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和〉洲際國家盃決賽

六月二十八日

美國 2 巴西 3

完場後,我到BBC的文字直播頁看,發現半場時前英格蘭小國腳Garth Crooks如是說:"They seemed to me to be a side that feels a bit sorry for themselves, Brazil. They’ve had no creativity, they are laboured – they’ve been poor, really poor. I’m very disappointed with them." 再度衛報網站的文字直播頁,文字評述員在美國攻入第二球後寫道:"I haven’t seen much of this tournament, but having looked at the scores I presumed Brazil were in decent fettle. Well today they look a shambles. Robinho is brilliantly gifted but a disgraceful charlatan, and there is very little quality in their midfield. And as for the defence…"

以上兩段評論實在是相當有趣,與我當時的感受完全是兩回事。雖然巴西在開賽後半小時便以零比二落後,但我卻罕有地為巴西的進攻而感到滿意。落後零比一後,巴西在進攻時的水平極高,甚至顯然出球隊有破對防八人密集防線的能力。這情況在近年幾乎是從未有過。不像對南非時無從入手,不像分組賽時靠死球或者對方壓得太前而輕易找到射門機會。決賽上半場的巴西,曾經數次在面對對方嚴密防守下製造了入球機會:羅賓奴左輔位的兩次射門、安祖‧山度士後上窄角度攻門、美路禁區頂的勁射、完半場前馬干右路的幾乎致命傳中……

足球就是這樣有趣。基拔圖‧施華被對手擺脫:零比一!馬干傳球失誤:零比二! 但論整體表現,我卻堅持上半場已比整個洲際國家盃的任何四十五分鐘為佳。美路、卡卡、羅賓奴都踢出了今屆賽事的最高水平。整支球隊減少了無謂的盤扭,改以勤快的走位與快速的傳送來企圖撕破美國防線。除了年初在倫敦擊敗意大利曾有相近水平的演出外,鄧加執教下的巴西從來未有過這樣的表現。上半場,巴西在進攻上唯一欠缺的就是入球。

入球當然是足球場上最重要的東西,但同樣也是最容易令人胡亂評論球賽的東西。大熱門面對對手落後,當然是冷門球隊發揮超水準,令熱門球隊無法發揮。但如果上半場美國沒有把握該兩次機會,像BBC和衛報的評論員又會作出甚麼分析?會不會是巴西在控制局面,美國防守戮力,但只憑守門員的精采演出而固守城池?

這場賽事是重要的。因為巴西在落後下那種態度、urgency和踢出來的風格實在是十分值得肯定。似乎在危急關頭下他們更發揮了自己的潛力。下半場跟上半場其實沒有太大的變化,巴西在運動戰的情況下製造出來的入球機會可能只是比上半場多出兩次左右。只是巴西球員減少了低級失誤,馬干較放膽助攻。另外鄧加在中段讓經驗較佳但活動範圍較小的艾蘭奴取代了明顯怯場的拿美利斯而已。當然,美國隊體能下降也是事實,但這也是源於巴西一直保持控球在腳及傳送速度高,成功消耗對手。

但即使下半場巴西能壓著疲倦的美國隊來踢,也沒有人能保證巴西能後來居上。能創造機會是一回事,能否將之轉化為入球又是一回事。法比安奴不可能預計得到自己的射門會穿越敵衛的雙腿之間。假如羅賓奴接應卡卡的傳中球將球撞高多一公分,現在大家又可能是在痛批巴西的不濟,而不是盛讚巴西的後勁。

一支足球隊,每場球賽可能有數十個組織攻勢的機會。但具威脅的射門機會卻可能是屈指可數。如何execute這些攻門,就是勝負的絕對關鍵。但這些射門機會把握得如何,卻不是球隊的踢法、陣式、教練的用人能解釋的。我們現在有愈來愈多的足球評論,對排軍佈陣戰術的分析愈見深入。但這一切最多只能告訴我們場上的局面是從何而來。這些因素,不能解釋球場上的一切。競技運動不是寫作,競技運動講求execution,這帶來了不可預測性。對得分機會不多的足球運動來說,其不可預則性更高,這亦說明了為何把握力強的射手是如此的值錢,為球賽的戰果給予解釋是如此困難。

