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0 年 07 月

祭巴西

七月 5, 2010

或許,這是一次報應。三年前,阿根廷在南美國家盃如日中天,進攻水銀瀉地。但到決賽,巴西在開賽初段先進一球後,便全軍退守踢防守反擊。他們為了打斷阿根廷的傳送節奏,不停在中場位置作出輕微犯規。最後,巴西以三比零勝出奪魁。

這一仗對荷蘭的上半場,巴西踢出了今屆賽事最有「卡士」的 進攻。羅賓奴在左路邊線盤過兩人,再由卡卡妙射被擋。完 半場前一刻,二零一零年的巴西幾乎複製了四十年前決賽的 最後一球。由左路傳至禁區頂的丹尼爾。丹尼爾再仿如有後 眼般把球踢至右前方的空位,由右閘馬干上前第一次間命射。 但與阿爾拔圖當年射遠柱中鵠不同,馬干射近柱被救出。

上半場的感覺是,巴西「大把喺手」。但論真正的入球良機, 巴西除了進球外就只有以上兩個機會而已。而其中一個原因, 就是每當鄧加巴西準備用其招牌式快速反擊突襲時,荷蘭 隊都以踢腳等不同方式作超技術攔截。而日籍球證卻不見輿 薪,不但沒有用黃牌來制止荷蘭繼續這樣做,甚至多次讓球賽繼 續進行。

在對方犯規戰術得球證的縱容下,巴西的反擊未有成效。要解 釋巴西在上半場為何未能多取一球,實在不得不說這是原因 之一。我不是說巴西今仗也是一支踢得乾淨的球隊。用硬朗 以至非法的攔截去對付洛賓,顯然是有計劃進行的。但球證 顯然對巴西嚴卻對荷蘭寬,由上半場初段到完場也是如此。

美路那面紅牌當然是咎由自取。但他的「燥火」也與球證的惡 劣執法不無關係。在他被逐前約十秒,他是控著球的,但似 乎因為被對方踢倒而我去控球權。球證沒有判罰,接著他便先踢 腳再踐踏洛賓了。

這個紅牌亦令到美路成為球賽無可爭議的最關鍵人物。羅賓奴 的入球是他的妙傳製造的。他又為荷蘭追成平手,再目送史 奈達頂球入網。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自一比一後,美路 不知道是因心理還是傷患問題而大失水準,讓荷蘭能加強對 中場的控制。同時,他已顯然無法再作為左後衛巴斯圖斯的 屏障,令對手在右路的威脅大增。在這個時候,美路實在難以留 在場上了。

然而,鄧加選擇換下有黃牌在身的巴斯圖斯,而非美路。由基 拔圖替代巴斯圖斯不是沒有道理,但讓美路繼續作賽,即使 他沒有被逐也顯然並非上策。究竟鄧加是看不見美路下半場 已在迅速地走下坡,還是他發現後備席上沒有人可以取而代 之呢?如果是前者,那鄧加就是作出了一次錯誤而且致命的 臨場判斷。若是後者,那麼拿美利斯的停賽可能比美路的烏龍球 對比賽的勝負更加重要。

當然,難道拿美利斯以外巴西陣中就沒有人能取代美路嗎?荷 蘇耶和基巴臣呢?為何美路在十六強停賽時,取代他的不是 這兩位防守中場,而是攻擊中場拿美利斯?是不信任他們嗎? 事實上,除了不信任此二人外,鄧加亦似乎不信任格菲迪。 法比安路在今屆的整體表現其實不甚理想,他的FIRST TOUCH更往往令人為之歎息。這令到巴西前線少了一位能 停球的球員。末段用上比較靈巧和速度快的利爾馬而非能作 柱躉式中鋒的格菲迪來取代法比安路,是否鄧加當初徵召球 員出錯的另一證據?而當巴西在末段只能靠丹尼爾和馬干發 動稍為有效的攻勢時,鄧加大概也要反思為何後備席上缺少 具創造力的球員。朗拿甸奴、阿歷斯、艾度亞度、迪亞高、 GANSO真的沒有一個值得入選嗎?

假如沒有下半場的逆轉,鄧加是會受到高度評價的。基拔圖‧ 施華在這一場經常走得比較前方的位置協防,令到荷蘭在中 圈附近無法把球放到禁區頂或者翼位。洛賓因此要時常走到 近中線的附近才能拿球,變相威力大減。因此,荷蘭在上半 場是不像有能力取得入球的。但足球運動就是這樣,一件偶發的 事件足以改變一切。

雖然美路的烏龍球是一偶發事件,但別忘記了這個入球的源頭 是荷蘭的一次快開自由球。為甚麼史奈達可以在無人看管的 情況下傳中?巴西球員在防守時是否大意了一些呢?記得在 上半場,巴西後防已因兩次「大意波」而被荷蘭攻到禁區內 了。下半場初段更出現美路無厘頭在禁區頂用後腳傳球被對 方截得的危險鏡頭。究竟以紀律著稱的鄧加巴西發生了甚麼 問題?整屆比賽表現近乎完美的祖安為何在解圍時踢球往底線而 非橫邊,令荷蘭把握角球機會反超前?

