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1 年 07 月

又要療傷:寫在巴西被淘汰之後

七月 24, 2011

方才批判前線球員對防務參與不足,今戰即大為改觀。不但令一對後腰又更好發揮,前場壓迫也爭得一些機會。儘管草地質素相當惡劣,但偶爾仍能看見美妙的快速短傳推進,搞到巴拉圭後防風聲鶴唳。全場球賽共有起碼五個「唔入難過入」的機會,但尼瑪射偏、對方門將兩次演出神奇撲救,再加上兩次護空門,致令踢出四仗最佳一仗卻未能取得入球。

末段尼瑪因傷退下火線,換上費特與柏圖合演雙箭頭其實效果還是可以。但加時上半場大盧卡斯被逐,致要以艾蘭奴取代柏圖,而艾蘭奴的傳球又出奇地保守,更令球隊在加時下半場無法製造像樣的入球良機。至於四個點球俱射失則是後話。

雖然說這是四戰發揮較佳的一仗,但似乎也證明這陣式的不可行。今仗四名攻擊球員竟然以羅賓奴踢得最出眾(我從未見過他在國家隊面對強敵有此演出,今仗好像是突然開竅),其它三人則發揮一般,甘素更加是「冇乜波踢」。似乎這套戰術體系是限制了數名良將的發揮。觀乎他們在球會時的演出,或許尼瑪、甘素和柏圖都是要有正宗中鋒在前線掩護才能踢出最高水平的球員。這三人和羅賓奴大概一定要犧牲其中一至二人才行。

阿Q一點說,今次出局未必盡是壞事。零五年洲際國家盃和零七年南美國家盃的勝利,先後讓彭利拿和鄧加作出錯誤決定,終在世界盃招來惡果。今次出局,若能換來對進攻體系的反思,對靴蘭尼斯、馬些路、Leandro Damião和尤利安奴等猛將的重視,也算是有收穫的。

廣告

寫於南美國家盃分組賽後

七月 15, 2011

單刀直入。巴西作了三場比賽,表現最好的還要數對委內瑞拉的上半場。前場的緊迫踢法令對方難以組織攻勢,中場盧卡斯和拉美利斯二將控制節奏並大打控 球,可觀程度遠在鄧加巴西之上。然而,當委內瑞拉在下半場加強了對巴西一對中場的壓力後,即使祖里奧‧施薩仍然相當清閒,但在進攻上巴西已幾乎是沒有作 為。

既然不像鄧加那樣強調反擊,那麼中場的輸送可說是進攻發揮至為關鍵的一環。次仗對實力較強而且基本上是踢四一四一的巴 拉圭,中場還是發揮不來。即使在生死戰在厄瓜多爾身上取得四個入球,但在三比二前,無論傳送和配合巴西的演出都是不如對手的。路卡斯和拉美利斯在中後場得 球後經常找不到支援。而當球在後衛腳下時,只要厄瓜多爾有人及時壓迫路卡斯和拉美利斯,巴西的後防球員也只能續在後防橫傳,或者吊球到沒有正式中鋒的前鋒 線。

路卡斯的傳球和控制節奏的能力已是近年巴西防守中場中難得一見的。拉美利斯活力十足,能後上製造機會,對巴拉圭先開紀 錄的一球就是靠他爭回來的。這個組合似乎值得看好。但接戰下來,這組合的漏洞也相當明顯。始終截擊和拚搶都不是此兩人的特長,在搶第二點和搶走對手控球權 這兩方面,這對中場組合是略為輸蝕的。對厄瓜多爾所失的兩球,與此不無關係。

既然如此,那麼應在場上作出補救。但很奇怪, 甘素、尼瑪和羅賓奴都是在「有心情」的情況下才回防,更令中場的人數不足,令路卡斯和拉美利斯均相當吃力。三位山度士出身的球員再加上柏圖留在前方,嚴格 來說巴西只得六人做防務工作。同時在控球在腳時,前線四人的位置依然太前,鮮有回到中場支援,令到控球戰術未能有效發揮。對厄瓜多爾之戰表現稍有提升,主 要還是馬干取代了首兩仗演出拙劣的丹尼爾,令球隊多一個進攻點。

談到前線,甘素和尼瑪雖然還未到歐洲踢球,但其「卡士」是無庸置疑的。單是甘素傳交費特追平巴拉圭那球已令人看得津津樂道。但由於球隊的進攻經常未到禁區便被中斷,再加上文尼斯棄用正式中鋒令球隊沒有人能在對方危險位置背向龍門停球,令進攻甚為困難。

要 解決以上的問題,除了應考慮以正式中鋒取代羅賓奴(始終他與尼瑪的風格太過相近)外,還要作出以下兩個調動中的其中一個。一是要求甘素多回中場線附近拿球 和協防。二是索性效法山度士那樣多起用一名能連繫攻守的球員,將陣式微調至四三一二。山度奴因傷退隊,他與路卡斯是否能共同上場當然尚需未來的試驗驗證。 但艾蘭奴與伊利亞斯其實都能勝任此職。不過,對我來說,最適合擔當此重任的還是拉素的全能中場靴蘭尼斯。

論運動員的自主權:由李娜到本地某搏擊運動

七月 15, 2011

六月四日晚,湖北人李娜成為首位贏得網球大滿貫賽事單打冠軍的亞洲籍球手。中國球手在西方人主導的商業化競技運動創下佳績,例必引起有關內地體育體 制的討論。自零八奧運後,李娜與彭帥、鄭潔和晏紫共四人脫離舉國體制,雖失去國家龐大團隊支援,卻能多保留獎金予自己,又取得自主訓練、參賽、聘請教練的 權利。這番改革被視為李娜近年成績突飛猛進,在三十歲前終圓大滿貫夢的主因。

