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一起歡迎vuvuzela

如果要說洲際國家盃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東西,那就非vuvuzela莫屬。印象中小時候當洲際〈球會〉盃仍然是星期日正午在東京上演時,球場內都常有類似的聲音,但大概所用的工具不一樣吧。本來對這些聲音是不以為意的,直到新聞報道指出有歐洲的電視台投訴該樂器發出的聲音太吵,巴斯克人沙比‧亞朗素和荷蘭教練Van Marwijk直指vuvuzela應被禁止在球場內使用,才令我知道這個東西原來有這個名字。

據說這些投訴出現後,南非媒體發生了一場辯論。因為大家搞不清楚vuvuzela究竟是不是當地的觀戰傳統之一。有人指出該樂器源自南非的大羚羊角,吹奏vuvuzela是南非球迷文化的重要元素。有的卻指出該樂器在球場內流行只不過是近年市場推廣下的產物。

無論這樂器在看台上的作用有多authentic,都擺脫不了一個事實:西方世界的人看球不會吹這東西,但不少南非人卻喜歡它。有歐洲人聽到這東西在南非的場球場內出現,覺得厭惡,而不嘗試接受,我很難不將這種態度跟帝國主義劃上等號。難道我們看球時的所作所為,一切都要以西方、特別是西歐作為標準?連左翼的衛報也在其網站刊出了這篇對多元文化如此抗拒的網誌,實在是令人氣餒。

既然這些西方人的態度是如此傲慢,即使這樂器並非南非傳統,我相信南非人民必然要以保衛這樂器以體現自己的主體性。世界盃首度在非洲舉辦,理應予世界各地民眾一個機會去了解一下當地的足球文化。奈何,世界盃還未開始,這些西方人便在指指點點。如果你們受不了的話,不能容忍你們心目中的噪音,那便不要轉播、不要參加,推動世界盃永遠留在你們自己的國度吧。難道我們看你們的球賽,會批判你們的球迷唱歌的聲浪太大,用詞太不雅,甚至投訴你們的球迷放煙花令我們看不清楚皮球在哪?

只因為你們自以為自己在世界的中心,自己恃著財大氣粗和優越過人,才敢對南非的觀眾指指點點。全球化再一次為我們揭露了西方人的霸主心態不死。當年夏維蘭治能當上國際足協會長,就是因為英國的Rous根本不了解非洲。作為夏維蘭治徒弟的白禮達,也都是以亞非拉世界為根據地。別屈服在西方電視台的淫威之下,今次我極力支持白禮達,一定要頂住!

廣告

標籤: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