鄧加花了多年打造出這個一流的防守體系,竟在關鍵一仗因為球 員的大意而再無用武之地,未免是太諷刺了吧。

給巴西球迷的忠告:別被輕取智利沖昏頭腦

七月 5, 2010

輕取智利三比零後,對巴西在世界盃前景感到樂觀的人似乎多了不少。三個清脆俐落的入球加上堅固的防守,巴西看似霸氣十足。相對八強的對手荷蘭在十六強差點兒被斯洛伐克追成平,球迷難免認為巴西在八強羸面甚高。

但作出這個判斷之前,我們有必要解釋為何巴西在十六強時的 表現會如此的好。記著,足球是一項互動的競技運動,對手 是誰和對手的踢法對自身的表現是有決定性影響的。而剛好 智利的踢法就能讓巴西展示其優點而掩蓋其缺點,故巴西才能有 如此的霸氣。

賽前不少論者都已預料,由於智利教頭比爾沙崇尚進攻足球, 其進取的踢法只會讓中後場有空位予鄧加麾下的巴西發揮其 擅長的反擊。果然,在賽事中巴西無需面對破密集的煩惱,便靠 一次死球和兩次反擊淘汰對手。

除此之外,智利的踢法也能讓巴西的防守球員發揮所長的同時 無需暴露自己的弱點。由熱身賽到小組賽,巴西最忌憚的就 是對方的快馬。而要讓快馬發揮所長,必先有空間讓快馬奔 跑。但智利全軍壓前,同時巴西將中後場的防守線後退到禁 區附近,則令到智利幾乎沒有空間以高速突破巴西的防線。

因此,巴西中堅速度不快的毛病便難以在十六場顯露。祖安和 路斯奧只需緊盯對手和阻截對方的傳球便能完成任務,對他 倆而言實在是毫無難度。速度更慢的防守中場基拔圖‧施華 則單憑其超卓的位置感已能有一流的演出;而防守一對一頗 為不濟的巴斯圖斯在賽事中也因為防線站得後而無需面對對 方單挑挑戰,踢來竟然十足一位稱職的左後衛。換言之,無論是 攻還是守,智利的踢法都是「合晒巴西合尺」的。

既然如此,如果以這一仗的演出便將巴西看成是八強中的大熱, 未免是過分樂觀了。事實上,別談之後可能發生的事,單 是要躋身四強已不是易事。觀乎荷蘭今屆的演出,似乎對巴 西時定必部重兵在後防。而巴西的破密集能力還是未能給予 人十足的信心。再加上艾蘭如肯定因傷倦勤,取代他的丹尼 爾雖然超級勤力而且活動範圍遠較艾蘭奴大,但論傳送和組 織能力始終遠遜艾蘭奴。巴西的攻擊力量難免因此而大打折扣。

值得一提的是,縱使卡卡和法比安奴今屆各有三次助攻和三個 入球,但兩人的狀態還是未如理想。在十六強的賽事中,兩 人便多次控球和傳球失誤,這與球迷對他們的期望顯然有一 段頗大的距離。將破密集的任務交付此二人與羅賓奴,未免令人 擔心。

更令人不安的的中後場問題。美路極可能再度因傷缺陣。上一 仗充任防守中場的拉美利斯攻守表現勇猛,其後上的衝刺更 為球隊帶來更多元化的進攻。惜此子繼對朝鮮一仗後再在穩 操勝券的情況下於非危險位置犯規而領黃,遂要在八強停賽。 假如美路未能復出,相信鄧加為此一位置將甚傷腦筋。Josue 傳球較佳但活動範圍不比基拔圖‧施華大很多。而 進攻力較強的基巴臣在熱身賽和小組賽都未有上陣,只在十 六強末段上場輕舒腳頭。事隔八年再在世界盃八強與基拔圖‧施 華搭擋會有何效果實在是難以預料。

這個偏左的防守中場位置,其重要性之大不單在聯繫攻守,更 在協助巴斯圖斯的防守工作。荷蘭的右翼鋒是誰?當紅的洛 賓是也。如果出現洛賓單挑巴斯圖斯的場面,誰勝誰負不用 分析相信讀者也能預料得到。無論是Josue還是基巴臣, 他們的活力都肯定不如拉美利斯,到時是否能同時兼顧攻 守,協助巴西防線最大的軟肋?再加上踢防守反擊的荷蘭到 時在前場必定會有不少空間,這正是考驗巴西防線另一弱點── 速度的時候。