彭帥先爭自主權

四名球手單飛的起源,來自於二零零五、六年間先後有彭帥和李娜公然對舉國體制的不滿。當時網球管理中心孫晉芳公開痛斥二人,彭帥更因為抗爭而在網球壇消失了幾個月。有趣的是,李娜在法國公開賽贏得冠軍後,也不計前嫌感謝孫晉芳。

孫晉芳本人除了是內地體育界官僚外,也是八十年代初中國女排的顯赫人物。儘管隊際運動與個人運動不盡相同,但作為退役運動員,對旗下金花的抱怨大概 不會不寄予同情。但當時全國傾力要衝北京奧運成績時,孫晉芳又豈敢冒險讓她們單飛?所以一切還要留到奧運會結束後。當然,這並非代表舉國體制是一無是處。 試想想,如果沒有舉國體制在青少年時期為李娜打下根基,李娜大概根本永遠都沒有足夠資源與那些有一流網球根基的歐美選手拚過。換言之,重點其實不在於者舉 國體制的存廢,而是讓不同的制度同時生存,讓運動員有選擇權在不同的制度受訓。

香港運動員缺自主權

有趣的是,在相對自由的香港,不少項目的運動員是沒有自由的,是不能夠選擇自己教練的。不少體育總會都搞長期集訓的香港集訓隊,而參加大賽的選手都 是在集訓隊中選出。暫且撇開那些集訓隊教練會否偏袒個別選手或者陣營而不談,這制度的荒謬之處就是即使集訓隊的安排並非一定對運動員最好,運動員如要出席 高水平國際賽磨練或者期望自己能在國際賽為港爭光,他們就要犧牲自己的自由。前曾跟進過的女子花劍培訓中心事件就是運動員要保護自己自主權的例子。

搏擊界的「師承關係」

更可怕的例子可以在一些搏擊運動中找到。據說,原來在某搏擊運動中,如一名運動員已考獲黑帶的話,他/她是不能隨意轉到另一間搏擊館的。如果黑帶運 動員要轉會的話,必先得到原屬的搏擊館同意始能獲另一間搏擊館接收。然而,這安排不是源於職業運動員之間的合約束縛,而是基於某些搏擊運動所高談的師承關 係。既然運動員在館長的栽培下才達到黑帶的水平,隨便離去豈不是對其師不敬?

但究竟傳統的師徒關係是否真的適用於在當下社會呢?首先,館長其實只是一個搏擊館的負責人,他本身可能對該運動一竅不通,未必教授過運動員。另外, 即使運動員是館長親自教授,難道運動員無需支付任何費用?學員其實只是向教練購買其服務而已,但該界別的當權者將教練和受訓者的關係演繹成師徒關係,就為 限制運動員的自由提供好像合理的理由了。如果學員和教練之間真的建立了師徒情誼,試問又何需該運動員總會用政策來阻止黑帶選手轉會?據說如有屬會敢接收未 經原有屬會批准的,該會將受到停權及罰款的處分,十分可怕!

為保護師承關係還是屬會負責人的利益?

別以為在個人運動中,運動員隸屬哪一間會並不重要。一個運動員如果為自己的資格續期、考核更高資格的證書、爭取進入代表隊、申請教練証,通通都要自 己的搏擊館保薦的。換言之,如果與自己的搏擊館鬧翻,又未能改投別館,該運動員的競賽生涯便告終止。如果他/她是靠授徒維生的話,喪失教練證的後果可能是 飯碗不保。據相關人士轉告,有一黑帶教練早在逾五年前已申請脫離母會,但因館長不批准而未能如願。由於未到黑帶階段的選手是可以自由轉會的,那些原本跟著 該教練的學徒見自己的教練準備轉會,也脫離該館。館長見狀便老羞成怒公開宣稱已開除該黑帶教練。有趣的是,即使被開除後,這位教練仍然受到母會的約束,沒 有得其准許是不能轉會的。換言之,被逐出門的徒弟原來還是徒弟,比特區高官的過冷河期苛刻得多。師徒關係顯然比公眾利益更加重要。

事實上,很多時教練與搏擊館負責人之間的關係主要只是分賬的關係。如果某個教練得學員支持的話,那麼學員根本不會理會教練背後是甚麼搏擊館,只會跟 隨教練。因此,如有教練轉會,勢必影響搏擊館負責人的利益。師承制如此嚴苛,或許只是維護搏擊館負責人的利益和之間的秩序而已。運動員和教練員的權益,並 不在考量之列。這也不是怪事,因為本身總會就是行屬會制,決策機關的人都是搏擊館的負責人,當然以自身的利益放在首位。

屬會制在香港各體育總會都十分普遍。但這種變相只讓屬會負責人參與決策,將運動員、教練、裁判等持份者排除在外的制度對各項運動的發展其實並無好處。最近足總在鳳凰計劃的推動下已有少許變更,類似的計劃是否能套用在其它運動項目,讓運動員有在體制內發聲的空間,以爭回自己的自主權?

