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9 年 06 月

評論〈和〉洲際國家盃決賽

六月 30, 2009

六月二十八日

美國 2 巴西 3

完場後,我到BBC的文字直播頁看,發現半場時前英格蘭小國腳Garth Crooks如是說:"They seemed to me to be a side that feels a bit sorry for themselves, Brazil. They’ve had no creativity, they are laboured – they’ve been poor, really poor. I’m very disappointed with them." 再度衛報網站的文字直播頁,文字評述員在美國攻入第二球後寫道:"I haven’t seen much of this tournament, but having looked at the scores I presumed Brazil were in decent fettle. Well today they look a shambles. Robinho is brilliantly gifted but a disgraceful charlatan, and there is very little quality in their midfield. And as for the defence…"

以上兩段評論實在是相當有趣,與我當時的感受完全是兩回事。雖然巴西在開賽後半小時便以零比二落後,但我卻罕有地為巴西的進攻而感到滿意。落後零比一後,巴西在進攻時的水平極高,甚至顯然出球隊有破對防八人密集防線的能力。這情況在近年幾乎是從未有過。不像對南非時無從入手,不像分組賽時靠死球或者對方壓得太前而輕易找到射門機會。決賽上半場的巴西,曾經數次在面對對方嚴密防守下製造了入球機會:羅賓奴左輔位的兩次射門、安祖‧山度士後上窄角度攻門、美路禁區頂的勁射、完半場前馬干右路的幾乎致命傳中……

足球就是這樣有趣。基拔圖‧施華被對手擺脫:零比一!馬干傳球失誤:零比二! 但論整體表現,我卻堅持上半場已比整個洲際國家盃的任何四十五分鐘為佳。美路、卡卡、羅賓奴都踢出了今屆賽事的最高水平。整支球隊減少了無謂的盤扭,改以勤快的走位與快速的傳送來企圖撕破美國防線。除了年初在倫敦擊敗意大利曾有相近水平的演出外,鄧加執教下的巴西從來未有過這樣的表現。上半場,巴西在進攻上唯一欠缺的就是入球。

入球當然是足球場上最重要的東西,但同樣也是最容易令人胡亂評論球賽的東西。大熱門面對對手落後,當然是冷門球隊發揮超水準,令熱門球隊無法發揮。但如果上半場美國沒有把握該兩次機會,像BBC和衛報的評論員又會作出甚麼分析?會不會是巴西在控制局面,美國防守戮力,但只憑守門員的精采演出而固守城池?

這場賽事是重要的。因為巴西在落後下那種態度、urgency和踢出來的風格實在是十分值得肯定。似乎在危急關頭下他們更發揮了自己的潛力。下半場跟上半場其實沒有太大的變化,巴西在運動戰的情況下製造出來的入球機會可能只是比上半場多出兩次左右。只是巴西球員減少了低級失誤,馬干較放膽助攻。另外鄧加在中段讓經驗較佳但活動範圍較小的艾蘭奴取代了明顯怯場的拿美利斯而已。當然,美國隊體能下降也是事實,但這也是源於巴西一直保持控球在腳及傳送速度高,成功消耗對手。

但即使下半場巴西能壓著疲倦的美國隊來踢,也沒有人能保證巴西能後來居上。能創造機會是一回事,能否將之轉化為入球又是一回事。法比安奴不可能預計得到自己的射門會穿越敵衛的雙腿之間。假如羅賓奴接應卡卡的傳中球將球撞高多一公分,現在大家又可能是在痛批巴西的不濟,而不是盛讚巴西的後勁。

一支足球隊,每場球賽可能有數十個組織攻勢的機會。但具威脅的射門機會卻可能是屈指可數。如何execute這些攻門,就是勝負的絕對關鍵。但這些射門機會把握得如何,卻不是球隊的踢法、陣式、教練的用人能解釋的。我們現在有愈來愈多的足球評論,對排軍佈陣戰術的分析愈見深入。但這一切最多只能告訴我們場上的局面是從何而來。這些因素,不能解釋球場上的一切。競技運動不是寫作,競技運動講求execution,這帶來了不可預測性。對得分機會不多的足球運動來說,其不可預則性更高,這亦說明了為何把握力強的射手是如此的值錢,為球賽的戰果給予解釋是如此困難。