廣告

標籤: , , , ,

39 回應 to “評論〈和〉洲際國家盃決賽”

  1. 凍易打鹿 Says:

    有點不同意的是上半場巴西球員斷纜情況其實頗嚴重啊,根本掌握不到節奏,可謂欠佳章有佳句—仲要D佳句無法化入球呢。

    奇怪係以美國隊的科學化重體能訓練的打法,點解下半場o甘早莫氣呢?

    • serioussports Says:

      不認同呀。上半場係有幾次好核突的傳球失誤,但整體踢來好好的。羅賓奴上半場甩拖少過下半場,而且上半場唔似下半場中段咁急幾次無厘頭遠射。點解美國就是科學化重體能訓練呢?是否意味著其它球隊不是?如果講physical preparation,巴西可能比美國做得更足〈可能而已〉。這樣描述是否與慣用的標籤有關?

  2. 凍易打鹿 Says:

    reply after 1 July.

  3. 凍易打鹿 Says:

    暫用索卡頂檔,再談。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48 | 體育.商情 | 球壇視窗 | By 索卡 2009-06-30

    狂牛甩雙角 巴西必更惡

    …..繼後上演的封王戰,一如文首所說,期望巴西改善表現,惟賽事打了十分鐘、美軍中場丹普斯打開紀錄之際,即禁不住「轉軚」支持花旗軍。

      原因有二,經過那十分鐘的觀察,巴西的部署與戰略依然故我,主帥鄧加顯然認為「夠殺」有餘,或是根本沒有更佳之策。反觀美國繼續有所堅持,敢於攻守兼備,丹普斯那記看似無心插柳的早段入球,的確是絕佳的開胃頭盤,不止讓森巴大軍得知舊陣仍多疏漏,也讓我等球迷樂於親睹愈戰愈勇的美軍可實現未嘗在國際賽奪魁的「美國夢」。

      美軍隊長當路雲在十多分鐘後再次射破巴西大門,一再反映森巴大軍中後場在防守上屢欠默契,也是素來的隱憂。而當美國門將侯活整個上半場依然有本事續演強盾,足教巴西主帥鄧加須一改常態,不能學似上仗險勝南非般,完場前才作調動,否則只會光看對手一圓「美國夢」。

      須知在巴西足球文化之中,向無第二這回事,鄧加雖坦言不怕擁躉咒罵,但面對南美雄師遭北美雜牌軍凌辱的困局,不怕就假。遂於下半場閃電扳回一球之後,急召上仗奠勝功臣丹尼爾上陣,且以艾蘭奴取代拉美利斯作進攻中場(這下調動最合眾友心意),巴西這番大變,即讓人期待快有精彩無比的主菜上枱。

      森巴大軍確可重拾進攻節奏,只可惜美國眾兵則出現無以為繼的疲態,畢竟上半場刻意盡拼而致爆冷領先,在體力上損耗極大,換邊後大為收斂穩守為上實屬無可厚非。之不過在此消彼長的情勢下,遭受巴西圍攻必然難免,而所期望的精彩惡鬥,實變為一面倒的單調。

    「大細二哨」可休提

      「美國夢」終由巴西後防悍將盧斯奧的頭槌所粉碎,但預料美軍藉今屆洲際盃的進步良多表現,有助於國際舞台提升層次,來年的世界盃演出可望依然討好。

      至於巴西則喜見在「大細二哨」相繼消失後,主攻之棒已由卡卡與羅賓奴等活力分子成功接過,惟仍嫌不足的是中後場軍力不太硬淨,丹尼爾未獲鄧加重用,不少巴西擁躉也感奇怪,但鄧加在重建森巴大軍以來向有其一套,而整體上衡量,如今這支巴西隊應可惡多三分,十二個月後的世界盃更足火候。

    • serioussports Says:

      很難接受的一篇評論。
      第二球是巴西角球八人壓上傳失,後面僅有山度士同拉美利斯二人,被反擊輸波,試問怎可推出,「中後場在防守上樓欠默契」?