體育苦主持續串連 發聲明要總會改革

七月 15, 2011

由柔道界苦主牽頭的香港體育苦主大聯盟由二零零九年底東亞運前夕便持續抗爭。儘管抗爭暫時不見得有重大的成果,但起碼已凝聚一股來自不同運動項目的力量共同奮鬥。十二月二十八日這一天,便有來自七個項目的參與者齊集在中環立法會,與民主黨的甘乃威議員會面。

這次會面的起源大概是來自於申辦亞運的議題。申亞議題帶起了社會就有關體育事務的討論。而在一月五日立法會大會,甘乃威亦會提出一個有關體育事務的動議,故有今次會見以了解情況。

與會者所參與的項目包括柔道、劍擊、劍道、跳水、武術散打、風帆和摔交多項。據大聯盟召集人黃柱光透露,其實尚有起碼五、六個項目的參與者曾與他聯 繫,但因為懼怕體育總會的打壓而不敢站出來。這種敢怒不敢言的心態正反映了現時體育總會具壟斷性卻很容易淪為小圈子俱樂部的問題。沒有外界的制衡、自身的 管治又不夠民主透明,再加上缺乏具公信力的申訴機制,在總會內掌權的當權派要打壓異議聲音實在不難。

雖然體育界往往以「體育自主」的大旗抗拒政府的干預。但由於各大小體育總會現在都有公帑支持其運作及活動,政府完全漠視苦主的訴求未免是於理不合。 事實上,要求政府發揮影響力未必等如要政府介入體育總會的日常運動與人事。年初發佈的足球報告其實就是以額外撥款利誘足總改革的示範。在會後苦主們發表聲 明,表明希望「各香港體育總會都需要有民主、公平的體制,且處事要有透明度,並設立具公信力的申訴制度」。

苦主們針對政府的訴求則有以下兩點:

「一、政府應通過立法或者行政手段推動香港各體育總會管治變得公開和透明,使各持分者都能參與體育總會的管治。

二、在體育界建立良好的管治體制前,康文署應該正視針對受資助體育總會的申訴。」

而甘乃威則承諾會在一月五日的會議上提及苦主們的訴求,並在日後的民政事務委員會的會議上向政府施壓,務求體育總會的改革能邁出一步。

俄國卡塔爾辦世界盃:賄聲賄影的體育政治

七月 15, 2011

2018與2022年世界盃的主辦權分別由技術報告中頗受劣評的俄羅斯和卡塔爾奪得,令不少人大跌眼鏡。由於英國媒體在投票前不久揭露出賄選疑雲, 更令人難以相信是次選擇的正當性。英足總和英媒體在事後大肆批判國際足協太黑暗,換來的是國際足協會長白禮達勸他們不要「輸唔起」。

事實上,白禮達的嘲諷也有一定的道理。選擇主辦國不是星光大道那種所謂的專業評審。整個過程都是小圈子政治的產物。英方在申辦時根本不會不知道。

決定主辦權花落誰家的是國際足協執委會。執委會包括一名會長白禮達、八名副會長和其它十五位成員。會長一職是由國際足協大會選出、一名副會長由四個 英國足總選出,其餘廿三人都是由各大洲足協所委派。這些人能坐這個位置,不是他們的專業知識豐富,對辦大型球賽別有心得。他們能位高權重,靠的是他們懂得 如何在足球政界中混得吃香,建立勢力。

惡人勢力不倒

以來自千里達和多巴哥的國際足協副會長Jack Warner為例,此人可算是惡名昭著。他自己和家人的公司在2002年和2006年都靠售賣世界盃門票獲得厚利。即使此事已經查證,最近又被質疑曾收受 已倒閉的ISL(一間長期獲得國際足協合約的體育市場開發公司)的賄款,他在國際足壇的地位依然穩如泰山。始終只要他得到中北美洲加納比海的足球權貴支 持,就沒有人敢動他。

英格蘭國家隊在2009年曾作客千里達和多巴哥,申辦大使之一的碧咸又到該國開設足球學校。這些舉動難道與申辦世界盃無關嗎?說穿了假如俄國與卡塔 爾贏得不乾淨,作為輸家的英格蘭在申辦過程中亦不見得特別高尚。申辦失敗後,倫敦市場老羞成怒撤回免費招待國際足協全體執委在2012年倫敦奧運期間免費 住宿的邀請,未免說明了這些在事後抱怨不公的人,本身都不能獨善其身。

06主辦權歸德國內幕

要在這種小圈子又不記名的選舉中勝出,要做的肯定不單是一份有說服力的文件。讓我們回到十年前,爭辦2006年世界盃的過程便可見整個過程是如何撲 朔迷離。當年南非有白禮達的公開背書,眾以為南非被選中應無大問題。怎料在2000年7月6日,最後揭盅卻是德國勝出。最耐人尋味的是時任大洋洲足協主 席,蘇格蘭出生但早年移居紐西蘭的Charles Dempsey在第一輪投票支持英格蘭後便離開會場,沒有再參與餘下的投票過程。最後德國以十二票對十一票在最後一輪投中氣走南非。假如Dempsey留 下並賜票予南非,則將迫使主席白禮達投下決定性的一票。而既然白禮達曾公開支持南非,大概他沒有理由在最後時刻改變主意吧。

究竟Dempsey為甚麼在英格蘭出局後就離場呢?由兩位學者John Sugden 與 Alan Tomlinson所撰寫的《Badfellas: FIFA Family at War》透露了幕後的故事。話說大洋洲足協決定支持英格蘭,亦有會員國首腦指出南非應是次選,但卻沒有要求Dempsey在英格蘭出局後投票予誰作過正式 決定。而在投票前一晚,當Dempsey在酒店房間接過曼德拉的電話後,他發現有人將一封信放在房間門下。信件內容是叫Dempsey打一個德國柏林的電 話。Dempsey隨即聯絡大洋洲足協秘書長Josephine King(此人也是Dempsey的幼女,體育組織家天下不是香港獨有)。他的女兒趕緊找得六個大洋洲足協會員過(即過半數)同意後,即回以一封傳真:著 Dempsey只在第一輪投票中投票,之後則連投票棄權也不可以。

