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9 年 08 月

改革足總體制 由「外判」港隊說起

八月 24, 2009

今非昔比的香港足球要是登上了港聞版,都不是好事。8月9日《明報》報道的香港代表隊被「外判」予南華一事又是一例。一如既往,香港足球總會成為各 方責難的對象。足總多年來雖不時改朝換代,但其施政質素和形象始終未有顯著改善。每當本地足球有負面新聞出現,輿論總要求足總改革。但應如何改革,卻是鮮 有人提到的。

讓我們以今次港隊「外判」風波作為切入點,去尋找足總長期不振的核心所在。據媒體報道,「外判」的構思由去屆足總董事之一的伍健在 6月的董事會提出,理由是委託南華代表香港出戰東亞盃外圍賽將不會影響各甲組會的季前集訓。值得留意的是,伍健本身就是甲組球隊傑志的總領隊。將港隊「外 判」予南華,能讓傑志和效力其他球會具實力代表港隊的球員不用被徵召參與港隊的集訓和比賽,傑志等隊遂可以全軍進行季前集訓。

董事局權力來源就是各球會

另一邊廂,即將出戰亞洲足協盃8強的南華亦可以藉東亞盃的機會練兵。這個方案對各甲組會來說似乎是全贏的。但在維護了各球會利益的同時,香港隊的主體性和代表性被犧牲了。

為什麼要港隊的長遠發展服膺甲組會的利益?只要分析一下足總本身的體制,我們便會明白為何足總諸公會有「外判」港隊的決定。現時足總的會員以參加聯 賽的球會為單位。足總的董事局成員由球會代表所選出。換言之,董事局的權力來源就是各球會。自然地,董事局成員所代表的利益,就是一眾班主/老細的利益。

既然足總的結構令到董事局成為了一個代表班主利益的權力機關,我們實在不能奢望足總能以超然的角度施政,在大小事情上都以香港足球的福祉為大前提。 因此,假如要推動足運進步,最核心的問題不但是政府用在足球上的資源是否足夠,同樣重要的是足總體制的大規模改革。試想想,除了球會外,假如職業球員、業 餘球員、教練、裁判員以至球迷和獨立人士都在足總的決策機制內有其代表,到時足總的政策肯定不會只向班主的利益傾斜。這對提升足總的施政質素,絕對是百利 而無一害。

然而,要推動足總的改革絕非易事。由於足總本身是國際足協的成員,它可說是足球界的「政府」。因此,對足總失望的人不可能另起爐灶與足總競爭。此 外,即使政府每年都有數以百萬計的撥款予足總使用,但足總始終是民間團體的一員。再加上政府必須尊重體育界的獨立性,政府絕不能隨意干涉足總的運作。

即使如此,如果政府對本港的足球以至體育發展是有抱負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去提升足總和其他體育總會的施政水平。例如,政府可考慮以提供額外撥款作 為誘因,又或者以制訂《體育法》的方式,以推動香港受政府資助的體育總會進行改革,促使它們的架構能體現不同持份者的利益,和提高各體育總會決策的透明 度。

出錢搞足球的老細們大概都不是壞人。港隊征戰東亞盃竟變成了南華的熱身賽,是現有具缺陷的體制所帶來的結果。假如今次球迷的抗議聲音能令到足總或者政府明白足總體制的核心問題,進而推動足總的體制改革,以提升足總的施政水平,勢必是香港足球之福!

原刊於八月二十一日明報論壇版

抗議外判香港足球隊的深層意義

八月 9, 2009

香港隊參加東亞盃外圍賽大軍公佈後,因為其組軍方式形同將港隊外判予南華,所以有球迷已準備到比賽舉行地點──高雄──拉橫額抗議。包括筆者在內的一些球迷亦發起了一個facebook群組,名為「南華不代表我 抗議港隊外判南華」,並且發起了聯署信,強烈抗議今次的香港隊組軍方式〈群組網址為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112477506694&ref=mf#/group.php?gid=112477506694&ref=mf〉。 

為甚麼說足球將港隊外判予南華呢?事關這次港隊並沒有一如既往地先公佈教練人選,再選拔球員。相反,足總今次在公佈名單時一併公佈全體職球員。二十名球員當中,有十九名南華球員和一名天水圍飛馬球員〈此人為李康廉,他同時是南華足主羅傑承旗下經理人公司BMA的球員〉。七名職員當中,除了一名領隊、一名物理治療師和一名管理外,其餘四人都是南華職員,包括負責日常操練的主教練金判坤與助教安尼頓。當然,還少不得和足總主席梁孔德一同擔任領隊的南華足主羅傑承。 