      如果上半場巴西進攻是一無是處/美國防守密不透風,又可需侯活「續演強盾」?
      換人為何被視為可以改善巴西的進攻?索卡根本沒有解釋過。
      用馬干不用丹尼爾其實不難理解,兩人的防守實力差距太大了。

      巴西的陣容當然有很大問題。但這篇文章的論點卻與其所謂的論據關係不大。穿鑿附會的球評、只看比分不細看球賽細節的球評,又有何價值?難道巴西當日作客烏拉圭大勝四比零就是巴西踢出經典一役?四年前的洲際國家盃決賽令人將巴西捧到上天。事實早已證明了評論球賽不能只看賽果。

  4. 凍易打鹿 Says:

    為免討論變成辯論比賽般,嘗試引入另一向度吧。

    當然,首先要就打後討論一個關鍵概念取得基本的共識。

    這便是—比賽節奏(節奏有很多種吧,你涉獵過那麼多外國球評,未知可否借D貨o黎用下)。

    決賽的上半場,易打鹿認為巴西基本上掌握不到節奏(交失波情況嚴重),相反美國倒能把握穩守突擊的節奏,這一點你同不同意先?

    • serioussports Says:

      我估最主要的分歧是:你認為巴西上半場傳球不合格,我卻認為已經比平時好。除非我們一起坐下來重看上半場,再統計傳球失誤的次數、每次傳球失誤的位置和情形,否則難有共識。因為我們都是在用自己的主觀感覺。你的主觀感覺可能來自於巴西上半場失了兩球,我的主觀感覺則著眼在巴西在上半場能創造的機會和過去三年鄧加執教下的巴西的進攻模式和演出。

  5. 凍易打鹿 Says:

    非也非也,唔關上半場失球事,傳球失誤亦只是掌握唔到節奏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同埋,易打鹿個基數同你唔同,可以講係理想的巴西(其實有無出現過呢?或者可用02巴西對英格蘭為例吧),而非鄧加上任後的比較囉。

    o甘你點目弟比賽節奏呢?

  6. 凍易打鹿 Says:

    粗略說是一種對賽前戰術部署在具體演繹時的表現評估,根據諸如整體的信心及精神面貌、緩急輕重的拿捏及其形成的壓迫感以至駕馭敵人感、變奏(由急轉慢或相反)的流暢性等等標準。

    • serioussports Says:

      但我們不知道賽前部署是怎樣啊?早段的入球已經改變了一切。美國擺明車馬縮在最後四十碼穩守,再伺機突擊務求拉開比分;巴西必然大把時間控球在腳進攻。這個格局基本上是雙方的「默契」。那麼,巴西在上半場,於我看來,主攻方面唯一做不到的就是入球。觀乎最後半小時所創造的機會已算夠多和不俗。另一邊廂,美國可以為其攻入第二球而高興。但事實上,大部分時間巴西面對美國的反擊雖然說不上是應付自如,但絕不如西班牙那樣疲於奔命。當然,到下半場美路技驚四座,異相神勇後,美國的反擊威力還要減少幾成。

  7. 凍易打鹿 Says:

    查實易打鹿所講的是靜態意義下的比賽節奏,並不特別針對某場波。

    而當你以決賽為論述對象時,便變得動態了。

    比方說,我們沒法確知兩隊波的賽前部署,但亦非無跡可尋,例如出賽陣容及隊員的特點便透露端倪,另一樣是球隊風格。巴西重個人技術,即使加入了歐陸戰術元素,但控球在腳的特色猶在,除非她完全改變作風,否則她控唔控制到比賽節奏,好視乎她控球及傳球的成功率。相反,對一隊弱隊來說,以擦鞋仔波打穩守突擊的話(未必很切合套用在美國身上),她掌唔掌握到比賽節奏,自然就唔會以控球或傳球來衡量了。

  8. 溧易打鹿 Says:

    傾向係,但唔一定係。

    傾向係,因為一般被動/被攻的都在扮演擾亂敵方節奏(伺機反擊/偷雞)的角色—假設對方有節奏可言(可以亂鬥亂嘛)。唔一定係,因為這擾亂的打法本身也可以演繹出一種節奏。

    當然,唔一定是一攻一守,可以是鬥攻,鬥守,或一人攻一陣。

    其實,易打鹿以為這有如演員演戲時那種緩急輕重的韻律。係韻律唔係規律喎。個韻字點表達好呢?應該係唔生硬唔機械,注入演繹者的經驗/感覺/技巧。

  9. 溧易打鹿 Says:

    仲有控球在腳唔一定係指在某人的腳,可以指一隊人的腳,即如彈波子機般個波在同一隊人的腳之間急速互傳推進。旨在創造機會,捕捉敞方漏洞或迫使對方犯錯。

    • serioussports Says:

      那麼如果我牌面上較弱,明知隊員的控球能力有限,唯有打速度,遂故意放棄控球權,引蛇出洞作突擊,就如美國對西班牙或者巴西或者一般牌面上較弱的球隊出賽時的踢法,又能否說成是你所講的掌握節奏?

  10. 凍易打鹿 Says:

    咪住先,打速度,故意放棄控球權,引蛇出洞作突擊,即係……有波就踢比對手?

    其實先前都講過打突擊都可以有節奏可言,不過係另一種囉。甚至有波就吊入禁區搏大霧都可以(能?)有節奏(感),不過呢個似乎要攞D畸士來比對下至可以實在D講。

    • serioussports Says:

      故意放棄控球權的意思即係不會積極爭取中場優勢,甚至純水推舟將中場的控制權交俾對方。

      事實上你的講法後深奧,始終不明白你掌握到節奏感的意思或者含義,究竟如何體現出來?不如你用下實例解釋一下。

  11. 凍易打鹿 Says:

    補充,易打鹿以為要一隊波有相當水平同理想的發揮至有節奏可言。唔係場場波有。

  12. 凍易打鹿 Says:

    仲有,你留意下其實有D評述員係會有比賽節奏呢個詞,他們是怎樣閱讀到的呢?通常都無解釋,但你又唔會覺得他們亂o急的。

    再說這是第三身的閱讀,若你是踢緊的球員,他們的感覺又會點呢?

    • serioussports Says:

      有兩個層面掛……
      一個是比賽節奏:這是雙方球員加球證互動出來的結果。
      另一個是某一球隊的個別節奏。

      我冇理解錯的話我們的討論是針對第二個層面是不是?

      • serioussports Says:

        我自己的演繹方法就是,如果真的有球隊的個別節奏,那就是一個較微觀的東西。比方說阿根廷近年靠前場快速傳球,但這節奏在兩年的南美國家杯決賽被巴西用犯規戰術完全瓦解。往日巴西崇尚控球踢得較慢,人家採取較緊迫的踢法就可以令巴西失去原有的節奏,除非該隊巴西的控球能力是極為上乘。用你的說法,是否在這些情況下就代表掌握不到節奏?