究竟那一封信是誰放進Dempse的房間呢?沒有人有答案。

但原來當年投票之前不久,德國聯邦政府的安全委員會通過售武予沙特阿拉伯;鄭夢準(國際足協副會長之一)家族擁有的現代汽車亦受到德援,德國拜亞藥 廠(同時也是德國足協的贊助商之一)亦宣布會在泰國有巨額投資,而剛巧其中一名國際足協委員會成員就是泰國人。當然,沒有人可以證明德國是靠這些手段去爭 得國際足協委員的支持。但顯然這個申辦的遊戲之複雜/可怕程度,絕非外界所能理解。

選舉猶如玩泥沙

由於像國際足協這樣的國際組織基本上是自治的獨立王國,他們在投票過程中有甚麼疑雲,都只能作內部處理。選舉無需由獨立的選舉委員會負責,那就沒有 人可為買票的界線下一個具公信力的定義。這樣的選舉其實比我們選系會更兒戲。更有趣的是,即使有證據指出有錢進了私人口袋,也沒有公權力可以介入調查。原 因是在國際足協身處的國家瑞士,反貪污法例不適用於國際體育組織。

大小國家花數以千萬的金錢去爭辦,為的就是在這樣一個不透明的遊戲中脫穎而出,值得嗎?國際體壇的風氣其實都是差不多,香港若然申辦亞運,我們的公帑也就是被用去參加這個遊戲。

(本文刊於《中大學生報》2011年1月號)

新足總架構既已通過 組織起來參與運作

七月 15, 2011

四月十四日,足總舉行特別仝人大會。全體出席會員代表都支持通過修章議案,為落實鳳凰計劃邁出重要一 步。修章之所以重要,是因為足球長期以來都被譏為小圈子俱樂部。既然如此,足總要得到政府的額外資源,必先進行改革,讓政府和公眾有信心額外資源不會被一 個管治質素欠佳的機構糟蹋。

那麼,究竟新的章則有甚麼重要元素可令我們相信足總能改善管治?

為甚麼一直以來足總都被視為「老細」們權鬥的地方?很簡單,因為除了地位特殊的女子足總和華協會(香港中華業餘體育協會)外,所有足總的基本會員都 要是參加聯賽的球隊。很自然,球隊派出的代表就是代表老細的利益。董事局九名成員當中,除了會長霍震霆是由港協暨奧委會派出外,其它八人的權力來源都來自 足總屬會,當中三人分別是甲、乙、丙組屬會選出的代表。

獨立董事不過半數

在新的制度下,董事局由兩年一任改為四年一任,且成員只能連任一次。而董事局的成員人數則維持在九人。港協暨香港奧委會再無派出代表的資格。董事局 內仍有會長和主席各一人,由足總會員選出。其餘七人中四人必需與球會有所聯繫,而另外三人則是獨立董事,不得在任何會員球會享有任何權益或擔任任何職位。

以既有足總的會員基礎,就算三位獨立董事真的超然於球會間的利益紛爭,但由於絕大多數的會員都是參加聯賽的球會,會長、主席連同四位球會董事這六人 都很有可能是球會主持者──老細──利益的代言人。換言之,這改革的效果不會太大。但在下這判斷時,我們需要留意有關會員資格的變化。

非球會能申請入會

根據新章則,足總會員資格已不再局限於參加聯賽的球會。第6條第1款是這樣寫的:「會員可包括球會、地區體育協會、聯賽代表、球員團體、裁判團體、 教練團體及其他代理機構」。因此,只要非球會的足球組織大舉入會,那就有機會沖淡現時以老細利益為先的足總架構。因此,球員、裁判、教練現在應該站起來, 成立自己的組織,申請入會去為足總加添一點生氣。否則,新足總的董事局的性質根本與既有的足總分別不大。

不過,在這些團體加入成足總會員前還要過一關。因為新會員要成功入會,還是要既有的足總會員在會議中以簡單多數通過。新的章則沒有表明否決入會申請所需的理由,這會否成為既有勢力抵制新勢力加入足球圈建制的漏洞所在?

球迷公眾能參加嗎?

上文提過的第6條第1款提及過「其它代理機構」也可申請入會。但這概念似乎相當模糊,究竟球會、教練、裁判、球員、地區體育組織和聯賽代表以外的團 體,要有甚麼條件才能申請入會呢?這可能要機制真正運作才能知道。但根據第7章第1款,新會員申請入會要提交的文件中,除了要循例表明遵守國際足協、亞洲 足協、香港足總的規程外,還要提交「關於申請人以致力發展足球作為基本宗旨或為足球運動提供服務及利益的聲明書」。這是否表示只要是以發展足球作為基本宗 旨的團體,即使是球迷團體也可入會呢?或許日後球迷應組織起來一試。

吹水組織「足球論壇

即使球迷組織不能成為會員,也可以加入新設立的足球論壇。這架構的用意是在決定是否接納入會申請前設一個觀察期。此外,加入足球論壇的標準比成為足 總會員寬鬆得多。只要「對足球發展產生興趣或可為足球運動提供重要服務」便可加入足球論壇。在足球論壇中,成員可討論所有足球議題,並向足總提出建議。當 然,足球論壇的成員非足球會員,這些建議難以有很大的影響力。不過,這也算是新足總架構中打破足總保守封閉形象的一個平台。關心足運者也應該積極考慮參 加,為足球圈帶來新的衝擊。

足球改革闖首關在即 前路還是暗湧重重

七月 15, 2011

約一年前,政府委託顧問公司所做的足球顧問報告中文譯文) 出台。根據報告的建議,足總聘請了改革顧問(change agent)以推動足總改革,實踐「鳳凰計劃」。如要簡短地總結計劃的性質,就是政府以額外撥款吸引足總以顧問報告的基礎進行一系列改革,以達到復興足運 之目的。如果計劃未能落實,額外的公帑也不會用在足球之上。

球圈大團結?

