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平等與資本主義:為「申亞」討論作一點補充

特區政府推動申辦2023年亞運一事甚受爭議,引起社會廣泛討論。但綜觀現時輿論流行的觀點,除了少部分人提到體育管治的民主化外,涉及基本原則和價值的說法始終不多。本文企圖站在左翼關懷不平等、批判資本主義的角度出發就當下的討論作出三點補充。

參與體育的不平等

首先要討論的是做運動和社會不平等。特區政府積極推動申辦亞運,其中一個最主要的理據為推動體育風氣,讓大眾有更多動力做運動云云。不少反對者卻指 出資源應多放在扶貧、教育等民生上,而非用在搞亞運。這種反對論點,當然不是無的放矢。但如果亞運真的能夠令大眾多做運動,以基層的觀點出發,花錢搞這場 「盛會」也不能說是一無是處。事實上,除非我們將一切的體育以至康體活動視為麻醉人民革命意識的工具,否則要提升勞動人民的生活素質,鼓勵他們做運動確是 應有之義。

問題是,假如香港做運動的風氣不盛行,其原因是因為缺乏一次亞運嗎?根據2001年康體發展局的研究結果(《香港體育參與情況調查二零零一》),大 部分香港人不做運動的主要理由是沒有時間。該研究同時指出,原來運動參與的不平等其實反映著階級和性別之間的不平等。藍領、低收入人士和婦女的運動參與率 都比不上專業人士、收入較高者和男性。雖然我們要較深入的研究才可以找出改變的策略,但當大部分受訪者指出不做運動的主要理由是沒有時間,我們便知道這是 主辦亞運無法扭轉的因素。

既然大部分少做甚至不做運動是因為時間不足,要真的提倡普及運動,我們便要推動政策讓大眾有更多公餘的時間享受生活。試想想,一位基層工友每工辛勞 工作十小時甚至更多,還怎能找到時間和精力做運動?即使這位基層工友每星期有一天假期,但六個工作天的工作大概已令他/她寧可在假期時徹底休息。由此可 見,沒有標準工時、最低工資等基本保障,又怎能讓基層勞工有閒暇和精力參與體育?

婦女的運動時間較少是甚麼原因呢?在我們身邊最多的免費體育設施,如足球場和籃球場都大多是由男性壟斷,又應該如何解釋?難以否認的是有文化因素 (即女性要斯文的想像)有一定的影響力。但要真正對症下藥,看來還需要去聆聽女性的聲音才行。但如果返回之前所說的時間問題,我們也有理由懷疑是家庭角色 限制了不少女性投入運動的機會。政府要做的除了加強教育外,大概還是提供大量免費託兒服務才能助女性在家庭崗位中解放出來,讓她們有自主的時間做運動。

競技運動與資本主義價值

另一個現時社會鮮有討論的方向是精英競技運動的意義。除了藝術發展外,精英運動員大概是社會上僅有要求多撥公共資源卻鮮有人會質疑的群體。但究竟為 何精英運動員值得支持?沒錯,如果運動員在場上能交出成績,確是有凝聚社會的功能。但這樣的一種凝聚又有何內容?亞運場上的競逐,是國與國之間、不同民族 之間的競逐。在凝聚內部的同時如何避免排外,殊不容易。這方面的危險性較易察覺,但對當權者來說,提倡精英競技運動卻另有更隱蔽的議程:那就是合理化資本 主義的競爭精神。

競技場上運動員之間的鬥爭,其實是複製著資本主義社會那種強調個人競爭的叢林理論。而且運動場上講求運動員服從裁判、不要「輸唔起」,承認自己技不 如人。這無疑是有一種教育功能:不要質疑社會既有的制度,即使你是輸家,也要心悅誠服。當一個小朋友在小學的校隊選拔中落選時,已經在接收這樣的訊息。到 有運動員在頂尖的比賽中得獎,大家又宣揚運動員不怕艱辛,力爭上游、克服難關的精神。不是說這樣的故事不值得肯定,但無論在運動場還是職場,贏家永遠是少 數。將運動員選擇參加的競技運動法則,延伸到我們(暫時)無可避免要參與的資本主義競遊戲,無疑令人遺忘了動用集體力量去改變制度的可能性。

藉主辦亞運追逐資本

第三個在現時的討論中被忽略的方向則是權貴們反覆強調的城市名片功能。當東亞地區其它城市、鄰近的華人地區均有舉辦大型運動會或者博覽會的經驗時, 曾德成、霍震霆等人抱著「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的想法,致力避免香港「邊緣化」。這種接受、參加以至是強化城市間競爭的想法,源自新自由主義帶來的資本跨國 流動,各地政府為了爭逐這些資金,就要調整自己的政策,以吸引這些資金為首要任務。勞動人民的死活?政府當然要管,但前提是不能損害營商環境。

當最新一次的全球金融危機已令不少人在反思這種對資本的追逐是否合理;當勞動人民深受熱錢流入的通賬所害時,這個城市的權貴卻仍然樂此不疲地追逐資本,甚至為了追逐資本而花上億計的金錢辦亞運。這再次說明了特區政府真正的老闆不是人民,而是資本家。

說到這裏,讀者可能會認為左翼的角度一定會對競技運動和大型運動會不以為然,故左傾人士理應反對亞運。這結論未免下得太早。事實上,不少人都試過利 用競技場來宣揚進步思想。最有名的當然是六八年墨西哥城奧運會,史密夫和卡路士舉起的黑人力量拳頭。在觀眾席上,德國漢堡的甲組足球隊聖保利、意大利甲組 的利禾奴,其球迷都不忘在看球時宣揚左翼思想。在二次世界大戰前,歐洲的工人組織亦舉辦了多次工人奧運會,將競技運動與社會主義連結在一起。

亞運,或許不是不能辦。但要傾力支持辦亞運的話,我們恐怕要將整個亞運會大幅度改革,讓它成為一個推動民主和社會平等的平台。這綱領有何內涵,則不是本文能夠深入探討的了。

圖為編輯所加。

廣告

標籤: ,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