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克達捧盃:既是優勝劣敗也靠裁判之助

末代歐洲足協盃決賽,優勝劣敗。薩克達的實力顯然高於有迪高亞缺陣的雲達不萊梅。上半場雙方對攻時,不萊梅後場空位甚多,薩克達成功利用對方中場線與後防線之間的空間,在進攻方面如魚得水,快速的短傳配合做得不錯。相反不萊梅則創意欠奉,球員的個人能力也多在對手之下,僅靠薩克達門將嚴重錯誤而追成平手,實在是走運非常。

下半場不萊梅改變心態先求穩守,此舉令後場的空間少了,這亦令到薩克達進攻的效率大打折扣。雖然常說當高手過招時,控球多的一隊很容易因為反擊而輸掉。但不萊梅的反擊速度平平,再加上因為球常在對方腳下而體力消耗較大。到加時不萊梅讓世界上其中一位最好的翼衛Srna右路無人看管下傳中。Srna巧妙地把球由近底線的位置傳到十二碼點附近,讓打算撲至小禁區防守的拿度難以回身阻止Jadson射門。

末代歐洲足協盃決賽,球證決定了戰果。到加時下半場不萊梅靠高空攻勢爭回一些機會。但一次有球員在禁區跌倒不獲十二碼,另一次則成功將球送入網窩但因為比沙路在球入網前犯規而被判入球無效。事實上,兩次都是頗輕微的犯規。但球證總有一個傾向:在禁區內對守方寬卻攻方嚴。不少在中場會被吹罰的動作,當在禁區出現時卻會因為犯規的是守方會被球證視為合法的動作。也許作為球證,判漏一個點球比錯判一個點球來得輕鬆;吹掉一個入球也比判一個可能是非法的入球是合法的壓力較少。而球迷們亦好像接受了球證這種執法方式,但我卻認為這是當代足球最需要糾正的問題之一。

球證在場上,就是要執行球例。怎可以因為犯規地點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反應?或許有人會說,假如嚴打守方在禁區內的拉衫行為,也許每場球賽都會有十個點球出現,球賽就會變成鬧劇。但球證根本沒有義務去讓一場球賽流暢地進行。難道球證要為了讓球賽進行得流暢而不理會犯規動作?只要球證公正地執行球例,就算點球數字和紅牌數字激增,要為球賽成為鬧劇而負上責任的只是球員而不是裁判。假如全世界的球證都這樣做,鬧劇多了,球員自然會因應球證的執法尺度而改變踢法。公正地執行球例,絕不應因為球賽的觀賞程度和球賽的流暢性而被犧牲。

廣告

標籤: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