改革顧問最後總結出三十三項建議, 當中有部分建議需要足總修改章程細則配合。因此,將於四月十四日舉行的足總仝人大會可說是足球改革計劃由務虛階段轉化到務實階段的第一步。然而,在表決前 夕,已有消息傳出足總屬會對草案有不少質疑。如是次修章議案未有四分三屬會投票支持,將意味著之前政府和足總對鳳凰計劃的投入都是白費心機。有傳言指,草案中最具爭議的是刪除會長一席的建議。

今天(四月七日),足總兩大巨頭──會長霍震霆與主席梁孔德──一同召開記者會,並異口同聲支持今次的修章議案。霍震霆在趕到立法會參加財政預算案 辯論前也要到場一會(對,讀者沒看錯!他是要趕到立法會開會呢!),這場記者會的訊息很清楚,就是早前的爭議已經平息,球圈應該團結一致讓修章案通過。

修章內容未清楚

小記本想藉此機會了解修章案有甚麼細節可令足總煥然一新。可惜讓記者/公眾了解修章內容顯然不是今次記者會的目的。梁孔德明言有關細節無需公開,因為這是公司的內部事情。所以,小記只能在記者會中斷斷續續得知以下數項修章建議:

一、有關加入足總當會員的申請,將由全體會員表決是否接受,表決採簡單多數制。根據現有制度,審批入會申請的權力在董事局。
二、董事的任期由兩年改為四年。
三、未來的董事局內將有三名獨立(無球會背景)的董事,有球會背景的董事則有四人。但記者會中沒有透露修章後的董事局將有多少成員。
以上第三項建議與顧問建議的內容並不一致。顧問報告的建議是董事局中應有四人是獨立董事,有球會背景的則只有三人。但梁孔德說經諮詢屬會後,便依民情將兩者的數目倒轉過來。

會長一職得以保留

除此之外,梁孔德提到尚有兩項修章建議在諮詢屬會後變得跟顧問報告的提議不一樣。一項是行政總裁在董事局中的投票權。顧問報告建議行政總裁有投票權,但在 最後表決時的議案中,行政總裁將沒有在董事局會議中投票的權利。另一項改動是「保留了會長和主席」的職位。根據顧問報告的內容,主席一職是仍然保留的,但 到時的主席將是「獨立主席」。因此梁主席就「主席」一職的說法是何含意,會不會是指日後的主席無需獨立於球會,實在不得而知。但保留會長一職則是可圈可 點,因為這改動似乎令人有理由相信早前有關屬會不滿刪去會長一職的傳言是真確的。

雖然有兩大巨頭公開表態,但梁孔德不願意估計最後議案在仝人大會會得到多少票數的支持。在回應記者提問題時,他反過來著記者如到時有屬會不支持,記者應該問屬會為甚麼反對。可是,當外界對修章的細節沒有充分了解的時候,又怎能判斷反對者的舉動是否合理?

改革前路荊棘滿途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梁主席和坐在他身旁的足總總幹事袁文川都三番四次強調是次修章建議不會令到章則的內容有很大改變。梁孔德更兩次提到屬會關心是否要通過 鳳凰計劃,而他的說法就是這次修章不是要通過鳳凰計劃。他特別提到,這次修章也是要與國際足協和亞洲足協的建議接軌,而且要讓整個鳳凰計劃通過,除修章外 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袁文川指出當中的工作包括在小組層面處理細節、通過內部的選舉指引等。小記聽見梁主席似有迴避「鳳凰計劃」這稱號的傾向。這是否意味著 足總屬會對整個計劃有不少異議?如這屬實情,相信即使修章成功,未來的改革之路也是暗湧處處。

其他報導:
黃俊邦:足球改革顧問 球迷及公眾角色未明
Wing:政府支持足球,但資源歸誰?

政府支持足球,但資源歸誰?

七月 15, 2011

在申辦亞運的撥款被立法會財委會否決後的一天(一月十五日),支持申辦亞運的經濟動力舉連了一個名叫香港足球發展研討會的活動。台上的主角嘉賓有足 總秘書長袁文川、民政事務局首席助理秘書長(康樂及體育)的莫君虞和足總改革顧問(change agent)Mark Sutcliffe。

新球場使用權歸誰?

