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亞「義務」的背後

特區政府終於決定與主流民意對著幹,打算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硬闖申亞撥款。有趣的是,在廣州亞運黃金寶得金牌並提出「申亞是義務」後,曾蔭權亦跟隨 提倡「義務」論。曾蔭權指香港是亞奧理事會成員,對國際社會有責任。但具亞奧理事會會員身分的其實不是香港,而是由霍震霆任會長的香港奧委會。如辦亞運真 的是義務,那負責的應是以社團註冊,無法律義務向公眾問責的港協暨香港奧委會。要香港七百萬人共同承擔這份義務,我們便有權追問,我們行義之後,誰得到最 大好處?

亞奧理事會能信任嗎?

儘管曾德成仍然強調主辦亞運會為香港帶來不少好處,但其實整件事最大的得益者肯定是亞奧理事會。

雖然亞運是由亞奧理事會授權舉辦的項目,但該會卻無需為亞運的開支作出任何的財政承擔。即使不用付鈔,亞奧理事會可得到的收益卻絕不少。根據政府委 託顧問公司草擬的《財務及經濟影響》報告透露,亞運賽事門票收益的25%、贊助收入(扣除佣金後)的33%、紀念品的淨利的33%和電視轉 播費的所有收益,都歸亞奧理事會所有。換言之,假如亞運真的落戶香港,運動員能在港有一個表演舞台,是因為香港人出錢,香港的勞工和義工出力。而只需要選 出主辦城市,定時派人來港視察進度的亞奧理事會(視察人員的交通住宿還是港方負責)則同時在幹一盤穩賺不賠的生意。

若然亞奧理事會能保證它的資源能用在發展體育或者公益事業的話,那我們承擔亞運的成本也是美事一件。但在亞奧理事會的網站中,我們找不到任何有關該 會開支的說明。究竟這個在科威特註冊,以非牟利機構身分定位的組織,將搞運動會賺來的錢用在甚麼地方,實在是無從稽考。去年亞奧理事會曾被曾指控以「買 票」方式 介入亞洲足協的權鬥,但該會只是否認,並沒有就指控進行調查。換言之,亞奧理事會的透明度和問責性都顯然不足,又怎叫人相信該會取自亞運的利潤能用得其 所?

香港的自主性

同樣值得重視的是為了負上這個義務,香港付出甚麼代價。別以為代價就是那以十億甚至百億計的開支那麼簡單。假如香港申辦成功,我們便要執行《主辦城 市合同》的內容。如果香港違反該合同的話,亞奧理事會有 權收回主辦權,並沒收由港方繳交的一百萬美元保證金。可見自簽約到亞運完結期間,整個城市的政策和規劃都要唯亞奧理事會馬首是瞻。

以廣州為例,為了履行主辦城市義務,當局通過了《廣州市亞洲運動會知識產權保護規定》,以保障有關亞運的160項商標等專利。今年年初主辦冬季奧運 會的溫哥華,市內有一間經營逾二十年,名叫Olympic的餐廳被要求改名,又有藝術工作者投訴指連在作品中出現「2010」的字樣都有侵權之嫌。這不但 反映出大型運動會對主辦城市保障知識產權的要求往往是過份嚴苛,更說明了主辦城市所付出的代價,不單是賬目上支出,更可能包括施政和立法的優先次序甚至是 表達自由。

因此,《主辦城市合同》內對主辦城市有甚麼要求,會否存在一些不合理的條款,是香港市民有權知道的。然而,儘管亞奧理事會在香港初步提出有意申辦後 應已將有關資料交予港方,但這些資料卻仍然未有公開。既然市民根本不知道主辦城市有何責任,又不知道亞運的收益會到誰的口袋中,政府帶領我們申辦亞運,實 在是不負責任。

(原文以「強行申亞不負責任」為題刊於12月16日《蘋果日報》)

廣告

標籤: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