折後即來個踢法急轉彎。更要命的是仍然不起用正宗中鋒和堅持不徵召馬些路、靴蘭尼斯等良將。文尼斯已沒有太多機會了。如果未來半年球員依舊未有具說服力的演出,那麼讓原來的首選Muricy Ramalho在世界冠軍球會盃後上任絕對是合情合理。

(本文寫於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

廣告

標籤: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