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以足球體現博愛?

法國,可以說是現代民主的搖籃。法國大革命象徵著自由、平等、博愛。與其鄰國德國不同,任何人不論其膚色和血統都可以成為法國公民。2007年,法 國人民選出了一位匈牙利人後裔的總統。在足球的領域上,法國國家隊數十年來都有眾多非本土球員為其出力。 早在1958年,在一屆世界盃決賽週內攻入最多入球的球員──射入13球的方亭──是在摩洛哥出生的西班牙人後裔。到八十年代,法國足球象徵人物柏天尼的 祖籍是意大利,其它黃金中場的成員中,費南迪斯與泰簡拿分別是來自西班牙和馬里。

儘管如此,可別以為法國國家隊的多元性沒有受過挑戰。在法國奪世界盃之前兩年,歐洲國家盃在英格蘭舉行。當時右翼政治領袖勒龐指該法國隊是「人造」 的,並指責陣中的歸化球員入籍法國只求方便,而且不會唱法國國歌《馬賽進行曲》。勒龐言論一出,自然被主流輿論群起攻之。

到1998年,法國在主場首奪世界盃,陣中不少主力都有非法國本土血統。施丹的父母來自阿爾及利亞;亨利的父親在加勒比海的瓜得勒普出生;迪西里出 生在加納;佐卡夫的家族來自阿美尼亞;杜林本身就在瓜得勒普出生、卡林保的出生地為南太平洋的新喀野多利亞;林馬來自南美的法屬圭亞拿;韋拉是塞內加爾移 民。雖然在世界盃期間勒龐又再一次抱怨國家隊不夠法國,但不少人都認為法國的勝利象徵著法國國內各不同文化背景的族群融入一大家庭。

可是,四年之後的總統選舉即予這樂觀的見解一當頭棒喝。2002年世界盃開幕的前夕,法國選民便在透過選票嚇了世人一跳。勒龐在總統選舉的第一輪投 票中,其得票率位居第二,得以躋身第二輪投票。這導致迪西里要代表全隊法國隊發表聲明,表明反對勒龐的態度。最後,勒龐在第二輪投票慘敗。

勒龐大概不是足球迷。但即使是足球迷,眼看這些非白人為法國足球爭光,也不一定代表他們對少數族群保持博愛的態度。近年圍繞著巴黎聖日耳門球迷的爭 議變可以反映出強調博愛的法國其實存在著不少族群之間的問題。

在眾多歐洲各著名球會之中,巴黎聖日耳門的歷史可說是最短的。這支座落法國首都,以巴黎王子球場為主場的球會,要到1970年才成立。而它的成立原 因,就是因為巴黎缺乏一支具競爭力的大球會。於是法國足球協會便組織了一次民意調查,結果發現大部分被訪者都贊同應在巴黎搞一支大球會,於是球隊的成軍歷 程便開始。

作為一支沒有傳統的球隊,會方自然要用不同的花招來吸引球迷。現時聖日耳門的球迷數目在法國為僅次馬賽之後,足證球會爭取球迷的策略成功。然而,在 上世紀70年代末時,會方為了培養忠貞球迷而為年青人在Boulogne看台提供廉價門票,卻造就了這個看台成為右翼球迷的聚集地。部分在 Boulogne看台看球的中產背景年青球迷,受到英國Skinhead文化的影響,將這種潮流與自身的右翼政治觀結合,令到該看台成為了種族優越主義的 根據地。2005年當法國聯賽推動反種族主義宣傳時,他們卻以「白人加油」的口號回應之。

2006年底,法國發生了逾二十年來首宗與球迷鬧事有關的命案。該案就與Boulogne看台的球迷有關。當時巴黎聖日耳門在歐洲足協盃主場面對來 自以色列的夏普特拉維夫。客軍以四比二勝出後,一名猶太球迷在場外被一些高呼反猶口號的主隊球迷攻擊。那些反猶的球迷正是Boulogne看台的人馬。一 名黑人的便衣警察見狀便上前保護該猶太球迷,但那些球迷仍窮追不捨。結果警察開槍企圖穩住局面,卻令一名主隊球迷中槍死亡。

一般來說,同一支球隊的球迷如果喜歡在看台上宣示其政治信仰,他們的政治理念多是相近。以蘇格蘭的些路迪為例,大部分球迷都支持北愛歸愛爾蘭共和國 管治,讓愛爾蘭統一。但在巴黎王子球場的另一個看台Auteuil,那邊的球迷卻來自不同族群,自然對種族主義深痛惡絕。於是巴黎聖日耳門的主場中便出現 了兩派水火不容的球迷。兩派球迷的衝突不時出現。在2010年二月底主場對馬賽時,一名球迷更在衝突中暈倒,留院後不治。事後法國政府禁止了五個聖日耳門 球迷團體的運作。會方為了杜絕類似事件再生,更打算在來季開始將兩個看台的座位隨機分配予觀眾,務求打散看台上的勢力。

或許巴黎聖日耳門的球迷某程度上可以反映法國的社會狀況。一方面來自不同國家、不同膚色的移民愈來愈多,但法國社會卻仍有為數不少的少數派對他們存 在排它心理。2005年底,法國那場青年暴動據說以北非移民背景者為主力,大概正是反映出他們始終未能融入法國主流,而且機會不足的緣故。始終,每個施丹 故事的背後,肯定存在著不少歧視和被邊緣化的故事。

近年,每當法國國家隊曾與突尼西亞、阿爾及尼亞和摩洛哥相遇。這三個北非國家都有不少人移居法國。但每一次法國國歌在開賽前響起時,球迷都會向其大 喝倒采,更證明了在少數族群心目中,法國這個國家究竟有多平等,有多博愛。

最後,可別以為只有北非移民才會向《馬賽進行曲》報以噓聲。2002年法國盃決賽,巴斯蒂亞的球迷也在奏法國國歌時大開汽水。原因是巴斯蒂亞來自一 向有爭取自治運動存在的科西嘉島。當時身在現場的法國總統希拉克憤而離開包廂,並要求法國足球協會道歉。到法國足球協會會長即場當眾道歉後,希拉克才返回 廂座,但已足以令球賽比原訂時間晚了20分鐘開始。顯然,對國歌報以噓聲表達意見並不屬於法國人所享有的自由

廣告

標籤: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