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足球與陳肇麒起錨

刊於六月十三日明報世紀版的拙作。

中大「政治中立」風波弄得滿城風雨之際,政府的第二輯「起錨」電視廣告亦登場。今次的主角之一是東亞運英雄人物,新鮮出爐的香港足球先生,隸屬南華的陳肇麒。廣告推出後,網上南華球迷迅即吵翻天。在南華足主羅傑承的網誌上,球迷的留言一向都是不遺餘力維護南華的。但今次,網誌上的主流意見卻是批判陳肇麒為政改方案宣傳,甚至有人直言為此不再支持陳肇麒和南華。

沒有政治立場?

面對球迷的聲討,羅傑承透過網誌解釋。身兼陳肇麒經理人公 司BMA 老闆的他說: 「我們是基於新聞處長黃偉綸先生親自邀約面談的誠意,同意協助。」

羅指出片段是政府宣傳片(Announcement in thePublic Interest),而陳肇麒在年初其實已為政府拍過一次宣傳片。言下之意似乎是多拍一次也沒有甚麼特別。羅傑承沒有提及自己或者陳肇麒對政改的立場:「宣傳片就是宣傳片,將訊息道出後,一切都交由市民自行判斷。」及後,BMA 亦發出聲明,指「陳肇麒不會游說任何人支持或反對任何方案」和「陳肇麒沒有政治立場」。

細看羅的說法,實在跟中大的「政治中立」說法有異曲同工之 妙。兩者都避談自己的政治立場,而選擇以一個去政治化的姿態 去處理一個政治決定。

不少人對大學或者大學內的知識分子有一種浪漫的想像,希望 他們能為社會發聲,追求社會進步。因此,當警方在打壓支 聯會活動時,中大高層卻以「政治中立」為藉口來避免表態, 輿論的反彈實屬意料之內。相反,我們對體育界的想像截 然不同。自小我們便被告知體育不應與政治相關。於是,雖 然南華/BMA 派出旗下炙手可熱的球星為政府的政改方案宣傳,卻仍然希望 以「非政治化」的邏輯迴避箇中的政治意味。

然而,這種演繹是否說得通呢?適逢世界盃今個月在南非上演, 讓我們用南非足球跟國際足協會長之爭的故事來檢視「陳肇麒起 錨」。

英國人羅斯(Stanley Rous)在1961 年起擔任國際足協會長一職。他曾三度在無反對下成功連任。但到1974 年,終於被巴西人夏維蘭治擯走。羅斯之所以失去支持,被夏維蘭治取而代之,箇中最關鍵的事件就是羅斯搞不清足球與政治之間的關係,因而對南非足球抱著錯誤的態度。

眾所周知,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之前,南非一直實行種族隔離 政策,並延伸至競技運動。於是,黑人和白人不能在同一個 足球場上踢球。南非的最高足球管理機關為白人主導的South African FootballAssociation (FASA)。FASA 奉行種族隔離政策,堅持派出全白人或者全黑人球隊參加在1957 年舉行的第一屆非洲國家盃。因此非洲足協不但不讓南非參賽,更將FASA 的會籍開除,向種族隔離政策說不。

4 年後,FASA 亦因為在足球領域上執行種族隔離政策而被凍結其國際足協會 籍。自此,FASA 的要員便著力於要求國際足協取消「凍結」。他們的論述是: 執行種族隔離政策只是執行南非的律法和遵從南非的習俗,若因 此而抵制南非足球根本就是將政治帶進體育的行為。

錯誤堅持成幫兇

這論述正切合羅斯的個人哲學。他深信政治不應干預體育,故 堅持國際足協不應成為一個向南非政府施壓的機構。這想法 令他在任內一直支持FASA。他上任後不久,便帶領調查 團到南非視察當地的足球現況。該調查團的報告不但對跨種 族的南非足協協會 South African Soccer Federation(SASF)作出批評,更建議取消對FASA 的會籍凍結。儘管非洲國家強烈反對,但FASA 仍能在1963 年恢復其國際足協會籍。

然而,在1 年後的國際足協大會上,非洲國家成功反撲,FASA 的會籍又再度被凍結。即使面對著來自非洲的強大壓力,羅斯的立場依舊堅定。他甚至有膽量在非洲足協的大會上公開申明自己支持FASA 恢復會籍。相反,夏維蘭治——羅斯的挑戰者,則表明若他成為國際足協會長,而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仍然不變,國際足協將不會有南非的份兒。這鮮明的立場令夏維蘭治得到非洲國家的支持,遂順利在1974 年的選舉中擊敗羅斯。

這個故事說明了所謂「體育與政治無關」在現實世界是站不住 腳的。政府的政策人民生活中各領域都必然有所影響,體育 不可能獨善其身。本身是白人的羅斯大概不是一位種族主義 者。但面對南非問題,他因為錯誤地堅持「體育與政治無關」 原則而支持FASA,在效果上卻是承認為種族隔離政策 賦予了認受性。最後非洲國家決定棄羅斯而支持夏維蘭治, 實在是理所當然。因為,對他們來說,羅斯根本就是種族隔離政 策的幫兇。

一向反對政客靠足球撈政治本錢的羅斯誤以為自己支持FASA 是在捍衛「體育與政治無關」的原則。但其實,自從種族隔離 政策的涵蓋範圍包括足球後,國際足協主席對南非足球的立場, 就是政治立場。

陳肇麒或者BMA應該要清楚的是,即使自己不是胡紅玉那樣 的政圈人物,但當政府邀請陳肇麒為政改方案宣傳,根本就 是逼陳肇麒作政治決定。而當他接受了邀請,他就是支持政 改方案的代言人;他就是用了自己的名聲去為政府的方案背 書;他就是在游說市民支持方案;他就是在為某一套政治立場進 行宣傳。

香港人沒有普選權,其不公義程度或許不比當年南非黑人受白 人的壓迫。但是,爭取普選只是在尋求政治權利的平等,是 一個卑微到不得了的政治訴求。陳肇麒,你明白為甚麼不少 一向愛護你的球迷會如斯不滿嗎?就是因為你的「起錨」根本就 是在支持政府那個被民主派視為倒退的方案。

為政治決定負責

羅斯由一位廣受歡迎和敬重的國際足協會長,最後黯然下台就 是前車之鑒。當你作一個政治決定時,是不可以因為自以為 自己中立或者沒有立場而避免爭議的。即使那段片是所謂的Announcement in the PublicInterest,甚麼才合乎public interest 或者公眾利益並非政府說了算的。每一名市民,無論是大學校 長還是足球員,都有權為何謂「公眾利益」下一個定義。當 然,我不能排除陳肇麒是忍辱負重,為了以後足球界得到政 府的支持而接拍宣傳片。但他既然公開呼籲「起錨」,BMA 或者陳肇麒就要為這政治決定負責到底。陳肇麒與其他運 動員,假如兩年後有特首參選人叫你們效法當年黃金寶支持董建 華連任那樣相挺,請想清楚自己的政治立場吧!

廣告

標籤: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