本來以為Mark Sutcliffe會是這次活動的主角。事關足總改革顧問的角色對日後足球發展至為關鍵。根據政府在二零一零年初公布的顧問報告(也是由Mark Sutcliffe的公司所撰寫),足總需要聘請改革顧問,並根據改革顧問的建議作出改革。不過,Mark Sutcliffe他自在活動開始初段就他的工作作了一個簡單的匯報後便幾乎完全被台下的參加者遺忘。大家的焦點都放在莫秘書長身上。莫秘書長在他的演辭 中唯一提到政府肯定會做的工作就是多建第三代仿真草球足球場。以仿真草取代天然草,是因為前者在一年只可提供六百節予用家,後者卻能提供逾三千二百節。莫 指出現時全港有十五個第三代仿真草球場,但有新的二十一個將在未來五年建好。

一談到球場設施便不得了。眾所週知,足總和絕大多數的足球會都沒有自己的球場,它們轄下的球隊與其它足球愛好者一樣,都要用政府的場地練習甚至是比 賽。雖然現時的政策已給予它們一些租場的優先權,但優先權是有限制的。於是,袁文川便率先提議球場的使用權需要對精英運動員有優先的考慮。

誰是足球界的一分子?

台下的陳平(大埔區議員,大埔足球隊領隊)隨即指出,他的球隊要與公眾共享球隊有多不應該,直言這個議題根本無需討論。另一支甲組地區球隊,屯門足 球會會長何君堯亦痛陳球隊在租場時所面對的困難。港隊主教練曾偉忠則索性即場提出具體訴求,要求在新建的二十一個球場中,撥出十八個予十八區的地區梯隊優 先使用。此建議獲得在場的足總主席夫人,經濟動力立法會議員梁劉柔芬支持。然而,莫秘書長當然不敢就地許下承諾,堅持要在滿足在座代表要求和公眾利益中取 得平衡。

值得注意的是,足球顧問報告其中一個建議就是要強化業餘足球,並建議香港的業餘足球體系能為職業足球體系輸送人才。然而,現時業餘足球隊要租用標準 十一人足球場踢球並不容易,炒賣場紙的情況是公開的秘密。如果將政府的場地的使用權進一步向專業足球界別傾斜,豈不是不能做到加強業餘足球基礎這個建議?

甲組會和足總一致嗎?

有趣的是,究竟強化業餘足球這個建議是否受到認同或重視呢?陳平在會上直言談青訓談設施意義不大。最有效提升本地足球水平的方法是找馬會或者政府出 巨資作為甲組比賽的獎金。到時甲組隊能引入高質素外援,本地的聯賽水平以至本地球員水平必能提升。似乎業餘足球是精英足球的基礎還是與精英足球爭奪資源的 「競爭者」,尚要有更多的討論才有明確的答案。換言之,儘管政府在顧問報告出爐後已明言政府將會向足球傾斜。但這些額外資源如何分配在這一刻卻似乎仍存有 爭議。

陳平慷慨激昂的發言後,身為足總僱員的曾偉忠即帶領台下參與者高呼口號重申香港足球有得搞及需要政府支持。 但可別以為這就象徵著球圈大團結。事實上,球圈內部也有不同利益存在。足總的使命包括代表隊、職業和業餘足球的發展,總不能事事只以甲組隊的利益為依歸。 傑志總領隊伍健便指出職業足球員既是甲組會的僱員,政府要提倡足球不可能只找足總而不找甲組會。之後何君堯又指足總應代表「用家」利益,而所謂的用家就是 甲組會,故理應甲組會都是董事局當然成員。伍何的說法,某程度上都是在抱怨現時甲組會的影響力不足。

四月十一日大件事

但如果何的建議能獲得其它甲組會接受,那問題便大了。政府撥額外資源予足總的先決條件是要改革足總架構。雖然實際上的改組內容未有對外披露,但以 Mark Sutcliffe經常強調擴大不同足球參與者對足總的參與,大概修章的建議會令甲組會的影響力更微。打破常被斥為小圈子私人俱樂部的足總架構,也是當初 顧問報告以至主流民意支持的方向所在。四月十一日的特別同人大會,需要四分三票數支持才能通過修章議案。如果甲組會團結反對,再加上多名老細對部分乙、丙 組球會的影響力,要否決修章絕非難事。假如改革失敗,那政府就理所當然地可以鳴金收兵,無需為足球運動的發展費神,而將軍澳的足球中心也可能會無疾而終。

影片連結一覽:
未來數年將提供的足球場地
足總就場地質素及推動精英足球給予政府的意見
Change Agent 對香港足球改革的藍圖
和富大埔領隊陳平談論場地分配
梁孔德談足球場地問題
曾偉忠建議政府改革場地分配
有關精英體育制度與香港足球發展的討論
球迷討論地區足球及港職聯發展
林健鋒議員就香港足球改革的意見
和富大埔領隊陳平談香港足球改革之路
引入高質外援可提高香港足球水平
伍健就政府對香港球會支援的意見
和富大埔球迷會委員反映足球場地炒賣問題
屯門足球隊會長何君堯對發展本地足球的意見
梁孔德作出總結
Change Agent 作出總結

亞洲足協盃:基士文破「畢基魔咒」 南華一球勝東賓高

七月 15, 2011

亞洲足協盃H組第三輪賽事,由兩支暫只得一分的球隊──香港的南華與印度的東賓高較量。是場賽事在四月十三日晚假大球場上演。結果南華憑基士文攻入全場唯一一個入球,全取三分之餘更打破了畢特與基士文同時正選上陣未嘗勝果的魔咒。

東賓高特性點評

在七千多名觀眾面前,東賓高示範了香港球迷較少見到的踢法。他們的踢法以短傳為主,尤其在中後場的傳送極有耐性。即使南華經常在前場已瘋狂迫搶,但 球員仍然堅持其踢法,不輕易丟失控球權。可是,東賓高的傳球功夫在前場卻是另一回事。客軍的攻力疲弱,不但沒有具突破力的球員,甚至連簡單的進攻配合也欠 奉。以這場賽事的表現來說,實在難以相信東賓高曾在春武里身上攻進四球。