理由極為牽強 

將港隊外判予球會參加國際A級賽,在香港足球史上是從未試過的〈昔日的默迪卡盃絕不是國際A組賽〉。為甚麼這次會破天荒搞起外判來呢?現時足總尚未有一個官方的說法,我們唯有根據媒體的報道作出推斷。 

話說在六月底、七月初左右,便傳出了足總將委派南華參加東亞盃外圍賽的消息。南華足主羅傑承在其網誌更直指東亞盃外圍賽將是南華「為備戰亞協和新球季的熱身賽」。七月八日,在《大公報》的一篇報道中,前足總董事局成員,傑志統帥伍健承認派出港隊出戰東亞盃是他的主意。他說這個構思是他於去季最後一次董事局會議〈當時伍健仍是董事,但他沒有競選連任〉,理由是這種安排可以令各球隊的季前備戰不受影響。 

假如避免影響各隊備戰真的是董事局決定將港隊外判予南華的理由,那實在是荒天下之大謬。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隊,在比賽時都要從球會徵召球員。如果季前集訓不能受影響,依此邏輯,季中的集訓也不應受到影響。因此,日後港隊除非在季末有比賽,否則每次港隊有任務都應一律以不應妨礙甲組球隊的訓練為理由而將港隊外判予其中一支甲組球隊。 

怎能厚待南華? 

別以為問題就是足總作出了一個沒有道理的決定如此簡單。細看下去,這個決定跟足球總會的角色以至整個香港足球體制關連甚大。首先,足總作為主辦聯賽的單位,理應對每一支甲組球會和每一名註冊球員一視同仁。或許有人認為,既然不少港腳級人馬都是南華球員,這樣的安排有何不可?但別忘了,為甚麼徐德帥、陳耀麟等球員因為並不是為效力南華便不可能參加香港隊呢?他們代表香港參賽的機會因此而失去,是否合理?更離譜的是,既然東亞盃外圍賽參賽權是香港隊所有的,怎可以將這屬於港隊的機會送給南華,讓國際賽成為南華練兵的賽事?

港隊展開第一課操練時,效力南華的外援球員〈即不合資格代表香港出賽的南華球員〉竟然一同參與操練。羅傑承更早已聲言這數位外援球員會赴台與港隊一同參與操練,但費用會是南華支付。但即使是南華自己為外援買機票和負擔他們的食宿費,這幾位外援無論是在香港或者是台灣,他們練習的地方都是港隊的練習地方,其資源是港隊所有的。他們憑甚麼能參與港隊的操練?為甚麼南華可以獲足總提供熱身賽的機會?港隊的資源,變成了南華的資源。說得難聽一點,或許可以叫作利益輸送。足總應該公平對待每一支球隊,這樣厚待南華,足總的公正性同credibility又再一次受到嚴重的質疑! 

足總的結構性問題 

足總不但是聯賽的主辦機關,其角色更是形同香港足球的政府,負責代表隊的一切事宜。因此,對足總來說的,香港隊的利益應是首位。我不是說足總不用尊重球會的利益。但足總有責任捍衛港隊的利益與形象,又怎能將港隊淪為個別球會的集訓隊?可是,因為香港足球總會本身的屬會就是各甲、乙、丙組球會,因此足總的領導層,其權力其實是來自球會。這便出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足總成為了各球會,尤其是甲組會,勢力之間的角力場。擔當著「政府」角色的足總,被迫服膺球會利益。因此,足總根本沒有能力去維護香港代表隊的利益,根本沒法為香港足球制訂具前瞻性的策略和發展方針。這不是誰是足總主席的問題,這是制度的問題。 

以今次事件為例,伍健提出將港隊外判予南華的構思,很可能是為了自身球會利益作打算。作為傑志統帥,伍健這個建議可以讓自己球員在季前集訓不會缺席。因為傑志陣中的高文、林嘉緯、盧均宜等人都是有實力入選港隊的球員。換言之,假如伍健在董事局提出這樣的一個建議,明顯是有利益衝突之嫌。但當日開會的足總董事是否意識到有這樣的問題?根據過往足總多次具爭議性的決策,我想機會是微乎其微的。 

扮深層的民間治理角度 

公民社會這概念最近頗受重視,足總也是公民社會其中一員。公民社會扮演著治理社會的角色,於足球這個範疇內,足總更是具壟斷性的治理權力。可惜,足總本身的體制卻影響了足總本身的施政質素。雖然得到政府的撥款,但包括足總在內的體育界一向堅持獨立於政府之外。體育總會的自主性,我認同是十分重要的。但問題是,當體育總會的治理出現問題,政府不能粗暴干涉,其它人又因為體育圈子的特殊性質不能另起爐灶與原有的體育總會抗衡時,公眾可以怎麼辦? 

