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9 年 03 月

一切都是高原的錯:鄧加麾下又一場垃圾

三月 31, 2009

三月二十九日 厄瓜多爾 1 巴西 1

連續兩屆在外圍賽作客不敵厄瓜多爾後,今次巴西在基多的高原與厄瓜多爾踢成一比一,於是乎被隊員演繹為一個令人滿意的賽果。事實上,暫且放下比賽的地點不論,改以球隊的戰情為基準,巴西取得一分也實在是難能可貴。慢著!不是厄瓜多爾在八十九分鐘才追成平手嗎?是,但又如何?巴西整場賽事被圍攻,對手有無數機會破門,最後還能帶著一分回國備戰對秘魯的賽事,著實是萬幸。

朗拿甸奴、羅賓奴和法比安奴在前線不參與防守。中場線在老態龍鍾的基拔圖‧施華領導下站位太後,又未能緊貼對手,讓厄瓜多爾在中前場如易反掌地組織攻勢。中前場未能當後防線的屏障,後防難免承受更加的壓力。祖安缺陣之下路斯奧和雷沙奧的中堅搭擋默契明顯不足,馬干受傷令右翼衛位置不得不起用防守意識欠佳的丹尼爾,防線根本無力抵禦厄瓜多爾的進攻。

厄瓜多爾一如既往以四四二陣式出戰,除了中前場球員外,兩名邊衛也時有參進攻。整場賽事以文迪斯、Guerron尤其突出。他倆在攻擊時予取予攜,不論盤扭和傳送都令人看得賞心悅目。若非賓尼迪斯等人射術欠佳和祖尼奧‧施薩屢救險球,厄瓜多爾早已領先。

鄧加的巴西隊一直無力破密集,反而擅長反擊。但今仗沒有卡卡的高速突破,兩邊翼衛忙於防守已無力在進攻上作出貢獻。朗拿甸奴夢遊球場,法比安奴護球技巧未算一流,中場球員的支援又只有美路在上半場僅算及格。這一連串的原因造成了巴西在捱打之餘幾乎完全無力反撲。意想不到的是,換上了踢法實際的巴迪斯達後反而增添了活力,再加上一點運氣令巴西在完全的劣勢下先開紀錄。厄瓜多爾急於扳平,後防更見空虛。法比安奴在最後階段近射中柱,差點製造出一個與場上戰況完全相反的賽果。最後文迪斯連過兩關後造就Noboa追成平手,是厄瓜多爾眾將應有的回報。

賽後,巴西隊的成員大多對和局感到滿意,似乎沒有因為在補時階段才被追平而大失所望。一如所料,高原作賽被視為球隊表現差劣的原因。事實上,近年由巴西國家隊到巴西球會,對高原作賽已經有了嚴重的心理障礙。海拔成為了球隊未能取得理想戰果和未能有良好表現的擋箭牌。

不過,與對上兩屆作客厄瓜多爾相比,巴西今仗的演出肯定比那兩場敗仗要差。即使上兩屆在厄瓜多爾一分未得,但起碼巴西在球場上也能與對手拉成均勢以至取得上風,與今戰完全被技術性擊倒但幸運地檢回一分完全不一樣。況且中場的控制能力弱根本是鄧加自從執掌巴西以來便從未解決過的問題。去年作客巴拉圭鎩羽而歸時,巴西又是像這一次一樣整場賽事都在捱打。明知要在高原作賽的鄧加,又有沒有為球隊制訂出一套適合作客基多的訓練方法、作戰模式和嘗試助球員克服高原恐懼症?說到底,不擅高原作賽只是巴西再一次踢出垃圾表現的原因之一。一味強調高原作賽的難處,只不過是轉移視線的手段而已。

廣告

六國欖球賽:愛爾蘭修成正果

三月 22, 2009

一場極度扣人心弦的比賽,成為了零九年六國欖球賽的謝幕戰。

愛爾蘭只要取勝,便能六十一年來首次完成「大滿貫」狀舉〈即在這項北半球最重要的國際欖球賽全勝而回〉。你沒有看錯,是足足六十一年。這一代的愛爾蘭欖球員,在零三年世界盃前後冒起,有「黃金一代」的稱號。但在零三、零四、零六和零七年,他們都錄得了四勝一負的成績,與「大滿貫」擦身而過。零七年年底世界盃,他們在分組賽不敵法國和阿根廷出局之餘,即使面對弱旅格魯吉亞和納米比亞也毫無說服力。零八年六國賽,愛爾蘭僅得兩勝,黃金一代似乎已經過氣了。靈魂人物,一度被視為世上最佳centre的Brian O’Driscoll更飽受抨擊。教頭奧蘇利雲掛冠而去,Declan Kidney走馬上任。

經過接連的失敗,誰會想到一年後愛爾蘭能在最後一週為大滿貫奮戰?

另一邊廂,主隊威爾斯以欖球為國技,當然不會輕易讓卡迪夫千禧球場成為愛爾蘭人的祝捷場地。更何況他們是零八年的「大滿貫」得主。即使威爾斯今屆曾在作客法國時落敗而回,他們今仗若能以十三分或以上擊敗愛爾蘭,則仍可以衛冕賽事冠軍。賽前數天,威爾斯主教練Warren Gatland指威爾斯球員最不喜歡就是愛爾蘭,令這場六國賽的決戰更有世紀之戰的氣氛。

開賽後不到一分鐘,雙方球員便發生衝突。平息下來後雙方的防守都十分具侵略性。愛爾蘭的Paul O’Connell在爭奪界外球時表現出色,助球隊佔得上風。在上半場,愛爾蘭曾有兩到三次機會接近威爾斯的達陣線。但主隊不但成功堅守城池,更憑兩個罰球以六比零領先返回更衣室。