廣告

卡卡和羅賓奴〈下〉

六月 24, 2009

我相信,只要有用心看巴西對意大利的人,都很清楚為何羅賓奴是不能被寄予厚望。

零二年巴西奪世界盃後,在山度士有兩名少年橫空出世。一是迪亞高;一是羅賓奴。其中以後者的注目程度更高。除了因為身材不高而且身為黑人令人不得不與之跟比利聯想起來之外,他在當年巴西全國賽決賽次回合的演出也實在是經典。當年他的盤扭享負盛名,有對手更警告他不要賣弄腳法,否則只會招來斷腳之禍。全巴西都希望他成為新一代的超級巨星。尤記得零六年世界盃外圍賽巴西主場對玻利維亞時,彭利拿順應在場球迷的要求派遣羅賓奴上陣。他上場後,連朗拿度等大佬級球員也甘願當他的花瓶,為造就羅賓奴入球而戰,即使自己有機會起腳也會傳球予羅賓奴。

他為山度士贏得兩次全國賽冠軍。當中經歷了零四奧運外圍賽鎩羽而歸被責難,母親被綁架,狀態極低迷的艱難日子。最後因堅持離隊而罷踢,在零五年跟山度士不歡而散,改投皇家馬德里。零五年洲際國家盃,令他在國家隊的地位更想一層樓。一年後的世界盃當朗拿度、朗拿甸奴跟阿祖安奴都顯得力不從心、活力全無的時候,羅賓奴在後備席上上陣總會為球隊帶來一點生氣。世界盃後,朗拿度淡出,羅賓奴在鄧加麾下成為了必然正選。

零七年的南美國家盃,是他作為球隊核心後首次大賽。巴西最後成為了冠軍,羅賓奴更以六個入球成為神射手。但他在四強和決賽對烏拉圭與阿根廷都沒有入球,而且表現乏善足陳。「弱隊殺手」的形象已經出現。在更難打的世界盃外圍賽,他暫時只攻進三個入球。其中兩球是大勝智利同委內瑞拉時攻進的。大部分與對手激烈纏鬥時,他都沒有令人驚喜的表現。他不會像朗拿度那樣完全隱形。作為翼鋒/輔鋒,他是很積極去走位要球的。這是他的優點。但他拿到球後又會怎樣呢?對手不「標波」的話,他多數不能盤過對手,最後失去控球權。無論是射門還是傳球,他大多數不是射失就是傳失。對弱隊時空間較多他的演出會較好,但每每遇上實力較接近或者囤兵於後防的球隊,球在他腳下基本上就是進攻的終結。即使他早前主場對巴拉圭射入扳平一球,羅賓奴的整體表現也是實在太差。

是心理問題還是技術問題?我不能提供答案。但以眾人在他剛出道時予他的希望,他今時今日的表現比如期實在相距甚遠。輕取意大利一仗,我又再一次看見羅賓奴如何不斷浪費機會。難為三比零的入球出現後他還那樣興奮。假如不是對手自擺烏龍,他應為自己差劣的傳送而無地自容。當然,他的走位和快速盤球是巴西反擊的重要武器之一。然而,要他當核心或者在危急關頭時力挽狂瀾,羅賓奴顯然力有不逮。用柏圖是否會有較佳的效果?羅賓奴退居後備像丹尼臣早年當後備殺手待敵衛疲倦時以「插花」戲弄對手會不會更理想?希望鄧加能在未來用實驗來回答這兩個問題。

