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巴西

或許,這是一次報應。三年前,阿根廷在南美國家盃如日中天,進攻水銀瀉地。但到決賽,巴西在開賽初段先進一球後,便全軍退守踢防守反擊。他們為了打斷阿根廷的傳送節奏,不停在中場位置作出輕微犯規。最後,巴西以三比零勝出奪魁。

這一仗對荷蘭的上半場,巴西踢出了今屆賽事最有「卡士」的 進攻。羅賓奴在左路邊線盤過兩人,再由卡卡妙射被擋。完 半場前一刻,二零一零年的巴西幾乎複製了四十年前決賽的 最後一球。由左路傳至禁區頂的丹尼爾。丹尼爾再仿如有後 眼般把球踢至右前方的空位,由右閘馬干上前第一次間命射。 但與阿爾拔圖當年射遠柱中鵠不同,馬干射近柱被救出。

上半場的感覺是,巴西「大把喺手」。但論真正的入球良機, 巴西除了進球外就只有以上兩個機會而已。而其中一個原因, 就是每當鄧加巴西準備用其招牌式快速反擊突襲時,荷蘭 隊都以踢腳等不同方式作超技術攔截。而日籍球證卻不見輿 薪,不但沒有用黃牌來制止荷蘭繼續這樣做,甚至多次讓球賽繼 續進行。

在對方犯規戰術得球證的縱容下,巴西的反擊未有成效。要解 釋巴西在上半場為何未能多取一球,實在不得不說這是原因 之一。我不是說巴西今仗也是一支踢得乾淨的球隊。用硬朗 以至非法的攔截去對付洛賓,顯然是有計劃進行的。但球證 顯然對巴西嚴卻對荷蘭寬,由上半場初段到完場也是如此。

美路那面紅牌當然是咎由自取。但他的「燥火」也與球證的惡 劣執法不無關係。在他被逐前約十秒,他是控著球的,但似 乎因為被對方踢倒而我去控球權。球證沒有判罰,接著他便先踢 腳再踐踏洛賓了。

這個紅牌亦令到美路成為球賽無可爭議的最關鍵人物。羅賓奴 的入球是他的妙傳製造的。他又為荷蘭追成平手,再目送史 奈達頂球入網。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自一比一後,美路 不知道是因心理還是傷患問題而大失水準,讓荷蘭能加強對 中場的控制。同時,他已顯然無法再作為左後衛巴斯圖斯的 屏障,令對手在右路的威脅大增。在這個時候,美路實在難以留 在場上了。

然而,鄧加選擇換下有黃牌在身的巴斯圖斯,而非美路。由基 拔圖替代巴斯圖斯不是沒有道理,但讓美路繼續作賽,即使 他沒有被逐也顯然並非上策。究竟鄧加是看不見美路下半場 已在迅速地走下坡,還是他發現後備席上沒有人可以取而代 之呢?如果是前者,那鄧加就是作出了一次錯誤而且致命的 臨場判斷。若是後者,那麼拿美利斯的停賽可能比美路的烏龍球 對比賽的勝負更加重要。

當然,難道拿美利斯以外巴西陣中就沒有人能取代美路嗎?荷 蘇耶和基巴臣呢?為何美路在十六強停賽時,取代他的不是 這兩位防守中場,而是攻擊中場拿美利斯?是不信任他們嗎? 事實上,除了不信任此二人外,鄧加亦似乎不信任格菲迪。 法比安路在今屆的整體表現其實不甚理想,他的FIRST TOUCH更往往令人為之歎息。這令到巴西前線少了一位能 停球的球員。末段用上比較靈巧和速度快的利爾馬而非能作 柱躉式中鋒的格菲迪來取代法比安路,是否鄧加當初徵召球 員出錯的另一證據?而當巴西在末段只能靠丹尼爾和馬干發 動稍為有效的攻勢時,鄧加大概也要反思為何後備席上缺少 具創造力的球員。朗拿甸奴、阿歷斯、艾度亞度、迪亞高、 GANSO真的沒有一個值得入選嗎?

假如沒有下半場的逆轉,鄧加是會受到高度評價的。基拔圖‧ 施華在這一場經常走得比較前方的位置協防,令到荷蘭在中 圈附近無法把球放到禁區頂或者翼位。洛賓因此要時常走到 近中線的附近才能拿球,變相威力大減。因此,荷蘭在上半 場是不像有能力取得入球的。但足球運動就是這樣,一件偶發的 事件足以改變一切。

雖然美路的烏龍球是一偶發事件,但別忘記了這個入球的源頭 是荷蘭的一次快開自由球。為甚麼史奈達可以在無人看管的 情況下傳中?巴西球員在防守時是否大意了一些呢?記得在 上半場,巴西後防已因兩次「大意波」而被荷蘭攻到禁區內 了。下半場初段更出現美路無厘頭在禁區頂用後腳傳球被對 方截得的危險鏡頭。究竟以紀律著稱的鄧加巴西發生了甚麼 問題?整屆比賽表現近乎完美的祖安為何在解圍時踢球往底線而 非橫邊,令荷蘭把握角球機會反超前?

鄧加花了多年打造出這個一流的防守體系,竟在關鍵一仗因為球 員的大意而再無用武之地,未免是太諷刺了吧。

廣告

標籤: , ,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