比賽重新開始,愛爾蘭再一次衝擊威爾斯的達陣線。隊長Brian O’Driscoll勇猛地達陣成功,愛爾蘭反超前。兩分鐘後,上半場時有犯錯的O’Gara巧妙在中線附近把球往右前方踢,Bowe接過欖球直奔龍門架下,愛爾蘭以十四比六領先。下半場甫開賽被逆轉,威爾斯球員卻沒有洩氣。雖然精采的鏡頭不多,但他們沒有讓愛爾蘭再能夠到達危險區域。而愛爾蘭球員亦似乎開始受不住壓力,犯錯增多。兩次無謂的犯規送了兩個罰球予對手,讓威爾斯追成十二比十四。當時距離完場還有二十三分鐘,甚麼事都可以發生。

之後雙方互有攻守,但兩陣的後防都有上佳演出,令攻方無法有所突破。戰至六十八分鐘,威爾斯得一遠程罰球,Gavin Henson射失,愛爾蘭逃過一劫。最後階段,愛爾蘭多次在關鍵時刻犯錯,將控球權拱手相讓。終於到七十五分鐘,威爾斯在整場球賽第一次攻至愛爾蘭的達陣線邊沿。事實上,到這時候,威爾斯已經不可能多取十五分以求衛冕成功。他們的目標只是阻止愛爾蘭成為「大滿貫」盟主。愛爾蘭球員在達陣線上瘋狂地防守。沒錯是阻止了達陣的出現,但球回到Stephen Jones手上一射中鵠,為威爾斯取得三分。完場前五分鐘,威爾斯反超前十五比十四。愛爾蘭雖然已肯定成為六國賽盟主,卻只有五分鐘的時間去拯救他們的「大滿貫」夢。

愛爾蘭球員趕快開球,但球落在主隊手中。就在這時,主隊球員解圍失誤,讓愛爾蘭有機會推進到心臟地帶。和兩分鐘前的情景幾乎一模一樣,但攻守的角色互換了。愛爾蘭試圖讓前鋒硬闖,但未竟全功。於是,球回傳予O’Gara,他在離門近二十二公尺起腳,球在橫樑上和兩條柱中間飛過,愛爾蘭再度領先。只要多堅守兩分半鐘,愛爾蘭便能圓夢。

輪到威爾斯球員心急如焚。球開出後,威爾斯雖得控球權,但活動範圍被限制在中線附近。計時器顯示還有一分鐘便完場,球還在中線的發球點。愛爾蘭只要迫得威爾斯犯一個錯誤,便能保住勝局。然而,犯錯的卻是愛爾蘭。Paddy Wallace在爭奪時犯規,威爾斯得一罰球。

離門四十八公尺,這個罰球將是這屆賽事的最後一個攻勢。愛爾蘭球員已沒有任何東西可做,只能寄望Stephen Jones射失這記遠程的罰球。Stephen Jones起腳射門,這個在卡迪夫上空的欖球將決定愛爾蘭欖球一甲子的等待是否完結。方向對了,但力度不夠。球在到達門前墜到橫樑下……十七比十五:零九年六國欖球賽大滿貫冠軍是愛爾蘭!黃金一代終於修成正果。

精華:http://www.youtube.com/watch?v=MRB_SPWkvsc

當東方球迷唱起義勇軍進行曲

三月 22, 2009

東方 3  ACB 河內 0   亞洲足協盃 零九年三月十七日

球場上的東西沒有甚麼值得特別記下。客軍ACB河內據說收起了兩員主力。場上的球員顯示不出技術上或者速度上的優勢,球員的身體素質也在東方之下〈有三數名球員的身高與東方的黃耀富差不多〉,而且組織力不強。要皮球去到東方的禁區邊沿也也困難,更何況是要爭取入球?令人更摸不著頭腦的是,即使在落後的情況下,球員也不像太有決心要收復失地。

面對戰意不強的客隊,東方勝來輕描淡寫。自初段藉對手擺烏龍先開紀錄後已是立於不敗之地。前線阿古沙、黃鎮宇和中場大腦楊正光的發揮和配合相當理想。黃楊二人的精采入球亦令觀眾看得津津樂道。儘管在中場的壓迫力可以稍為增強,但對手疲弱的功力令到東方的後防踢來十分輕鬆。

來自泰國的春武里理論上在這一小組是超班球隊。如果這已是ACB河內的真正實力,那麼東方大概真的是奪得出線次名的大熱門。因為大馬聯賽實施外援禁令,第一輪賽事吉打作客便以一比四被ACB河內擊潰。按道理東方要壓倒吉打並非難事。但ACB河內回師主場是否會有判若兩隊的演出,則是我們無法預料的。

場上的勝負在上半場已經沒有懸念。場下卻出現令我目瞪口呆的一幕。一群盤據一號看台的年青東方球迷因為球證來自大陸之故,竟唱起「義勇軍進行曲」來提醒球證大家都是中國人。義勇軍進行曲現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而東方體育會曾經有一段長時間是旗幟鮮明地擁護中華民國的。

當然,東方早已不是親國民黨的社團,今天自稱東方球迷的人也沒有義務去了解這段歷史。不過,一支球隊要得到球迷的忠誠支持,所需要的不是沿用同一個名字,更重要的是會建構的傳統,有球隊名字以外一個能凝聚群眾的符號。奈何香港的球隊大多都沒有自身的故事可說,要球迷的認同得以傳承又談可容易?今天的東方支持者會唱起義勇軍進行曲,正好說明了二零零九的東方,和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東方幾乎是難以聯繫起來。難怪香港的球隊要吸引長期的支持者是這麼困難。但球迷要離棄一支球隊,大概根本沒有太多內心的掙扎。