我的想法是,這一次的行動,不一定要針對個別人士。如果能將是次行動,轉化成為足球界以至整個體育界民間治理機制的探討和改革,將是美事一件。

誠邀聯署「抗議港隊外判南華 致足總主席公開信」

八月 6, 2009

八月下旬,香港隊將參加東亞盃外圍賽,跟關島、中華台北

和北韓爭奪明年決賽週的一個參賽名額。

然而,足總竟然將香港隊外判予南華。除了主教練、助教均來自南華外,南華甲組隊陣中有資格代表香港隊的十九名球員悉數入選。

球員名單中包括了正在養傷的歐陽耀沖、未曾在甲組上陣的梁倬軒和已經兼任南華助教的老將陳志康。〈陣中唯一的非南華球員,是效力天水圍飛馬,BMA旗下的李康廉。〉

更離譜的是,南華陣中的外援球員竟然參加了香港隊的操練,並且會隨這支偽香港隊到台灣。

外判式的組軍加上這樣的安排,這支球隊還算是代表香港的香港隊嗎?

南華足主兼今次港隊領隊之一的羅傑承早前更曾經在其網誌表明:東亞盃外圍賽是「為備戰亞協和新球季的熱身賽」。

東亞盃豈能是南華的季前熱身賽?

眼見如此荒謬的事件發生,關心香港足球的球迷實在不能沉默下去了!請參與聯署這封公開信,讓足總以至公眾聆聽我們的聲音。我們會將這封信連同所有簽名交到足總!

聯署方法:
在FACEBOOK「南華不代表我 抗議代表外判南華」群組聯署
http://www.facebook.com/home.php#/group.php?gid=112477506694&ref=mf
以「聯署公開信」為題,發一封電郵到hksportsconcern@gmail.com

~~~~~~~~~~~~~~~~~~~~~~~~~~~~~~

香港足球總會主席梁孔德先生:

抗議港隊外判南華 致足總主席公開信

我們是一群關心本港足球發展的球迷,因為對今次足總就二零一零年東亞足球錦標賽外圍賽〈下簡稱東亞盃外圍賽〉的組軍方針甚感不滿,特致函表達意見。

在選出今次參加東亞盃外圍賽的香港隊球員之前,足總並沒有任命任何人為香港隊教練,反而在公佈名單時一併公佈全體職球員。二十名球員當中,有十九名南華球員和一名天水圍飛馬球員。七名職員當中,除了一名領隊、一名物理治療師和一名管理外,其餘四人都是南華職員,包括負責日常操練的主教練金判坤與助教安尼頓。

換言之,此次的香港隊已被外判予南華。南華足主兼今次被任命為港隊領隊之一的羅傑承先生更曾表示,東亞盃外圍賽的三場賽事可算是南華「為備戰亞協和新球季的熱身賽」。此外,南華陣中的外援已經參與了港隊的操練,羅傑承先生更曾透露這數位外援球員也會隨「港隊」赴台。東亞盃外圍賽的參賽權屬香港代表隊所有。可惜,足總外判港隊的決定已令是次東亞盃外圍賽的參賽權變成南華季前集訓的一部分。南華無需自己尋找對手,便獲足總提供出外集訓的機會。作為十一支甲組球隊之一,南華憑甚麼得到如此厚待?

除了有厚待南華之嫌外,外判港隊也與足總之前對港隊的態度背道而馳。在今年初亞洲盃外圍賽展開前,足總曾經雄心勃勃,不但在去年十月底便組成集訓隊,後來又讓代表隊參加省港盃,並且曾在主場與印度進行了一場友誼賽。這樣高度重視港隊的做法,是絕對值得嘉許的。既然在大半年前才積極為港隊做了那麼多工夫,為何現在便半途而廢,甚至完全不將香港隊視為一回事?將代表隊參加國際賽的權利送交南華,不但代表了足總視香港代表隊的長遠發展如無物,更是剝削了非南華球員代表香港參加國際賽的權利。

基於以上的理據,這次足總外判香港隊的做法是完全不合理的。這支偽香港隊已經展開操練,故我們不奢求足總在東亞盃外圍賽展開前撥亂反正。然而,我們有以下的訴求,希望足總能迅速地作出回應:

一、 公開詳細解釋去屆足總董事局是基於甚麼原因決定用這樣的方式參加東亞盃外圍賽。
二、 承諾南華陣中的外援球員不再參與「香港隊」的操練。
三、 公開交待這次賽事的獎金將如何分配,並承諾不會有任何一分錢被分配到南華會會方。
四、 公開交待是次參加東亞盃的經費是否有來自特區政府的資助和東亞足協的撥款。
五、 承諾這次外判香港代表隊的做法不會在未來香港隊參加正式國際賽時再度出現。
六、 足總董事局在九月底前任命香港代表隊主教練,以應付十月作客日本的    亞洲杯外圍賽,並讓主教練全權負責徵召球員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