今年巴西的組織紀律性比上屆好得多。 否則面對智利的全場緊迫踢法,早已像去屆對加納和法國一 樣全場被壓著來打了。但荷蘭的踢法,卻可能足以抑制鄧加 巴西的優點並將巴西的弱點暴露人前。八強這一難關,實不易 闖。

巴葡一戰的啟示

七月 5, 2010

萬眾期待的巴西對葡萄牙一戰最後以零比零的比數結束,或許令不少渴望雙方大打進攻足球的球迷失望。但事實上,球賽形成「悶戰」早已有迹可尋,球迷原來的期許可能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對攻戰沒有發生,最主要原因是葡萄牙根本沒有想過要主攻。 這不但是因為葡萄牙只要取一分便能出線,更可能的原因是 教練基羅斯已對球隊重新定位。在過去十年間,葡萄牙單是 中場的攻力便足以令人聞風喪膽。但隨著「黃金一代」淡出 賽場,球隊改由基斯坦奴‧朗拿度獨挑大樑,我們對葡萄牙 攻力的了解,或許已是過分吹捧了。他們今次在外圍賽要在跌跌 撞撞的情況下鬥到附加賽才能出線便是證明。

或許外圍賽未如預期般順利令基羅斯不得不重新評估球隊的實 力。而當翼鋒蘭尼在世界盃前因傷退隊,基羅斯決定補選能 踢後衛的中場球員Ruben Amorim,其思路已相當明顯。果然,在對科特迪瓦一仗,葡萄牙便擺明車馬是穩中求勝。過去十年的進攻足球已不復見。雖然在次仗大勝朝鮮七比零似乎證明球隊攻力尤在,但其實七球之中,起碼五球是因為朝鮮急於平反敗局令後防薄弱的情況下攻入的。換言之,這一仗的大勝不代表葡萄牙有一流的攻力。

到與巴西交鋒時,葡國的出賽名單連一名中鋒也沒有。結果中 鋒位置由基斯坦奴‧朗拿度暫代,他身後的九名「場外」球 員則俱是能對防守有所貢獻的球員。在這一仗,葡萄牙的踢 法和朝鮮對巴西時的踢法沒有兩樣:都是囤兵中後場再靠一 位前線球員伺機反擊。由此可見,在基羅斯的心目中,葡萄 牙是一支沒有本錢主攻的二線球隊。因此,對著同是二線的 科特迪瓦和名牌球隊巴西,以防守為主便是葡軍採用的踢法。

雖然科特迪瓦似乎名大於實,巴西對葡國時也有三名進攻主力 缺陣,但三戰不失球似乎說明了葡萄牙這一套踢法是有效的。 預料葡萄牙在十六強對西班牙時又會繼續類似的踢法,以 穩守為首要目標。球迷如期望這場伊伯利亞半島打比將出現雙方 對攻場面,大概會再一次失望。

談過葡國後,讓我們將焦點放在巴西身上。如前所說,巴西有 三名攻擊主力沒有在對葡國一戰上陣。結果球隊大部分時間 在進攻上都顯得無從入手。以力量型的巴迪斯達作為技術與 速度俱備的卡卡的替補,這決定早在廿三人大軍公佈時便已 引人詬病。整場賽事巴迪斯達都幾乎發揮不了任何作用,對球隊 撕破對方的密集沒有任何幫助。

看來鄧加或許要為自己未有多帶一名創造性中場到南非感到後 悔。事實上,若認為朗拿甸奴的性格不適合成為鄧加團隊的 一員,巴西還有祖雲達斯的迪亞高、荷芬咸的艾度亞度、費 倫巴治的阿歷斯和山度士新星Ganso能勝任創造型進攻 中場一職。捨棄他們而取巴迪斯達,如果不是鄧加的失誤, 則只有一個可能性。這個可能性就是:巴迪斯達本是準備在 球隊需要衝刺力來進攻時才上陣的。卡卡的真正替補是羅賓 奴。假如卡卡未能發揮良好的水平,Plan B將是由羅賓奴移入中路作進攻中場,其左輔鋒的位置由尼爾瑪取代。但由於羅賓奴有微傷,鄧加並未有在這一戰中嘗試這個踢法。

事實上,從首兩仗所見,羅賓奴是球隊進攻體系中最重要的球 員。羅賓奴的活力和盤球對球隊的進攻有莫大的幫助。同時, 艾蘭奴的傳送和判斷力,是喜歡突破的丹尼爾及不上的。 缺少了這三名主力,連法比安奴的表現也遠遜之前兩仗。巴 西在對葡萄牙一仗的進攻是如此的吃力,顯然不是因為無必 要取勝和對方上半場踢法硬朗能完全解釋的。既然經改動後 的攻擊體系如斯無力,巴西在淘汰賽能走多遠,似乎與羅賓奴、 艾蘭奴和卡卡能否持續上陣有莫大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