東賓高的致命傷還是在防守。隊中唯一的防守中場美塔比的活動範圍已不算大,而他身邊的中場球員也鮮有做好壓迫工作,令南華在中前場有頗多空間製造攻 門。即使南華上半場的表現平平,但也是攻勢較多的一方。開賽不足兩分鐘便先後有基士文陳肇麒均已找得射門機會,不過未能威脅客軍大門。七分鐘,畢特主射自 由球被救出。

南華佔上風

十五分鐘,梁振邦妙傳予在右輔位入滲的徐德帥,雖然後者控球時顯得頗為「論盡」,但亦爭得機會窄角度射門被擋出。接著的角球由畢特開出,李志豪近柱接應凌空起腳出界。到中段,郭建邦近門準備命射之際被對方中堅哥雲達剷走腳下球。黃展鴻在不久外後施遠射,球中網外側。

上半場末段,南華除了攻勢放緩之外,黃展鴻與祖爾先後漏踢均令己方門前出現險象。但東賓高前鋒尼高分別因來晚半步和被李志豪奮不顧身的攔截所阻而未能起腳。客軍兩次機會都未取得射門,令葉鴻輝在上半場幾乎是球賽的觀眾而已。

上半場補時階段,基士文在門前混戰其間將球送進對方大門,但因為球證認為陳肇麒犯規在先,故笛聲早已響起。半場紀錄為零比零。

基士文:失機、黃牌、進球……

下半場易邊再戰,南華如上半場初段一樣製造出多次良機。而其中兩次良機都被基士文糟蹋。四十六分鐘,陳肇麒禁區內傳高球到門前,無人看管的基士文卻 頂不中皮球。另一次則事發在六十分鐘。當時徐德帥與陳肇麒在右路合作,最後由徐德帥作出傳中。基士文在十二碼點無人看管竟未能控好來球。

基士文兩次失機之間,南華尚有兩次良機。客軍右後衛奴巴在後半場失去控球權,郭建邦得以推進至禁區傳中。當時基士文已在門前接應,但郭建邦的傳中球 彈中敵衛再滾到禁區外。另一次良機也與基士文有關。這位塞爾維亞前鋒在左路邊線精采地擺脫對手後再長傳予陳肇麒。後者離門二十碼起腳被救出。

除了製造機會予隊友和浪費良機外,基士文在下半場初段也因在前場侵犯對手而被黃牌警告。他領黃後狀甚激動,堅持向球證理論,需要畢特特意走到事發地 點規勸,同時其它南華球員則冷眼旁觀。到六十九分鐘,南華的本地球員終於一起走到基士文身處的地方。因為又一次近門無人看管的基士文接應歐陽耀沖的傳中球 頂成一比零。

歐陽耀沖乃係後備上陣替補明顯不在狀態的徐德帥。值得留意的是,在完半場前不久,畢特曾向後備席方向表達意見,其肢體語言似乎是在埋怨徐德帥的演出。

葉鴻輝四度力挽狂瀾

南華在下半場以全華班防線上陣。這是由於上半場末段祖爾助攻爭頂時頭破血流,故陳偉豪在下半場上場與李志豪一同扼守中路。儘管大、細豪二將合作多 年,但這條防線未能予人穩健的感覺。上半場無事可做的葉鴻輝在下半場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五十五分鐘,素沙的「冷箭」已要勞煩葉鴻輝飛身救出。到六十三分 鐘,身型有點像臨退休前的朗拿度的客軍前鋒圖基傳出一記直線球,讓尼高成單刀之勢。葉鴻輝的出迎時間似是稍遲,但仍能臥地用雙手截得尼高的腳下球。假如當 時尼高先開紀錄,南華能否有力追平實在難以預料。

領先後的南華只得陳肇麒一次勁射被擋算是較有機會增添紀錄的射門。相反東賓高在末段有兩個黃金機會。圖基藉畢特與陳偉豪之間的誤會得以近門快射,葉 鴻輝出迎果斷成功擋去皮球。到九十分鐘沙尼與大豪、細豪糾纏一輪後窄角度起腳,若非葉鴻輝保持專注救出這次近射,東賓高已能追成平手。

飛馬作客再勝

同組另一場賽事,印尼的佩西普拉在主場以三比零擊敗泰國的春武里。前者現以七分高踞榜首,春武里與南華則各得四分緊隨其後。東賓高僅得一分敬陪末席。按照首三輪的走勢,佛誕晚上南華主場對春武里很可能對此組的出線形勢有決定性影響。

另一邊廂,F組的天水圍飛馬作客以五比三擊敗馬爾代夫的VB,締造了兩場作客均告捷的紀錄。飛馬現時三戰積六分列第二位,比榜首的斯里維加亞少一分;比第三位的宋蘭義安多三分。分組賽到了半程階段,似乎飛馬的出線形勢比南華還要樂觀。

畢特愚行助傑志 羅氏王朝陷危機

七月 15, 2011

四月三日,將軍澳運動場三千三百張門票全部售罄,迫得數十名球迷要站在場外環保大道路旁的小斜坡觀戰。如此有吸引力的球賽是傑志對南華的榜首大戰。 賽前南華僅以兩分領先傑志,戰後雙方各只餘三場球賽,因此這仗的結果對聯賽冠軍誰屬相當重要。力求衛冕的南華在季中找來畢特和基士文兩位星級球員加盟,大 收宣傳效果。但到現時為止,兩人同時正選上陣時還未試過打勝仗。今戰也不例外。球迷不但沒有看到兩人有一流演出,相反卻目睹畢特如何在南華開始「上力」時 領得紅牌被逐。