卡卡和羅賓奴〈上〉

六月 20, 2009

要數現巴西國家隊陣中最具名氣的球員,相信大部分人都會說是卡卡與羅賓奴。兩人在當今世界球壇的份量也體現在轉會費上。假如沒有基斯坦奴‧朗拿度轉會皇家馬德里,卡卡離開米蘭的轉會費是史上最高轉會費紀錄。羅賓奴離開皇家馬德里改投曼城的轉會費用,也是零八年全球最高金額的轉會費。小弟作為一名巴西國家隊的球迷,理應對這兩位台柱寄以厚望。但事實上,我根本不認為這兩位球員有能力帶領巴西隊六奪世界盃,因為兩者都是名大於實的球員。

先說卡卡吧。自零二世界盃後,他在國家隊逐漸成為主力,後來成為了所謂「魔幻四重奏」的成員之一。最後這個四人組合沒有帶來成功,零六年世界盃上的巴西隊除了在擊敗日本的一仗外,根本沒有任何具說服力的演出。這其實是賽前能預料得到的。朗拿度、阿祖安奴、朗拿甸奴和卡卡都是喜歡「上腳」的球員。縱使四人各有不同的特質,但四人同時上陣只會令球隊的進攻速度太慢。作為一名中場球員,卡卡給我的印象更是四人中較差的一位。原因是他幾乎完全不懂得控制節奏。當年的巴西隊每每在中場進退失據,與他每次控球後總是想突破對手不無關係。

不能否認的是,近年卡卡在這方面是較為成熟的。球在他腳下應該選擇突破、回傳還是傳交前鋒,他的決定已比早年好得多。可是,即使如此,他還是不能夠解決巴西無力破密集這個問題。不少人都說過卡卡的踢法很不巴西。這說法我很認同。羅馬里奧、朗拿度、李華度、朗拿甸奴甚至是阿歷斯、迪亞高等人的厲害之處,正是他們能在幾乎沒有空間的情況下靠自己的腳下工夫和出色的洞察力製造出空間與機會讓自己或隊友攻門。這卻是卡卡所做不到的事情。儘管我認同他在判斷力上已所所進步,但我們仍然鮮見他在場上作出killer pass或者是其它令人擊節讚賞的傳球。

當然,這不代表卡卡是一無是處的。他的遠射有一定威脅,也算是久攻不下之下有機會成為破門關鍵的武器之一。而他的絕技──高速盤球──更是令人聞鋒喪膽。不過,這一招只能在反擊時能收到效果。怪不得鄧加麾下以卡卡為核心的巴西隊是一支反擊力強卻破密集無力的球隊。

總的來說,卡卡是一位很會利用空間的球員,卻不是一位能自己創造空間的球員。缺乏自己創造空間的能力,卡卡與殿堂級的攻擊球員還有一段距離。現時他在球壇的地位,對我來說是過譽了。不過,這也或許反映出反擊在當代高水平球賽的重要地位。但無論如何,我不認為卡卡是那些球迷可以寄託他憑一人之力扭轉球賽的球員。

法治萬歲?伊拉克的世界盃之路

六月 13, 2009

伊拉克在洲際國際盃亮相前數天,卡塔爾在世界盃外圍賽肯定出局。這是遲來的公義!可惜,遲來的公義其實也就是不公義,因為伊拉克早已在世界盃外圍賽上一圈出局。

話說在世界盃外圍賽亞洲區第三圈賽事,卡塔爾、伊拉克、澳洲和中國大陸被編成一組,四隊爭兩個晉級第四圈的出線資格。在第三輪中國大陸隊作客多哈之前,大陸體育記者馬德興發現卡塔爾的十號球員艾馬臣在年少時曾代表巴西在南美二十歲以下錦標賽上陣。因此,即使他已歸化成為卡塔爾國民,也無資格代表卡塔爾參加國際足球賽。