  13. 凍易打鹿 Says:

    的確如此就代表掌握不到節奏。

    但無論是第一還是第二,都唔好遺漏運氣元素,它亦令分析的複雜性倍增。因為,運氣未必係純運氣,在某方主導形勢下,係會製造一個容易令他們得到好運氣o既處境。

    而當我地在比賽節奏上有了一些共識,或許就可以用o黎分析下決賽o斟。

    • serioussports Says:

      很直觀的說,巴西在上半場踢的快速傳球已經能夠在禁區內或者附近製造出四、五個可以入波的黃金機會了……那已經是非常理想,只是未能入波。

  14. 凍易打鹿 Says:

    那跟對意大利的上半場如何比較呢?這不是要從入球(結果),而是從比賽節奏來看。

    還有一點是美國和意大利的表現比較。

    有時是因對手失策及發揮失常而令主攻/質優者掌握到。例子莫如車仔剋巴塞,但曼聯居然唔學車仔的壓迫針對性嚴密防守打法(或學唔好/到)所以任巴塞舞。

    • serioussports Says:

      意大利速度慢,加上該做必勝又失波早,後防空位極多,合晒巴西合尺。打呢種快速反擊〈我相信這是你所說的節奏吧〉,那麼巴西當然冇問題,鄧加教左呢三年已經證明了巴西最叻打呢家波。

      美國縮後打,進攻時也不會有太多人壓上。故巴西的工作不是利用對手後場的空間,還要在對手後場製造空間。那巴西的進攻節奏自然要是另一種。而破密集是鄧加執教後巴西從未做成功過的事,通常甚至連射門機會也沒有。當然,再嚴謹一點來說,其實由零二年外圍賽起,巴西已經唔曉破密集。上半場面對密集可以踢成咁,已經帶給我無限驚喜。
      或者我同你最大的差別是基數不同吧。

  15. 凍易打鹿 Says:

    去到你呢種分析的深度,易打鹿已無貨承接。

    但破密集呢點可以講下,上次在左翼工作室都好似提過下。查實,破密集根本就係越o黎越難。比起有組織的進攻,破壞實在容易得太多了。這亦正是令足球越來越缺乏多元性、娛樂性的底因吧。

    你有無近年破密集的經典球隊/例子?

    • serioussports Says:

      西班牙算唔算?當然還要多少少時間嚴證。

      但最經典還數零二年巴西,大菲可以令到對手密集唔到,另文再談。

  16. 凍易打鹿 Says:

    08歐國盃你會揀邊場做例?同埋有辛拿跟無辛拿爭幾遠下喎好似。

    仲有,你先前至o甘樣講咋喎:

    //其實由零二年外圍賽起,巴西已經唔曉破密集。//

    • serioussports Says:

      巴西的情況有空另文再談啦。

      歐洲國家盃唔少球隊防守錯漏百出,所以睇唔到呢。睇過西班牙對美國,就知辛拿幾重要。

  17. 凍易打鹿 Says:

    仲有,以前曉好可能係因為以前D對手在戰術和球員體能的水平上未達至今天的高度o者。比方說以前球員閒閒地打到三十三四歲,而家過三便叫老(當然家陣賽事又頻繁o左)

  18. 凍易打鹿 Says:

    辛拿,巴西裔。
    同基拔圖施華點比?
    巴西仲用緊施華打防中,出年點算?

    • serioussports Says:

      辛拿高而家的基拔圖施華起碼三班波啦。巴西用得佢,即係出年等輸波囉。還記得零二年開幕前,李華度射傷艾馬臣,實為奪冠奠下基礎。

  19. 凍易打鹿 Says:

    唔係艾馬臣做龍整親手o羊?

    o甘當fit時又邊個掂FD?

  20. 凍易打鹿 Says:

    基拔圖施華同辛拿比ar。

  21. 凍易打鹿 Says:

    o甘仲有射罰球都係辛拿大勝。

    o甘辛拿同全盛期鄧加或其他任何一個一流防中點比?

    • serioussports Says:

      難以判斷,始終對鄧加九八年的表現有偏見,九四年則不是太會欣賞。印象上其實MAURO SILVA才是王道。臨退休時在拉科魯尼亞依然有世界級演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