梁子成的精采控球

和局也與落敗無異的傑志開賽後積極搶攻。一眾數位技術型的華將與佐迪及羅比度的的短傳配合頗為出色,右翼朱兆基更是特別搶鏡。初段傑志已有兩個好機會。盧 比度突破越位在小禁區犄角位射門,葉鴻輝出迎果斷擋出。丹尼在十四分鐘在左路作個人表演,到底線傳予梁子成起射被南華球員擋出。

三十三分鐘,盧均宜在禁區內準備起腳時被蘇沙剷走其腳下球。之後傑志的角球攻勢令南華禁區內出現混亂,但由於紅衣球員太多,傑志未能要求葉鴻輝再作 撲救。五分鐘過後,傑志攻破南華大門。梁子成在左輔位用腳背美妙地將由數層樓高度跌下來的皮球「痴」下來,再擺脫文彼得的糾纏傳中,盧比度趕到接應頂成一 比零。

「畢基」未見功架

南華在上半場表現不如對手。中場中路的畢特與梁振邦在中場戰中敵不過由高文、林嘉緯與佐迪組成的傑志中場,未有做好聯繫攻守的工作。一對前鋒陳肇麒 與基士文始終缺乏獨自「搵食」的能力,也沒有良好演出。南華陣中較出色的有右翼李威廉。他無論突破和與隊友配合都相當有水準,雖未能創出攻門鏡頭,但也製 造到一些威脅。不過,這位右中場在三十分鐘因傷被調下火線,由徐德帥入替。左翼蘇沙則在中段有兩次射門機會。他先在禁區頂偏左位置發揮腳法,騙過三名對手 後勁射出界。在傑志開紀錄前一分鐘,羅沙度解圍稍為猶豫,即被文彼搶得皮球再傳予蘇沙射偏。完半場前一分鐘,南華得一角球,此次攻勢以李志豪近射出界而結 束。

下半場易邊再戰,南華搶回不少攻勢。下半場六分鐘,徐德帥右輔位勁射被王振鵬擋出底線外。十四分鐘,黃展鴻妙傳予在右路入楔的徐德帥,後者見王振鵬出迎便再傳球到中路,梁振邦得此良機卻未能把握,皮球越楣而去。

畢特被逐

與此同時,南華球員的情緒開始不穩。下半場開賽的首十分鐘中,負責近後備席那邊的助理裁判周駿傑接連作出了兩個對南華不利的越位判決。當他之後將一個界外球判予傑志一方時,南華的球員和球迷的不滿已是清楚可見。這或許能解釋畢特在十五分鐘作出的不智舉動。

當時畢特與傑志中堅盧比度一同追逐南華球員的一記直線傳球。雙方顯然互有動作。當王振鵬沒收皮球後,愚蠢的畢特續舉起右手揮向羅沙度的胸部。這一下 動作的力度有多大可能只有兩位當事人才清楚。而旁人看到的則是羅沙度在「中招」後隨即倒地,雙方球員即一擁而上並且發生推撞。擾攘一時後,球證廖國文在跟 周駿傑討論後予畢特紅牌一面。球證出示紅牌後,愈半隊南華球員續圍攏球證質問,球賽因而停頓了五分鐘。若是在未重建的旺角場,相信反南球迷早已有節奏地高 呼「南華精神‧輸波打人」的口號。

羅沙度射成二比零

十人應戰的南華本來還是在化憤怒為力量,與傑志拉成均勢。徐德帥更曾在越位位置射入令擁南躉空歡喜一場。但傑志球員在情緒穩定過後即取回對戰局的控制權。 另一方面,球證廖國文在餘下的比賽時間愈來愈沒有章法。李志豪與列斯奧各有一次清脆剷截卻換來黃牌警告。蘇沙從後明顯剷跌對手卻被網開一面。而最具爭議的 判決則是祖爾在己方禁區頂一次攔截佐迪被吹罰並被罰黃牌。但祖爾則因為自覺是成功剷走皮球而相當憤怒。當羅沙度藉這自由球妙射成二比零後,球證再次成為部 分南華質問的對象。當時的時間是下半場三十三分鐘。

末段,鄭少偉和朱兆基都有錦上添花的機會,但分別被李志豪與葉鴻輝化險為夷。補時階段基士文妙射被王振鵬擋出,徐德帥與基奧雲尼企圖補中又被傑志球 員以血肉長城成功阻止。最後傑志防守中場高文犯手球領第二面黃牌被逐已未能影響戰果。傑志繼首循環後再次擊敗積三十四分的南華,以十五戰積三十五分升上榜 首。

羅氏王朝陷危機?

傑志餘下三仗包括對「姊妹球隊」大中與業餘兵港會兩支榜末球隊,六分可說是相當穩陣。因此,如果傑志能在四月十七日擊敗屯門,「擁南躉」只能期望奇跡出現阻止傑志取得四十多年來首個甲組聯賽冠軍。

南華在年初失去銀牌寶座,在亞洲足協盃出線形勢又不樂觀。現在連聯賽的爭標主動權也已落在傑志手中,在羅傑承重新入主南華後締造五連霸的機會較為渺 茫。羅傑承近年已視亞洲賽事為其最大目標。如果南華未能取得來季亞洲足協盃的參賽資格,會否影響到羅傑承未來的投入,實在是值得留意香港足球動態的球迷密 切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