馬德興的發現經廣泛報道後,艾馬臣沒有再為卡塔爾上陣。最後卡塔爾在小組積十分得次席躋身第四圈。伊拉克則得七分列第三飲恨。但別忘了,在艾馬臣離開卡塔爾國家隊前,他曾在主場對伊拉克一戰上陣。該仗卡塔爾以二比零勝出。根據世界盃賽例,派遣違規球員的球隊應被判輸零比三。只要國際足協紀律委員會翻案,戰果逆轉,伊拉克便可取而代之繼續其世界盃旅途。〈註〉

伊拉克向國際足協申訴後,紀律委員會卻作出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決定:艾馬臣不符合代表卡塔爾參加國際賽的資格,但因為卡塔爾是接收到虛假資料才讓艾馬臣上陣〈艾馬臣在巴西踢球時使用令一個名字,並在零六年因更改護照上的年齡被巴西警方拘捕〉,故卡塔爾足總無需受罰,對伊拉克一仗的戰果無需推翻。紀律委員會實在是荒天下之大謬,因為世界盃賽例第七條第一款早已寫明:"Each association shall ensure the following when selecting its representative team for the FIFA World Cup™: a) all players shall be citizens of its country and subject to its jurisdiction; b) all players shall be eligible for selection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gulations Governing the Application of the FIFA Statutes and other relevant FIFA regulations."

因此,卡塔爾足總怎可因此逃避責任?但亞洲足協會長卡塔爾人哈曼當時既然是白禮達的盟友,在黑暗的國際體育界出現了如此荒謬的判決也絕不奇怪。

伊拉克足總當然不服,要上訴到國際足協上訴委員會。可惜的是,伊拉克足總的上訴不被受理,事關伊拉克足總並無在限期前繳交上訴費。國際足協紀律條款第第一百二十三條如是說:"1. Anyone wishing to lodge an appeal shall transfer an appeal fee of CHF 3,000 to FIFA’s bank account before expiry of the time limit of seven days to formalise the appeal.
2. If this requirement has not been complied with, the appeal is not admitted."

伊拉克足總再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申訴,但後者認為國際足協上訴委員會因為伊拉克足總沒有如期繳費而拒絕受理上訴案是合法的,因此伊拉克足總便再沒有任何司法途徑去爭回他們應該有的世界盃外圍賽第四圈參賽權。〈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判詞見http://www.tas-cas.org/d2wfiles/document/2330/5048/0/Award%201621%20FINAL.pdf

既然是依法行事,我也不能說國際足協上訴委員會做了不該的事情。但沒有如期繳費和派遣違規球員上陣,這兩個過失的輕重顯而易見。因為國際足協紀律委員會的混帳和伊拉克足總的行政疏失,伊拉克人民喪失了事隔二十四年後再闖世界盃的機會。那起用違規球員的卡塔爾國家隊卻昂然晉級第四圈。法律的條文和程序,真的能保障公平和彰顯公義嗎?

這邊廂有裁判官在庭上斥責少女衣著性感,並強迫她披上外衣,之後計程車司機抗爭卻被指是為了私利而要坐牢。每年六四夜那「法治萬歲」的口號,我這八、九年來都根本叫不出口。

註:二零一零年世界盃賽例第七條第二款:"Any team that is found guilty of fi elding an ineligible player shall forfeit the match in question. Victory and the resultant three points will be awarded to the opposing team as well as the score of 3-0, or greater, depending on the score of the match. The FIFA Organising Committee is the competent body to decide in this regard."

賀費達拿

六月 9, 2009

費達拿幾經辛苦終於圓夢,摘下了法國網球公開賽冠軍,完成了大滿貫的霸業,可喜可賀。不少人認為費達拿是史上最佳網球手,又或者起碼是職業網球時代的最佳球員,這個冠軍更令人無法質疑這種說法。

