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人、插水、欺詐

欖球員湯‧威廉斯的被罰停賽一年令我心中有多個問號。

首先,先交待一下事件背景。今年四月的一場喜力杯歐洲冠軍球會欖球賽,英格蘭球隊Harlequins在八強面對愛爾蘭球隊Leinster。根據欖球賽例,假如場上有球員流血,後備席上的球員〈包括本來已被換下的球員〉可以替補上陣不多於十五分鐘。當日的比賽末段,Harlequins以五比六落後。換言之,他們只要踢進一球便能反勝Leinster。但當時球隊的射手伊雲斯因傷已被換下。在場上缺乏射手的情況下,Harlequins的湯‧威廉斯出現口部流血的情況,讓伊雲斯得到重新上陣的機會。最後伊雲斯接應隊友傳球施射,未能中鵠,Harlequins以一分之差落敗出局。

這樣的受傷當然惹人質疑,威廉斯離場時被拍到向伊雲斯單眼更令到當局不得不展開調查。今個星期,判決出爐。威廉斯被判停賽十二個月,球會被罰款二十一萬五千鎊〈其中一半金額緩刑兩年〉。但球隊的欖球董事和兩名醫護人員的misconduct罪名不成立。欖球員工會對威廉斯的一年刑期不滿,因為即使球員因挖眼被判刑,也只會被罰停賽兩至三個月。威廉斯沒有傷害他人身體,怎能判得這麼重?

事件引起兩點思考。首先,根據工會的思路,欺詐行為既然沒有傷害別人身體,刑期理應比蓄意傷人的違規行為輕。這說法聽起來合情合理。事實上,我一向對於英國足球評論那種猛烈批判「插水」,對危險性甚大的攔截卻輕輕帶過的作風難以理解。「文明」社會不是首先要保障每一個人不用被其它人傷害其身體嗎?〈拋書包:社會學家Elias便指規範化競技運動的出現就是要人類文明進程的一部分,使人類能夠在沒有暴力的地方享受到作為人其中一樣最基本的需要──刺激〉幹啥在足球中,揮拳打人以至群毆也大多只會罰停賽幾個月至一年,但像當年智利守門員羅渣士假扮被煙花擲中流血卻要被判終身停賽?這是否說明了contact sports其實就是較不「文明」的運動,所以對於場上的肢體衝突、傷人以至暴力行為總會留有一點餘地?

有趣的是,其實我們對欺詐行為也是抱有不同的標準的。假如欺詐真的是那麼可惡,甚至比傷人的行為更值得聲討,為甚麼在足球場上插水卻只會換來一面黃牌?不論你是在足/欖球場上插水企圖讓球證判己方罰球,還是像湯‧威廉斯或者羅渣士那樣假扮重創〈其實羅渣士是自己拿刀片製造傷口〉,行為的本質都是企圖欺騙球證或者賽會讓球隊得利。它們都是欺詐行為。既然如此,為甚麼刑期可以差這麼遠?是否因為湯‧威廉士那一種欺詐行為是有組組/計劃/預謀,所以要罰得較重?但我們又怎知道插水不是教練在賽前早已下的指令?還是因為要肯定球員是插水比假裝流血困難得多,所以便便宜了那些插水的人?

廣告

標籤: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