在年初的澳洲公開賽又被拿度擊敗,再加上在其它較小規模的賽事中多次在早段出局,費達拿王朝看似瓦解再即。然而,上個月的馬德里公開賽宣示了他仍然對法國公開賽的冠軍寶座充滿期待。在決賽擊敗拿度,可能正是兩者氣勢此消彼長的一個象徵。果然,拿度到巴黎後打得不大如意,到十六強便被蘇達寧終結了他的不敗紀錄。拿度的失敗當然是費達拿的喜訊,但同時也令他壓力更大。個人運動跟隊際運動不一樣,球迷的「仇恨」較少,故共識也較多。期望費達拿藉此機會砌成未完的拼圖,仿佛是全球網球愛好者的共識。因為,就算不特別喜歡他的人,也不得不欣賞他的球技,也會希望見證費達拿正式登基的時刻。

個人項目的運動員一般來說只為自己作戰,但自拿度出局後,費達拿所承載著的還有各地網球迷的希望。他會否敗在壓力之下,成為比賽第二週的最大看點。當然,除了壓力之外,在另一邊場區的對手都是費達拿奪冠的主要障礙。夏斯和迪樸祖分別十六強和四強差點兒令費達拿陰溝裏翻船。費達拿兩次在劣勢下苦戰五盤獲勝,可見雖然沒有拿度截殺,但也不代表奪冠之路是輕易的。尤其難得的是在四強第五盤,費達拿先破對手發球局。但到中段迪樸祖再度發力,令費達拿在自己的發球局失守。大好形勢下失去機會,著實是對心理質素的極大考驗。半年前,在澳洲公開賽決賽最後一盤,費達拿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但今次,他的信心不但未有動搖,反而即時又破迪樸祖的發球局。在如此緊張關頭能力如此表現,實在是極為難得。

值得注意的是,這艱辛的晉級過程和拿度的出局亦襯托出費達拿的偉大。連續二十次打進大滿貫賽事四強,是極為了不起的紀錄。在網球場上,只要先得四分便得一局。換言之,只要在自己的發球局犯上兩個錯誤,便會予對手機會破自己的發球局,可見在網球場上穩定性是何等重要。〈之前費達拿的低潮,或許正是他的穩定性,特別是發球時的穩定性,不如前所致。而他在這五年的大滿貫的紀錄,足證他是一個能在大賽中能有穩健發揮的球員。而這正是一流運動員所必要具備的條件。

決賽的對手不是拿度,會令費達拿的故事有瑕疪嗎?我的看法是不會。因為,決賽遇不上拿度不是費達拿的錯。數十年後,費達拿的輝煌戰績被提起之時,拿度必然佔有一席位。因為他不但延遲了費達拿圓大滿貫夢的時間,也是第一位衝擊費達拿王朝的人。正是拿度的冒起,令到費達拿沒辦法不進一步提升自己的技術。費達拿去年的戰績其實是不少網球手夢寐以求的,但因為他是費達拿,所以即使在四大滿貫全進四強,而且得一冠兩亞的成績,那也會被認為是低潮。然而,正是這種COME BACK的故事才令偉大的運動員更有魅力。拿度或許催毀了費達拿的無敵形象,但同時也為費達拿的傳奇帶來新的元素。更重要的是,他倆的競爭尚未完結,在未來兩、三年間兩人的對決會是如何發展,實在是令人期待。

最後,也不得不提蘇達寧。與拿度一樣,他的名字也必然會在費達拿的傳記中出現。因為他不但淘汰了拿度,為費達拿掃除障礙。他亦是決賽費達拿的手下敗將。有趣的是,無論他在決賽贏還是輸,蘇達寧都肯定成為網球史上一個重要人物。費達拿贏了,我們都會問:假如沒有蘇達寧戰勝拿度,費達拿能贏嗎?假如費達拿輸了,那麼絕大多數的人都會認為費達拿不可能承受此打擊,注定終生跟法國公開賽冠軍無緣。而阻止費達拿書寫歷史的人,就會是蘇達寧。

六四慘案後的世界盃外圍賽

六月 4, 2009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下午,黑色大靜坐在跑馬地馬場舉行。同時,在近在咫尺的大球場有世界盃外圍賽上演,香港迎戰印尼。雙方以一比一踢成平手。

六月五日,大公報體育版的標題:「抗議血醒鎮壓 悼念死難同胞 港隊球員纏黑紗出賽 逾萬球迷默哀一分鐘」

第一百五十四期《奪標》的封面,是賽前列隊時手纏黑紗的山度士。旁邊有黑色大字:「黑色六月四日」。

請給我一個續看本地足球的理由

六月 3, 2009

即使我能完整地將戰後的香港足球史疏理一次,也不可能超越羅傑承這一篇博客在本地足球史上的地位。這一篇文章毫無疑問是本地足球近代史上最重要的文章。他所說的現象,大部分我們都聽說過。然而,我讀過後依然心如刀割,不得不重新質疑自己:到底過去二十多年來對本地足球所付出的感情和金錢,到底有何意義?

足球圈是極度小圈子的遊戲,是一小撮名流商賈的私人俱樂部,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職業足球在這個城市出現了四十年,但組織架構、制度以至是足球界各領導的心態,與業餘時代幾無分別。我相信,要振興足球,首要做到的是將足總的不合理制度和政策改變,否則談甚麼青訓、引入外教都是空談而已。小弟不是名流商賈,唯一能做的是在網上指責足總如何作出違章和其它不合理的決定。當然,這些言論既不會有任何效果,甚至難以得到其它網上球迷的認同。

兩星期前,港職聯章則草稿出爐。細讀後當然發現不少尚代改進的地方。但起碼在第三十四條第四款出現了這一句:

Regarding shares of Clubs of the HK LEAGUE (regular membership rights in
the case of public-interest corporations), Clubs of the HK LEAGUE must not let
anyone hold shares, either directly or indirectly, that would give that person
simultaneous control over two ore more Clubs of the HK LEAGUE.

假球、關係球大概無處不再。作為足球主管機關,即使明知無法將這些競技運動的天敵完全消滅,但也起碼要在制度和政策上盡力打擊之。我可以列出十個梁孔德不應該連入足總主席的理由,而他最大的罪狀就是邀請原要降落丙組的東方升到甲組角逐。這樣將甲組席位私相授受,繼而親身協助東方尋找贊助,完全是將足總章則和競技運動的倫理當作廢物一樣,令人為之氣結。

愉園、公民、普高是貝鈞奇系的球隊;南華、公民和天水圍飛馬是羅傑承系的球隊。這些離譜現象都是延續了數十年,本不應大驚小怪。如果港職聯的章則真的能夠杜絕這些利益衝突的情況再度發生,那將是一大功德。當然,我不會很傻很天真的對港職聯有很天的幻想。

話雖如此,但當羅傑承在這篇網誌「自爆」原來他也有資助大埔,而且還是大埔主動請求他拔刀相助時,我真的震驚得不知道應該用「悲哀」還是用「不該」來形容這樣的情況。而徹底地讓我心痛的是羅傑承那種辯解方法。似乎他不但認為這些關連沒有問題,而且是值得肯定的。

縱使我一直不滿意他,但羅傑承著實有一個「改革者」的形象。但其實他的心態原來和舊勢力沒有兩樣,甚至更加可怕。「公平競技」、「制度」、「利益衝突」……這些概念似乎都不在這群人的字典當中。無論有沒有港職聯,足球圈將繼續是這群人的私人俱樂部、小圈子遊戲。因為根深蒂固的錯誤觀念根本不會改變。

他們繼續「圍威喂」下去,香港足球則繼續苟言殘存。而堅守到今天的我或許真的無法看下去了。

* * *

在院校讀書和混飯吃多年,養成了問「為甚麼」的習慣。當然,即使是自己的行為和感受,往往都是解釋不了的。

假如你問我為甚麼讀了這篇文章會有這樣的感受,或許我的答案也是不知道。這些現象,存在多年。這種心態,我真的不知道嗎?或許,我的感受只是源於羅傑承竟然會如斯的誠實/赤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